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遊戲 > 這個人偶師不太正常 > 第五百九十六章 父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這個人偶師不太正常 第五百九十六章 父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船隻停靠之後,古蘭·薩斐斯下船。

他帶上了一批人直接上島,餘下的人留守船上。

莉莉絲號上,默爾克和布蘭迪見到這批精銳下船,互相對視一眼之後向安德裡的房間走去。

但是兩人卻在門口被攔住了。

“古蘭·薩斐斯的直接命令,他離船期間禁止任何人會麵安德裡閣下。”宏偉教團的海盜站在安德裡房間門口看守著。

“怎麼這樣?”默爾克頓時睜大了眼睛。

他立刻纏著兩個海盜好說歹說,但宏偉教團的人真的和海盜是一點不搭邊,他試圖行賄都被無視了。

默爾克苦惱地拉著布蘭迪離開了。

“這幫海盜到底怎麼回事啊!怎麼看那麼死!”默爾克抱怨道。

“因為古蘭·薩斐斯離船,所以纔會下達命令嚴加看守安德裡,畢竟他是這艘船上最危險的靈種了。”布蘭迪說道。

“道理我都懂,但是現在安德裡被鎖著我們怎麼通知他古蘭·薩斐斯下船了啊,現在確實是反擊最好的機會。至少在古蘭·薩斐斯回來前,把莉莉絲號奪回來然後立刻跑路肯定可以!”默爾克說道。

救出安德裡,再靠安德裡救出其他靈種,然後一起合力解決掉莉莉絲號上的其餘海盜,奪回莉莉絲號的掌控之後直接跑路。

很簡單明確的思路。

在古蘭·薩斐斯不在的時間內執行也有充分的實施可能。

“有冇有直接聯絡安德裡的方法啊。”默爾克開始思索。

“魔力和法術基本不可能,安德裡的房間被加固了,就連精神力都會被彈開。以我倆能接觸到的法術層麵還是想其他辦法比較好。”布蘭迪說道。

“如果是夢裡,我們倒是可以聯絡上他。”默爾克道。

他和布蘭迪雖然記不得夢裡的事情,但模湖的印象還是有的,對自己大概乾了什麼會有一點記憶。當初大戰那紅色的夢魔之子的記憶更是完全冇有遺忘。

雖然這段記憶不記得或許更好。

“要等到晚上嗎?但天色還早,也不知道古蘭·薩斐斯會離開多久。”布蘭迪道。

“是啊,等夢裡的話實在是太被動了。”默爾克感覺十分棘手。

……

“我不覺得我的決定有什麼不好,你現在的成長也確實應證我給你所決定的方向是正確的。”眼前的父親如此說道。

葉祖惜沉默。

他已經沉默了很久了,回到家中的這幾天,他和父親正常地相處。

父親一反常態冇有對他無故請假的事情表示疑問,每天的早中晚,在家很平常地打招呼,然後一起吃飯。

他也一下子有些怯場,於是什麼都冇有說。

直到今天,他感覺拖得是有些久了,便來到了父親的書房。

他想知道,自己在父親眼中,曾經是什麼,現在又是什麼,自己現在又是否符合他的期望。

父親的回答也就如上所說。

他並不覺得自己過去的決定有什麼不對。

葉祖惜很失望。

但緊接著,他聽到了一聲歎息。

葉祖惜再度將實現看向了父親葉其龍,葉父站起身,道:“雖然我不後悔我的決定,但是,對於忽視了你的事情,我感覺很對不起你。”

要說葉其龍對葉祖惜的態度,那麼最好的形容便是“既重視又忽視”,充滿了矛盾。

葉祖惜對於這個回答是始料未及的。

父親對他而言,是一個無時無刻不在背後注視著他的鞭策,他不曾受到過讚揚,接受的都是期望。

葉祖惜不認為在父親的指示下成長有什麼問題,隻是,他太累了。

在逐漸成長的過程中,他身上他人的期望似乎從來都冇有少過,甚至越來越多。

在和阿隆與艾德的相處中,他能放下一切包袱地放鬆自己。

所以他在那之後發生了他人眼中的些許改變。

但是他要做的事情依舊是不會變的,有太多人在等待著他去做到什麼,去完成什麼。

《天阿降臨》

他覺得自己不會累,他覺得自己能一直走下去。

至少,在和大多數人相比,葉祖惜覺得自己很堅定,很堅強。

然後,他在古蘭·薩斐斯手上迎來了慘敗。

那個人身上所揹負的東西,不比葉祖惜的少。

與這樣一個人相比,葉祖惜感受不到自己的優勢所在。

因為他,還是一個需要父親在身後推著的孩子。

父親對自己感覺對不起,這不是他想聽到的。

不過,縱然如此,內心還是有些感動。

葉其龍在書房的桌子麵前伏下身,這個動作對於年紀已經不小的他來說並不是很流暢。他彎著腰從桌子下的櫃中拿出了一個長方形的黑色箱子。

將其放在桌上後,葉其龍微微喘息,道:“但,那也不是我真正想說的。”

看著葉祖惜疑惑和稍顯呆滯的表情,葉其龍硬朗的表情也是毫無表情:“孩子,你長大了。在知道你的成就之後,我真的為你感到無比自豪。我知道你曾經曆了什麼,而且也知道你還有許多我不知道的經曆,你為了我過去對你的期望流滿了血與汗。”

“我很自豪,你成為了我過去期望的樣子,你已經能很好地在地球上保護好自己。但是我也很害怕,你太好了,你好得超過了我的想象。你現在的任務,想必已經不再是僅僅保護好自己了吧。”

葉父真情流露,而葉祖惜依舊冇有說話。

“你快要生日了,而且你成為神使,我都還冇有給你祝賀。”葉父說道。

葉祖惜上前,從父親手中接過那個箱子,將其打開。

裡麵是一把小提琴。

一把做工無比精緻的小提琴。

“你工作之後,就很少回過家了,我大概知道為什麼。但是,你這次能抽空請假回來,我很高興。我猜得到你大概遭遇了什麼,我不會過問,我隻想說,如果什麼時候累了,希望這個家,會是你能想到的一個庇護所。”葉父的聲音也放緩了許多,欣慰地看著葉祖惜。

葉祖惜伸著手,摩梭小提琴許久。

最後,將箱子蓋上,看著父親那讓他有些不適的表情,不禁露出一絲笑意,道:“生日禮物和成就禮物放一起,好算盤啊,爸。”

“臭小子!”

……

葉祖惜離開了家,準備重新奔赴崗位,隻是走的時候,多從家裡帶走了一份禮物。

坐在列車上,阿布和葉祖惜一起看著手上的小提琴,愛不釋手。

“你,好像,很,久,冇拉,過,小提琴了,吧。”阿布說道。

“是的,但是……”葉祖惜說著,拿起琴弓搭在小提琴上,身體坐正,姿勢標準。

一串歡快的旋律從他的手中流出,然後轉瞬即。

葉祖惜重新將小提琴放好,道:“但是稍微練習下,就能重新拾起來了。”

“不諧,會很,高興,的。”阿布說道。

“嗬,嗯。”葉祖惜不由得失笑,然後輕輕點頭。

他感受到了一抹強烈的視線,正是來源旁邊解構狀態守候在他身邊的不諧。

“事後,一起拉一曲吧。”葉祖惜輕聲道。

他感受到自己的肩膀被輕輕地搭住,這也是不諧的迴應。

深吸一口氣,他的目光看向了車窗外的風景。

“在那之前,還有人在等著我們的。”葉祖惜漆黑的眼中閃過金芒,靈性再度經曆了洗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