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仙俠 > 諸天從陸小鳳開始 > 第三十五章:,東海,魔教盛事,白玉京,黑水玄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諸天從陸小鳳開始 第三十五章:,東海,魔教盛事,白玉京,黑水玄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狐岐山。

一座閣樓中。

鬼王緩步而入,正百無聊賴擺弄合歡鈴的碧瑤回過頭來,開心的喊了一聲:“爹,你來了。”

鬼王笑道:“去看你娘冇有,這些天她可是天天唸叨你。”

“去了。”碧瑤點了點頭,又撅了噘嘴:“娘還是那麼嘮叨,我都已經長大了,還把我當小孩子一樣。”

鬼王揉了揉碧瑤的腦袋,笑道:“在我們眼中,你永遠都是個長不大的小姑娘。”

碧瑤嘻嘻一笑,嬌靨如花:“爹,我帶給你的禮物滿不滿意?你和玉叔叔的賭約,本冇有多少勝算,但等他們對秦無炎用了‘搜魂之術’後,就肯定會和你聯合起來。到時候以鬼王宗、合歡派、長生堂三大門派之力,抗衡玉叔叔一人,勝算大增。”

鬼王澹澹一笑道:“是玉先生讓你帶回來的吧。”

“嘻嘻,被爹你識破了。”碧瑤笑靨如花。

“玉先生打算畢其功於一役,所以廣發‘萬魔歸宗’貼,讓聖教弟子齊聚東海。所以讓你把秦無炎帶來,使三大宗門聯合。他的修為的確驚天動地,但他也未免太自信了,欲以一人之力,抗衡我聖教。”

鬼王悠悠道:“這不是自信,而是自負,自負的人往往都會失敗。”

碧瑤嫣然道:“那爹這麼自信玉叔叔會失敗,豈非也是自負的一種表現。”

鬼王先是一怔,旋即啞然失笑:“好啊,你這丫頭當真牙尖嘴利了,隻是胳膊肘外拐的也太明顯了,我可是你爹。”

碧瑤吐了吐舌頭:“可玉叔叔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父女兩又交談了一盞茶的功夫,鬼王就重新返回湖畔。

此時玉陽子和三妙仙子都已用了搜魂之術,看到了鬼王想要讓他們看到的一幕。

這兩位平日在修行界呼風喚雨的大人物具是麵色蒼白,雙眸無神。

先前看見的一幕,令他們心神大受震撼。

那本就渾渾噩噩的秦無炎,則顯得更加呆滯。

鬼王微笑道:“玉老弟,三妙仙子,不知兩位道友現在有何感想?”

三妙仙子俏臉蒼白,娥眉微蹙:“想不到世間竟有如此刀法,一刀斬了毒神老前輩,又一刀斬了吸血老妖,端木老祖等高手。”

玉陽子凝重道:“那似乎迥異於世間各門各派的神通法術,我從未見過,倒有些像江湖人士的‘武功’?隻是,若世間真有這般可怖的武功,那我們這些人還修真做什麼,全都跑去江湖拜師學藝算了。”

鬼王嘴角笑意更濃:“想來你們也猜到了,那人就是‘長生樓’玉連城。如今此人發出‘萬魔歸宗’的邀請帖,意欲一統魔道,不知兩位有何打算?”

玉陽子、三妙仙子麵麵相覷。

這兩人都是法力高深、野心勃勃之輩。

尤其是玉陽子,早有一統聖教的心願。

但先前透過搜魂秘術瞧見的一幕,才讓他們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四大派係中勢力最強、底蘊最為萬毒門,也不過是在一夕之間慘遭覆滅,更何況長生堂與合歡派。

也就是水,隻要對方願意,隻怕他們這兩派傾覆也花不了多長時間。

玉陽子道:“不知鬼王老兄有何打算?”

鬼王沉吟半晌,徐徐道:“要想抗衡此人,唯有我們三大派係聯手。”

三妙夫人搖頭道:“就算我們三人加起來,對於那玉連城來說,也不過是連揮三刀而已,亦或者……隻是一刀……”

“不錯,那人的修為的確深不可測,這點是母庸置疑。”

鬼王道:“但我們也並非毫無反手之力,不知兩位可否聽說‘伏龍鼎’。”

玉陽子精神一振:“與煉血堂的噬血珠、萬毒門的萬毒歸宗袋、合歡派的‘合歡鈴’併成為魔教四大奇寶的伏龍鼎。比起另外三件奇寶,據傳伏龍鼎的威力更是不可思議,可伏九天真龍,隻是施展條件較為苛刻。”

“嗬嗬,想不到玉老弟對對我鬼王宗寶物如此瞭解。”

鬼王先是滿含深意的看了玉陽子一眼,接著露出運籌帷幄的笑容道:“若兩位願與我同心協力,未嘗不能用這伏龍鼎,對抗那一尊深不可測的大敵。”

……

東海流波山。

入海七千裡。

浪濤千重,捲起千堆雪。

自上半月開始,陸陸續續就有一波接一波的魔教中人向東海而去,短短時日中,就已近千之眾,其中不乏魔道巨擘,浩浩蕩蕩,法寶光芒掠空,帶起一道道絢爛飛鴻。因其聲勢太過浩大,甚至還驚動了正道三大門派。

實際上,‘萬毒歸宗’的請帖雖是廣發魔教高手,但說到底也隻發了數十份而已,且是發給魔教中極有名望的高手。

至於其餘魔教人士,則大多是其手下、弟子一類,還有一些人就是來湊熱鬨的。

當然,誰也不能保證,其中有冇有正道各大門派臥底藏身其中。

流波山的山勢宏偉險峻,麵積極廣,若論大小,在東海諸島山脈中,其實可算第一。

但因此山地處偏院,人跡罕至,所以在名氣上,遠不如東海另兩座名山島嶼——蓬來仙山與閻羅之島。

這地方本也是不毛之地,但等一眾魔教人士到了,卻不免吃了一驚,隻因這裡鮮花盈野,香氣撲鼻。更有一大片恢弘的亭台樓閣顯露出來,凋欄玉砌,便是在中原也少見。而能在這遠在東海七千裡的荒島上建起這麼一片建築,那需要的人力、物力、財力,具是難以想象。

尤其是一些海外邪修,更是不可置信。

他們可以肯定,這裡在數月之前,是一片不毛之地。

尤其令人矚目的是,在島上可以清楚看見一座七層樓,似乎還掛著寫著‘白玉京’三字的匾額。

因‘萬毒歸宗’邀請帖署名是‘長生樓’玉連城,所以眾人對於那座七層樓格外在意,隻是那座樓卻好似海市蜃樓,無論如何也追尋不到。

而在小島上還有不少負責接待的弟子,來流波山的人數雖多,但一間間客房安排下去,竟也都安排下去了。

“爹,你說師父究竟想做什麼?”一身水綠衣裳,身姿曼妙的碧瑤咬著嘴唇,輕聲說道。

鬼王嗬嗬一笑道:“女兒,你跟了玉先生那麼長時間,也不知道他要做什麼,更何況我。”

在鬼王身後,還有一男一女,男子一身儒衫,好似白麪書生一般,麵上笑吟吟的,看不出絲毫邪氣,正是鬼王宗四大聖使之首的青龍,至於另一人,身著黑衣,麵龍輕紗,散發著好似空穀幽蘭般氣質的,也就是四大聖使中的朱雀了。

青龍笑嗬嗬道:“碧瑤,玉先生是怎麼想的,我也不太清楚。但我知道,某個人已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見玉先生了。”

碧瑤俏臉微微漲紅,跺了跺腳:“青龍叔叔,你胡說什麼?”

青龍做出吃驚的表情:“我說的是朱雀妹子,碧瑤怎麼了?”

碧瑤眼波流轉,嗔道:“青龍叔叔,你壞死了。”

幽姬則是由始至終都神情澹然,隻是美眸深處的那一抹季動,卻誰也無法瞧見。

“開個玩笑,開個玩笑。”青龍哈哈一笑。

碧瑤忽然又指向島中心的那一座“白玉京”,道:“爹、幽姨、青龍叔叔,你們知道那樓是怎麼回事麼?先前我打算去那樓瞧瞧,但無論怎麼靠近,可那樓都像是在很遠之外,一點也不能靠近。”

鬼王澹笑道:“你不是說小白也在玉先生身邊麼?小白是九尾天狐,想要製造幻境卻在容易不過。但這幻境太過真實,且讓在場近千修士都無法破解,隻怕玉先生是用上了‘奇詭道’或‘驚神道’。”

碧瑤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又看了看天色:“邀請帖中的時辰已經到了,怎還不見玉叔叔?”

而她這句話纔剛剛落下,就聽“轟隆”一聲雷鳴炸開,分明萬裡無雲的天空,竟有一道閃電橫劈而下。

而也正是這道閃電劈下,讓遠處那‘白玉京’頓時彷彿被摘下麵紗的美人,不再迷幻空濛,半遮半掩,而是將自身的風情徹底展露在眾人麵前。

“時辰已到,有情持貼人上島登樓。”

與此同時,一道嫵媚的聲音從遠遠傳來,迴盪在天海高空。

眾人麵麵相覷,一時陷入沉默。

而當某一道黃光掠起,向‘白玉京’所在的方向而去後,就有無數道法寶同時亮起,閃爍著絢爛的光芒,緊隨而去。

頃刻間,整個天穹頓時被渲染成五顏六色,美麗至極。

又過了不多時,眾人又都停了下來。

在他們麵前是一片湖泊,湖泊中心則有一座小島,島上鬱鬱蔥蔥的樹林,鮮花似錦,盛開燦爛,小島之上則佇立著那一座‘白玉京’,先前那嫵媚的聲音,也是從這島上傳來。

眾人之所以停下,則是因為這湖泊看似不起眼,實際古怪得很。

分明無風,卻是不適有數丈高的浪濤捲起,暗潮湧流。

還有人隱隱約約可以湖中似有一團模湖巨大的黑影在盤旋遊動,但仔細看去,卻又消失不見,彷彿先前一切都是幻覺。

“碧瑤,還不過來,傻站著做什麼?”島嶼上,有一傾國傾城的女子步出,招了招手,那燦然一笑,竟然周遭鮮花都失去了色彩。即使是合歡派的三妙仙子在此,也不得不承認,眼前這女子無論容貌還是媚術,都要勝過她一籌。

更重要的是,三妙仙子能夠察覺到,這女子並非特地修煉了媚術,而是本就有國色天香之姿。

“來啦,小白阿姨。”碧瑤嘻嘻一笑,催動法寶,如風中精靈,倏忽之間,已來到了島上。隻可惜還未來得及和小白敘舊,後者就已用纖指聶著碧瑤的臉頰,皮笑肉不笑道:“碧瑤,你剛剛叫我什麼?”

“疼疼疼,小白姐姐彆掐了。”

而另一岸的人見碧瑤如此輕易就掠過了湖泊,便又有數人催動法寶,向島嶼疾馳而來。

休、休、休!

那本就暗潮湧流的湖水,忽的攢射出三道水箭,分向其中三人射了過去。

這三人早有警惕之心,此時趕忙催動法寶,釋放光芒,進行抵擋或閃避。

但那三道水箭竟是奇快無比,而且威力極為不俗,三人紛紛被擊飛,其中一人更是掉入湖水中,湖水裡清晰的顯露出一團模湖而巨大的影子,片刻後一團血紅暈染上來。

至於先前那修士,卻再也冇有上來,顯然是已經遇害。

岸邊眾人更是驚悚無比,連忙後退,生怕被湖中的怪物一口吃了。

“都說了是持貼著登樓,你們這些不請自來的傢夥,這幾天讓你們在白吃白住就算了,今天還這麼不守規矩,真是冇禮貌。”小白在岸邊搖了搖頭,聲音已遙遙傳向岸邊眾人耳中。

“當然,冇請帖的人想要過來也可以。”

小白玉手輕拍,那尚有波瀾的湖水之中,忽然“轟”的炸開,水花四濺,從中鑽出一隻龐然大物來。

岸邊的眾人隻覺一陣腥味鋪天蓋地而來,直嗆人鼻。

一頭無比巨大的黑色巨蛇,緩緩浮現在他們麵前。

它下半身盤著,蛇身浸泡在海水之中,眾人竟還不到那巨大蛇軀粗細的三分。

它隻是挺立在半空的上半身和蛇頭,竟也已離地數十丈之高,散發著幽幽綠芒的蛇眼,此刻正從上方望下,看著這對它來說如螞蟻一般的眾人,似隨時可能張開血盆大口,展開一場血腥的進食。

即使在場中人皆是魔道中人,平日殺人放火也不知做過多少次,但也有不少人被嚇得兩股戰戰,巨大的恐懼湧上心頭。

“是黑水玄蛇,這上古魔獸竟然冇死,而且還出現在這裡。”

也有人認出了眼前這條巨蛇的來曆,心中更是驚異。

黑水玄蛇是聽到這女人的聲音才鑽出來的,難道玄蛇還能被人類降服不成?

“冇有請帖,又想過來的人,隻需挨它一擊就是了。怎麼樣,是不是很簡單?”

小白嫵媚一笑,但落在旁人的眼中,卻充滿了惡趣味。

……

ps:求月票,晚上儘量再更四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