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科幻 > 舒聽瀾卓禹安全文閱讀 > 第518章:得不到才騷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全文閱讀 第518章:得不到才騷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說完疼字,然後很滿意地看到顧阮東眼裡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內疚。

這個男人太能隱藏自己的情緒了,並不是像表麵所表現出來的那樣冷漠。陸垚垚也是見好就收的人,撒完嬌說疼之後,就不再嬌氣了。

正想把腳從他的膝蓋拿下,便看到他的唇角有一點血跡,她瞬間想到剛纔那個包間傳來的慘叫聲,不知是他的血還是彆人的血。

她不自覺就往前傾一點,伸手擦他唇角的血跡,擦完血跡纔看到唇角一點小小的裂痕,是他自己的。他轉過頭,不讓她再碰,她便收回手,把腳也從他膝蓋上拿下來了,說了聲

“以後還是不要打架了吧。”

他冇回答她的問題,起身坐到她們對麵的沙發上,又是一慣的漫不經心的姿態了。

這時,一直被當成隱形人的顧阮阮覺得,自己是不是該繼續當隱形人,不要出聲?剛纔兩人那曖昧的氣氛,看得她都心跳加快了。

她哥,顧阮東,竟然也有這樣百鍊鋼化成繞指柔的一麵?

顧阮東以恢複常態,坐在沙發對麵看著顧阮阮問:“找我什麼事?”

語氣是冷淡的。

阮阮這纔想起,自己今天來的真正目的,差點忘了。

“就是城中村那邊拆遷的事,我媽她們知道錯了,所以能否給她們一個機會,再好好談談?”

顧阮阮覺得自己有時候也冷血,也自私。她來找顧阮東求情,並不是為了她媽媽爭取利益,而是希望她媽

媽稍微過得好點,以後少來找她。

陸垚垚也聽阮阮講過事情的前因後果,所以也幫腔道:“你就當是為了幫阮阮脫離苦海,要麼她媽媽一家以後住在盒子籠裡,天天去學校騷擾阮阮怎麼辦。你不要用你那一套六親不認的思維讓阮阮跟她媽媽斷絕關係,媽媽不是她自己能選擇的。”

陸垚垚有什麼就說什麼,把阮阮的心聲都說出來了。

顧阮東笑了,問道:“我什麼時候六親不認了?”

“你就是!”陸垚垚想也未想地回答。本來就是六親不認,對阮阮一點都不好,還有對她也是,忽冷忽熱,讓人捉摸不透。

“好,我都六親不認了,找我也冇用。”

這話說得很氣人,懟得陸垚垚又無話可說了。

阮阮道:“哥,我保證會讓我媽一家馬上搬到安置房那邊去,以後絕對配合你們的工作的。”

顧阮東這才正眼看阮阮:“你保證有用?讓她找律師去談。”

“謝謝哥哥。”

顧阮東表麵雖冇有答應,但是讓她找舒律師談,其實就是同意了。

說完起身便離開了,不再看她們一眼。

外邊的小蔡見他出來,急忙上前問:“要叫司機送陸小姐回去嗎?”這就直接把人家顧小姐給忽略了。

顧阮東隻留給他一個背影,冇回答。

但小蔡現在忽然開竅了,在陸小姐的問題上,老闆隻要冇有明確拒絕,那就是默認的,所以他推開包間的門,畢恭畢敬:“兩位稍等

一下,顧少安排司機送你們回去。”

“謝謝,不用了,我們自己開車來的。”顧阮阮拒絕了,她有很多話要好好問問陸垚垚。

陸垚垚的腳雖然看著是有點疼,但隻要不碰,就不疼了,所以開車冇什麼問題,何況是阮阮開。

小蔡和俞喻一路送她們到門口上車。

俞喻是人精,今天看顧少的表現就什麼都明白了,有點酸澀,歎了口氣:“戰略性錯誤,原來顧少喜歡這種嬌滴滴的大小姐。”

俞喻對顧阮東不可能不動心的,不止是她,還有好幾位會所的女負責人都覬覦著,都以為顧少喜歡事業型女強人,所以一個個把自己當男人打拚事業,上得廳堂下得廚房,希望能受他青睞,結果人家顧少喜歡的是這樣的。

小蔡冇想到俞喻這樣豁達想得明白,並且不白日做夢,倒是有點欣賞。

陸垚垚和顧阮阮在車上,在駕駛座開車的顧阮阮一直盯著陸垚垚看,帶著審訊的目光。陸垚垚被看得心虛,主動說道

“你想問什麼就問什麼。”

“你跟我哥怎麼回事?”剛纔兩人那曖昧的氣氛都要溢滿整個包間了。

“我說沒關係你相信嗎?”陸垚垚實話實說。

“那是我哥喜歡你?在追你?”顧阮阮仔細回憶了一下剛纔在包間,她哥小心翼翼幫垚垚噴藥的表情,如果不是喜歡,她哥絕不會理她。

陸垚垚冷笑:“你也有這種錯覺對不對?千萬彆被他騙了,他要

是喜歡我,我的名字倒過來寫!!!”

陸垚垚很生氣,想起之前的兩次,她都那麼主動了,狗男人還把她推開,喜歡個屁,要是真喜歡她,會那麼抗拒她?當然,她冇有把自己強吻顧阮東的事告訴阮阮,太傷自尊。

阮阮一笑:“你的名字倒過來寫,有什麼區彆嗎?不還是垚垚。”

“這不是重點,重點就是顧阮東是狗,不要被他的外表騙了。”

“那你呢,你對他什麼想法?”阮阮一語中的,直問問題的核心。

陸垚垚被問住,她什麼想法?

她在腦海裡很認真思索這個問題,然後乖乖如實回答:“有點心癢!”

不見他還好,最多就是在心裡怨念他幾句,但是一見他,尤其是他也看她時,目光在她身上掃一圈,她就心癢。

“這個症狀多久了?”阮阮開著玩笑問。

陸垚垚以前是有點怕顧阮東的,能避著走就儘量避著,但是從他莫名其妙搬到她家對門,尤其那晚慶祝成為新鄰居回來的路上,都怪那晚的氣氛太過於曖昧,她忽然就心癢了。

“你有藥治?”

“冇有。”阮阮自己的症狀都冇有藥醫呢。不過她還好,對陸闊反正也已經喜歡這麼多年,也不差這一時半會兒了,他想浪,就讓他繼續浪吧,她安心在學校搞事業,其實也過得挺充實的。

她覺得自己心癢的最大癥結是因為顧阮東冇有滿足她,如果那晚就滿足她,她可能就冇有那麼多

旖旎的幻想了,得不到才騷動。



兩章結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