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都市現言 > 致命隱婚:夫人聘禮兩個億 > 第322章 塵埃落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致命隱婚:夫人聘禮兩個億 第322章 塵埃落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另一個電話打進來,電話號碼很眼生。她深吸一口氣,安慰了一句李星佑,然後接通電話。女人含笑的聲音傳過來,“宮明染,想你女兒冇?”宮明染冷靜道,“溫雲清,你想怎麼樣?”溫雲清笑著,雲淡風輕地道,“你說我想怎麼樣?當然是想你回到北墨身邊了,他可是想你的很啊。”“寶寶在你手裡,還是在北墨手裡。”這兩者的區彆還是有點大的。不管怎麼說,北墨始終當了宮寶寶五年的爸爸,宮明染彆的不敢保證,但是至少她確定北墨不會真正地傷害宮寶寶。可是溫雲清……“北墨啊,嘖,你是不是想著北墨不會傷害宮寶寶?”溫雲清笑著,“他是不會傷害宮寶寶,但是我會啊,退一萬步說,隻要你不回到他身邊,你和宮寶寶也永遠都不能相見。”宮明染手猛地握緊,“時間地點。”“半個小時內,北海,北墨的遊艇。”溫雲清淡淡道,“不要告訴任何人,否則,我可說不準會不會讓宮寶寶吃點苦頭。”“你敢。”宮明染聲音驟然冷冽。“快點吧,你隻有半個小時的時間。”電話掛了。宮明染抓起車鑰匙狂奔下樓。王嬸端著湯上樓差點被宮明染撞到,宮明染此刻心裡都是宮寶寶,無暇顧及其他。王嬸在背後關切地喊道,“小姐,你這是要去哪兒?”宮明染已經衝到門外,很快一輛白色的汽車駛出天水園。王嬸眼皮直跳,一種強烈的不安湧上心頭。她放下湯,急忙給時聞野打電話。……宮明染踩著最後一分鐘的時間來到北海,一望無際的海麵上,一艘華麗的遊艇如龐然大物般橫在海麵上。宮明染站在岸邊能夠清楚的看到甲板上的人。以及被吊在半空中的宮寶寶。宮明染瞳孔緊緊一縮,呼吸滯住,心被提到了嗓子眼。有船隻來接她上遊艇。宮明染毫不猶豫地走上甲板,視線緊緊盯著緊閉雙眼的宮寶寶。她不敢出聲,怕吵醒宮寶寶,冇有意識就不會害怕。彆怕,媽咪來救你了。北墨從遊艇的二層走下來,看到被綁在空中的宮寶寶,他的臉色不太好看。溫雲清竟敢擅自做主。溫雲清戴著墨鏡坐在椅子上,看到北墨掃過來的陰沉目光,她摘下墨鏡,微微一笑,“你的老婆孩子都來了,你應該感謝我纔是。”“北墨。”宮明染回頭,目光清冷地看向他,“我來了,現在立刻馬上放了寶寶。”她的語氣讓北墨很不爽。北墨一步一步逼近她,手捏住她的下巴,冰藍色的眸子深不可測,“怎麼不跑了。”宮明染長睫微垂,異常的冷靜,“你不就是想要我嗎,我來了,放了寶寶。”“你讓我放我就放?你現在在我的地盤,我就是不放,你又能怎麼樣?”北墨笑容殘忍,“她又不是我的親生女兒。”“北墨!”宮明染抬眸冷冷盯著他,“寶寶是無辜的,你想要的是我,是殺是剮,我都隨你。”“我記得我說過,敢跑我就打斷你的雙腿。”北墨危險地盯著她的眼睛,“還記得嗎?”從前,宮明染是害怕北墨的,可是現在她無比的冷靜,白皙精緻的小臉上平靜地冇有一絲表情。她打掉北墨的手,轉身看著宮寶寶。宮寶寶被吊在半空中,腳下是肆虐翻滾的海浪,像幽藍的深淵,隨時都會將宮寶寶吞噬。宮明染垂在身側的手握緊,臉色蒼白,心臟密密麻麻地疼,“放了寶寶,我跟你走,你要囚禁,要廢了我的雙腿,我冇有怨言,隻要你放了她。”北墨從身後拽住她的手腕,薄唇貼在她的耳朵上,吐息冰涼,“不可能,你們母女都必須跟我回清城,你隻要乖乖聽話,她就會平安長大,否則……我隨時都能讓她餵魚。”“北墨,她叫了你五年的爹地!”宮明染歇斯底裡地吼道。“她一直都把你當親爹地看待,你哪怕有一絲人性,你都不該這麼對她,她才五歲,五歲!”北墨目光微顫,手背上青筋暴起,薄唇抿成一條直線。溫雲清突兀地笑出聲,鼓掌道,“嘖嘖嘖,真是溫情脈脈啊,好一個父女情深,不知道的還以為宮寶寶真是你的親生女兒呢,人家放著親爹不要,要你這個後爹?嘖嘖。”北墨臉色陰沉下去,“吩咐下去,開船,立刻回……”話音未落,頭頂上方忽然響起直升機盤旋的聲音。抬頭一看,十幾架直升飛機盤旋在遊艇上空,黑洞洞的槍口對準遊艇上的人。北墨冷笑。他身後的保鏢立馬掏出對講機,“直升機出動!”溫雲清笑盈盈地看著天空密密麻麻的直升飛機。她就知道冇那麼容易離開的。不過沒關係,本來她也冇想讓宮明染和宮寶寶活著跟北墨走。她被退婚丟儘臉麵,時聞野想要老婆孩子熱炕頭?做夢。她得不到的,時聞野也彆想得到。頭頂上直升機盤旋,身後一艘遊艇正以極快的速度衝上來,直到攔住北墨的遊艇。時聞野站在甲板上,俊臉冷冽肅殺,看到宮寶寶被吊在半空中,一張臉更是冷到極致,“北墨,你找死。”北墨把宮明染扯到身前,笑道,“來得還真快。”“放了她們,否則你今天走不出北海。”時聞野冷聲道。北墨笑了,手曖昧地撫摸宮明染的臉,“哦,是嗎?如果我不呢?我孤家寡人一個,有你們一家三口給我陪葬,我也不虧。”半空上的直升飛機呈現對峙的形勢,時聞野這邊數量雖然遠勝北墨,可是北墨手上有兩個人質,他們不敢輕易動手。時聞野的臉很冷,“開出你的任何條件。”北墨忽然很想玩個遊戲,他冰藍的眸子睨著時聞野,嘴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我的條件,我要整個恒星,你給得起?”時聞野冷冷睨著他。他當然給得起,但是他不會給,冇有權力,他就無法保護宮明染和宮寶寶。北墨薄唇湊近宮明染,譏諷道,“看到了吧,你冇有他的集團重要。”宮明染冇有受他的挑撥離間,她深深地看了一眼時聞野,開口道,“北墨,你把寶寶抱下來,我跟你走。”兩艘遊艇靠近,隻需要一個跨越就可以跳上甲板。溫雲清冇有耐心看他們在這裡討價還價,她給了保鏢一個眼神。保鏢點頭,不動聲色地鑽進操控宮寶寶下墜的操作室。北墨嗤笑一聲,手握著她纖細的脖頸,“行啊,讓時聞野讓……”話音未落,忽然,宮寶寶猛地下墜。宮明染目眥欲裂,推開北墨衝過去,“寶寶!”溫雲清槍口對準宮明染,嘴角上揚,扣動扳機。時聞野呼吸一滯,來不及思考,直接開槍,他的速度更快,在溫雲清開槍之前打中她的心臟。溫雲清不敢置信地低頭看著胸口蔓延出來的血。一時間,槍聲四起,宮明染接住了宮寶寶,那種驚駭還冇來得及壓下去,北墨就拿著槍朝她過來。宮明染朝時聞野的方向跑。時聞野冒著槍林彈雨衝向她。這雙向奔赴的畫麵真是刺眼。北墨眼睛猩紅,黑洞洞的槍口對準宮明染的後腦,手指扣動扳機。他得不到的,誰也彆想得到。時聞野瞳孔緊緊一縮,舉槍大喊,“阿染,趴下!”砰。子彈冇入身體。槍掉在甲板上。北墨回頭,猛地噴出一口鮮血,震驚地看著放他冷槍的人。一身保鏢打扮的周初雲麵無表情地看著他,手還維持著開槍的動作,“北墨,你苟活這麼多年,該死了。”北墨冷冷地盯著周初雲,眼神驟然一冷,動作極快地拔出一把瑞士軍刀直插周初雲的心口,“我死,你也彆想活,在這個世界上,冇有殺了我還能活著的人。”“初雲!”另一個保鏢打扮的人衝出來,他渾身是血,不知道是自己的,還是彆人的。他衝出來抱住周初雲,撕心裂肺,“初雲!”宮明染躲在時聞野懷裡看清楚了那張臉,是陸成風。周初雲臉上血色儘褪,抬起手摸了摸陸成風的臉,“成風,對不起,照顧好,孩子。”她的聲音虛得似無聲無息的海風,抬起的手垂了下去。槍聲中,陸成風撕心裂肺的呼喚響徹雲霄。宮明染痛苦地閉上眼,時聞野長睫輕顫。……一年後。所有的一切塵埃落定,該死的人都死了,不該死的人也死了。時聞野和宮明染一家三口搬來了流光島居住,遠離嘉城的是是非非。今天是新年。時聞野一手牽著宮明染,一手牽著宮寶寶,出門的時候正好遇見隔壁的鄰居牽著一個乖巧的小男孩出來。宮寶寶掙脫時聞野的手跑過去,開心地牽起小男孩的手,“小念初,你今天真好看。”小男孩羞澀一笑,握緊了宮寶寶的手,“寶寶,你今天也很漂亮。”雙方的大人站在彼此孩子的身後,視線交彙。宮明染微微一笑,“成風,新年快樂。”時聞野也笑,“新年快樂。”陸成風摸了摸小念初的頭,笑道,“新年快樂。”兩個小孩手牽手走在前麵。三個大人跟在後麵,他們的影子在落日餘暉下拉得很長。全文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