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科幻 > 舒聽瀾卓禹安全文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86章 栗栗在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全文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86章 栗栗在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他的手溫潤,牽了一會兒上了主路之後,就鬆開了。車內靜謐,後座安全椅上的韓召意,一上車,腦袋一歪,繼續睡著了,昨晚知道要搬新家,興奮過了頭,睡得很晚。

不一會兒,車就到了她新房的樓下,韓召意還在睡,蔣牧便繞到後座,替他解開安全帶,抱他上樓,又輕聲對韓栗道:“行李放這,我一會兒下來拿。”

韓栗便拿了一個箱子先跟他們上樓。

樓上韓召意的臥房早已經佈置好,蔣牧抱了他一路,放到床上,竟然一直不醒,翻了個身趴著繼續睡。

“昨晚幾點睡的?”蔣牧起身和她一起走齣兒童房。

“兩點多才睡。”她習慣晚睡,本不會覺得累。但昨晚收拾行李,雖然隻是她短暫住的酒店,但收拾起來,加上韓召意的東西,也不少,很累神。

蔣牧伸手抱了抱她:“你去休息,我下樓拿行李。”

“一起去吧。”韓栗也睡不著,挽著他的胳膊一起乘坐電梯下樓。進了電梯,蔣牧把她的手從胳膊上拿下,進而牽住了她,十指相扣,兩人相視一笑,什麼也冇說,也不需要說。

因為年齡原因,他們平日的相處,冇有那麼多的親昵或者膩膩歪歪,但都在彼此的眼神裡,一個眼神就心領神會,平靜、美好,是韓栗從未體驗過的。

到了車邊,韓栗開後備箱,他從裡麵拿行李箱,剛纔已經拿了一個上去,是韓召意的,放在他的房間了。現在的兩個是韓栗的,一人一個拎著上樓,怕吵到韓召意,所以都輕手輕腳直接拎進韓栗的臥室裡。

本來冇什麼,這房子後期軟裝,買傢俱電器時,蔣牧進過很多次她的臥室,但這會兒氣氛卻忽然不一樣,因為前兩天,韓栗把床上用品都備齊了,她喜歡簡單一點的東西,床單枕頭等都是純色,看起來乾淨柔軟,人就想往上麵躺著,床頭櫃上放著的香水,揮發出很清淡的香味,早晨初升的太陽透過薄薄的紗簾照進來,影影綽綽。

兩人不知何時靠在衣櫃的門邊吻在了一起,韓栗高挑,但骨架小,幾乎整個被他圈在懷裡。蔣牧在外冷漠嚴肅,看似禁慾,但麵對自己喜歡的女人,溫柔且主動,幾步遠外就是那張柔軟的大床。



韓召意不知何時醒的,他在他的那間玩具屋裡玩玩具車,一整麵牆的玩具車,幾乎是照搬蔣牧書房的樣子設計的,當然,他這不是模型,而是真正可以玩的。

韓栗臥房外,傳來他拿著遙控器追著車跑的聲音。臥房內的兩人無奈地相視一笑,蔣牧撐著雙手從她身側起來,險些忘了家裡還有一位隨時會闖進來的小朋友。

兩人鎮定自若從房內出來,去外麵客廳找還在追著遙控車跑的韓召意。

韓召意睡醒了,精力充沛,“招財爸爸,你什麼時候帶招財來我們家玩?”

“它最近住院了,等出院,帶他來跟你玩。”

蔣牧從鬥金丟了之後,很多年不敢再養狗了,招財是他前兩年領養的流浪狗,當是鬥金回來了,所以他很上心。那狗年齡有些大,身體不好,時常住院。

招財這名字,純屬巧合,是由鬥金進化而來。他第一次聽到韓召意小名也叫招財時,他更有一種冥冥之中註定的感覺。

韓召意又看向韓栗問:“媽媽,昨晚趙霆行跟我打電話時說他今天回來,這兩天,我能跟著他去玩嗎?”

韓栗點頭:“他如果有空的話可以,你自己和他商量時間。”

“哦,他剛纔給我打電話了,說等一下來接我。”韓召意揚了揚手中的電話手錶,實際上,他剛纔就是被這電話聲音吵醒的。

“好。”

正說著,他的電話手錶又響了,趙霆行的聲音傳來:“下來吧。”

想必是韓召意告訴他地址了,所以韓栗一點也不意外。

“我送你下去。”

韓栗明白,有韓召意在,她不可能和趙霆行完全不聯絡,加上程少帆那個大廈也冇有竣工,以後見麵在所難免。

蔣牧是個很懂分寸,也很有邊界感的人,並不會因為和韓栗交往而盲目參與到她的生活裡,或者對她的生活指手畫腳。

他禮貌且表示理解地目送他們母子下樓,自己坐在客廳的一角看手機。

韓召意一下樓看到趙霆行,就飛奔過去,喊了一聲:“趙霆行。”

趙霆行剛纔似在走神,聽到這一聲稱呼纔回頭,韓召意已經飛奔過來抱住他的大腿了,他順手撈起來抱著,目光卻落在後麵跟出來的韓栗身上。

韓栗看到趙霆行抱著韓召意之後,就停下腳步冇再走過去,隔著將近兩米的距離。

趙霆行的目光很肆無忌憚上下看了她一眼,她今天穿的很簡單的家居服,頭髮也很隨意蓬鬆地紮著,少了平日精心打扮時的乾練,人看著溫柔、鬆弛很多。

“什麼時候送回來?”韓栗冇有避開他的目光,他願意打量就打量吧,她現在也無所謂他是否又要說什麼令人難堪的話。

但趙霆行收回目光,隻說:“帶他玩兩天,明晚送回來。”

說完,抱著韓召意頭也不回地上了他自己的車。

韓召意都快一個月冇有見到趙霆行了,見到他很開心,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趙霆行卻冷不丁問了一句:“你媽媽談男朋友了?”

“對,就是招財爸爸。”韓召意懂是什麼意思。

“招財爸爸?”趙霆行昨晚就想問了。

“招財是蔣叔叔的狗,很可愛,也叫招財,我們是好朋友。”

趙霆行一口氣喘不上來:“跟狗是朋友,出息!”

一早,趙霆行已經通過言瑾把蔣牧的資料翻了一個底朝天了,跟程少帆一樣,也是一個富二代,但蔣家搞實業,比程家殷實。

不同的是,程少帆是獨子,蔣家除了蔣牧還有彆的兄弟姐妹,關係盤根錯節,所以他不願意繼承家業,自己出來單乾,能力強,現在經營這個品牌的車,經營得也有聲有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