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都市 > 葉楚月夜墨寒小說 > 第2453章 這離經叛道的事你最拿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楚月夜墨寒小說 第2453章 這離經叛道的事你最拿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2453章這離經叛道的事你最拿手

左天猛看著圍聚在自己身邊的幾個老友,聽得那些挽留的話,眼裡蓄滿了滾燙的熱淚,偏生不掉下任何一滴。

他仰起頭,低低地笑。

人到中年的他,眼角的褶皺如魚尾。

“此生在世,有友如諸位,我左天猛不虛此行了。”

左天猛深吸了一口氣,目光直視著三位長老,正色道:

“當年誤打誤撞,陰差陽錯,讓薑不語恨的是我,而不是星雲宗。”

“唯有這樣,才能保下星雲宗十萬弟子。”

“楚月來宗的時間雖然不長,甚至是十萬弟子裡最短的。”

“或許,她的實力也不是最強的,我宗光是歸墟就有三千人,真元境也有好些個。但她是最適合做宗主的,既能主宰十萬弟子,也能救贖十萬弟子。”

“這段日子裡,楚月的為人,行事之風,拎得清,拿得起,有謀有略,也有一腔敢直麵死神下地獄的勇氣。我宗能有這樣的弟子,是星雲宗的福氣。”

“日後,我和婕妤若是不在星雲宗了,還得請諸位多多幫忙看著那小子。”

“畢竟如諸位所說——”

“她啊。”

“還是太小了。”

“......”

屋子裡的眾人,心情沉重又複雜。

還不等他們開口說話。

就見通天樓檀木生香的門再次打開了。

左天猛幾個不約而同的循聲望去。

卻見門外白茫茫的雪色與冬日之光裡,出現了三道身影。

最中間的那人,不是最高挑的,卻是最為的惹人注目。

少年的袍擺微揚。

看著左天猛的眼神裡,燃燒起了一把堅毅之火。

“楚......楚寶......你來了......”

左天猛訕訕地笑。

若是讓旁人見了,怕是還以為這左天猛是弟子,對麵的紅衣少年纔是高高在上的一尊之主。

“宗主想要退位讓賢?”

楚月凜聲問道。

“咳。”左天猛低咳了聲,眼神有些飄忽閃爍。

好半晌過去,左天猛才一鼓作氣,索性與少年認真談談此事。

“你既然都聽見了,那便是如此,小楚,你的年紀不大,卻有將相之才,君王之勢,假以時日,這海神界的修行榜上,必有你葉楚月的鼎鼎大名。”

“此後,你將會成為菩提之地,有史以來年紀最小的宗主。你是明白人,應當清楚,迎難而上,乘風破浪,方纔能在最短的時間,做出最好的成績。”

“你看啊,星雲宗上上下下十萬弟子,有幾人不信服於你?”

“就算是歸墟、真元境的師兄姐們,對你也是多加欽佩。”

“哪怕像許予這般有少宗主想法的弟子,和你一道去宗門協會還冇把你暗殺了,說明他對你也是讚賞的。小楚,去吧,去成為星雲宗的宗主,不求我宗輝煌璀璨,但求弟子平安,在大江大河的驚濤駭浪裡,求得一縷細水長流,亦是功德之事。”

許予聽到左天猛的話,臉色當即黑了下去。

才湧上來的惆悵與不捨之情,很快就被他給扼殺在萌芽的初階。

楚月抿緊了削薄的唇,默不作聲地盯著左天猛的眼睛看。

左天猛無奈之下,隻得拍拍少年的肩膀,道出當年之事。

最後,再次歎——

“薑不語前不久才成為新任會長,又突破到了二十二階真元境。”

“宗門大比,是由協會操辦。我若不走,他們會針對星雲宗。”

“吾深知世上之事,冇有絕對的公平公正而言,但畢生所願,為宗之責,就是想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給我宗的十萬弟子,謀取到最大最多限度的公平。”

左天猛見少年臉色冷得像冰,便伸出手掐住了少年臉頰的肉,往旁側用力地一扯,“嗯,這多好看,年紀輕輕的,還生得這般好看,彆總是板著一張臉的。”

“難道宗主覺得,你離開了宗門,薑不語就會放過星雲宗?”

楚月心思翻湧,最終出聲:“左宗主,當年執行鎮妖魔山的任務,是宗門指派,為的也是星雲宗。而且,你作為一宗之主,她若心中有恨,難道隻會恨你一人嗎?難道就不會恨整個星雲宗?”

左天猛深知這個可能性。

隻是——

他還想爭取一絲渺然的希望罷了。

若他再年輕個三十年。

如眼前的葉楚月般是個少年郎,他便無所顧忌,拚了這條老命,他孃的死就死了,十八年後又是個白白嫩嫩的好漢。

但他人到中年,任職宗主之位太久了。

他會離開星雲宗,找到薑不語,親自去解決當年之事。

哪怕身葬協會聖地。

“小楚,不提了,我去意已決。”左天猛道。

楚月看著左天猛的眼眶,泛起了淡淡的紅。

左天猛分明還有去拚的鬥誌和勇氣。

要不然的話。

楚尊對她動手的時候,就不會直接了斷陪她一戰。

那個時候的左天猛,可曾想到得罪了大楚的話,等到諸神之日,星雲宗該是何等的凶險?

隻是這位有時嘮叨感性有時中二熱血的宗主,願意為了星雲宗的每一位弟子去拚,去殺,去不顧一切,唯獨不願為了自己,讓弟子們去拚一次。

“左宗主,你還是留下來吧。”許予說道。

“小予還想著宗主之位?”左天猛問。

“不是,弟子隻是怕星雲宗交給了葉師弟的手上,到時候宗門上下,都猥瑣得很,若以銅臭之氣,猥瑣之風,盛行鼎立於菩提萬宗,怕是左宗主後悔還來不及。”

楚月:“???”她乃翩翩君子,英俊瀟灑,玉樹臨風,怎堪與猥瑣二字掛鉤上了?

“莫要胡鬨。”左天猛負手而立,蹙眉道:“就這樣說了,過些日子我會告示於全宗。”

“宗主且慢。”

楚月似是想到了什麼,低聲詢問:“我聽聞,星雲宗有一個規矩,是女弟子,不可接任宗主之位?”

“確有此事,何出此問?”左天猛嚥了咽口水,“小楚,你該不會是想抨擊宗門的製度吧,雖說是有些狹隘,日後你當了宗主,廢除就是了。這離經叛道的事本宗主做不來,你最是拿手,你去做好了。”

“那您便不用走了,因為,這宗主,我當不了。”

楚月說罷,瓷白的手利落地摘掉了發冠,神農之力洗滌掉了臉上的易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