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仙俠 > 修仙三百年突然發現是武俠_uu > 第五百一十八章 仙帝帶來的巨大壓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修仙三百年突然發現是武俠_uu 第五百一十八章 仙帝帶來的巨大壓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仙帝的存在狀態本身就會對時光造成扭曲。

這表現在時光長河的層麵,就是“河水”不停地掀起浪濤,衝擊著這座仙帝“燈塔”。

一旦支撐著上方“太陽”的光柱被沖垮,結果可想而知。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這種修煉方式纔是真正的“奪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機”。

“在時光層麵,仙帝的威能極強,甚至可以直接從過去向現在出手!”崔恒觀察者仙帝對過去現在未來的影響,內心頗為震撼。

這也就意味著,就算是他這樣的返虛期修仙者,如果冇有修煉時光類的法術,也隨時有可能遭到來自其他時空的仙帝攻擊。

即便不會被斬滅,但這種隻能被動捱打的感覺,肯定也是不好受的。

不過,仙帝強則強已,卻有著與準仙帝相同的問題。

還是個高攻脆皮。

甚至更為嚴重。

時光類的法術可以對仙帝造成極其巨大的傷害,時光乾涉類的法術也能造成極為恐怖的效果,下方的時光長河就是最大的助力。

崔恒都有些懷疑,要是自己用光陰刀去斬一位仙帝,有冇有可能一刀就斬掉一個原初紀的壽元。

以他現在的境界雖然無法看透這位名叫安沉的仙帝究竟有多少壽元,但從時光糾纏的強度和生命氣機來估算的話,感覺應該有五百個原初紀左右。

“這樣的話,我隻需要施展光陰刀砍他個五百下,差不多就能把他給斬的壽元耗儘,坐化而亡了啊。”

崔恒的心裡輕笑道。

當然,這種情況顯然是不可能發生的,仙帝可不是死物木樁,不會站在那裡任由他施展光陰刀進行劈砍。

不過,就算是仙帝級彆的強者,如果忽然感覺到自己被一刀斬中就丟掉了一個原初紀的壽元,多半也會感覺到恐慌,大概率會退走。

在有足夠強大的禁錮措施之前,光陰刀用來當做一個驚退仙帝的防身法術,是非常不錯的選擇。

“根源力還剩不少,可以再用來推演一個禁錮方向的法術。”

崔恒的心中暗道,準仙帝和仙王所具有的威能讓他很有危機感,必須要升級自己擁有的手段才能安心。

隨後,他又繼續探查風生過去的經曆,一幕幕畫麵在他的眼前閃過,這意味這名仙王無敵者的一生儘數被他翻閱地乾乾淨淨。

藉由風生的視角,崔恒對原初世界,對無儘渾沌海對無量宇宙,對核心宇宙等等資訊的瞭解都大大提高。

距離無所不知的層次又進了一步。

與此同時,他的修為境界快速升高,形神與法力方麵的提升已經不必多說。

這一次的提升主要還是表現在時光的層麵和自身本質的進一步昇華。

先前崔恒在時光層麵的狀態是兩條腿的一半陷在時光長河裡,現在他又向上稍微提了一點點高度,受到的時光沖刷也變得更小了。

雖然隻是一點點的,但反饋在修為境界的層麵卻是極大的提升。

隨著“視角”的提升,他可以更加清晰地俯看時光長河,心中對時光之力的運用也多了幾分明悟,自然而然地擁有了一種神通。

對時光流速的操控。

也即是說,現在崔恒可以讓時間加速或者減速,可以讓一天化作了一年,也可以讓一年成為一天。

“現在我對時光流速的操控隻有三四百倍。”崔恒心中暗道,“隨著修為境界的提升,這個倍數也會繼續提升。

“以後或許能夠達到數萬倍,數十萬倍,乃至數百萬倍的程度,如果境界繼續提高的,不知道是否能讓時光倒退,甚至直接改變過去。”

時光之力太過玄妙,任何一點效果都可以涉及到方方麵麵,引起人無限的遐想。

“從現在開始,通常意義上的時間計數對我來說已經冇有太多意義了。”崔恒感受著自己身邊的時光流動,望著正在沖刷著自己的時光行和,忽然又有些感慨。

“以我現在的修為境界,至多能操縱一方宇宙範圍內的時光流速,若是再強大無數倍的刷,是否能操縱整個時光長河的流速?

“如果真的存在時光倒流的話,是不是隻要讓整個時光長河都倒流,就可以讓時間回到最初的起點,回到初始與終結誕生的時候?”

想到這裡,他便輕輕搖了搖頭,不再繼續想下去了。

許多時候,對修行的過多無端猜測,很容易形成一定程度的認知障礙,讓思維思路受到限製,並不是什麼好事。

還是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的走下去比較穩妥。

“一個仙王無敵者所知道的資訊,讓我在返虛初期的修煉進程達到了三成。”崔恒的心中暗道,“這主要還是因為在此之前我對原初世界的瞭解太少了。

“如果按照這個效率來算的話,恐怕還需要再瞭解十多個仙王無敵者的過去才能完成返虛初期的修煉。

“畢竟,都是仙王無敵者的話,知曉的資訊肯定會有大量重複,越晚進行探查的價值也就越低,提升也就越小。

“不過,這風聲所知曉的資訊都集中在他出身的這個大陸,要是有其他大陸的仙王無敵者,那應該會有更大的收穫。

“除此之外,就要去探查準仙帝的過去了,收穫應該也不會小,從先前看到的準仙帝狀態來估算,探查準仙帝的過去並非是做不到。

“等我在返虛初期的修煉完成一半以上,超脫時光的進程再向上一些,便可俯視更多的時光長河,應該就可以直接探查準仙帝的過去了。

“原初世界眼下很難再有什麼進展,接下來最好是從無儘混沌海這邊著手,而且正好有一個非常好的機會。”

這個時候,他想到了九九上人。

先前他打算向九九上人詢問關於混沌天和原初世界的情況,還冇來得及開口,這風生就闖進了這方宇宙。

“不過,在那之前,還要處理一件事情。”崔恒的目光又轉向了不遠處的風生。

現在應該怎麼處置他?

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若是直接殺了他的話,必定會引起他師父注意,到時候準仙帝出手就不好了。

雖然現在的崔恒已經有足夠的信心勝過準仙帝,但隻要他與準仙帝交手,整個宇宙恐怕都會被打的稀爛。

可如果放了他的話,引來的麻煩隻會更大。

“算了,還是將他給鎮壓起來吧。”崔恒最終搖了搖頭,選擇了第三種方式。

不殺也不放,直接鎮壓!

等以後修為境界提高之後,在處理掉他。

當然,要鎮壓這樣一個背後站著準仙帝乃至仙帝的仙王無敵者,肯定不能用尋常的方式。

於是,崔恒輕輕屈指一彈,將前往的虛空破開了一個小洞,破碎的空間轉眼間就被無形的力量揉成了一團灰濛濛的混沌之氣。

隨即,混沌分判清濁,轉為陰陽二氣,陽清上升為天,陰濁下沉為地。

崔恒的一縷意誌降臨其中,化作大道,衍生法則,劃定秩序,締造生靈。

隻倏忽之間,一方廣大的天地就已經形成,其本質極高,足以承載仙王無敵的誕生。

這也就意味著就算是仙王無敵者都無法摧毀這方天地。

與此同時一座散發著淡淡青光的光門出現在了風生的麵前,其中的光芒緩緩旋轉,就好像是通向未知的世界。

“請進吧。”崔恒微笑著看著風生。

“你一定會後悔的!”風生咬牙切齒地看著崔恒,眼神裡充滿著恨意,但他什麼都做不了,隻能無奈地向那道光門走去。

站在光門之前,他的腳步停頓了下來,目光又環顧了一下週圍的星空,感知著這方宇宙的規則情況,發現依舊冇有人從外麵降臨過來的跡象。

這讓他有些絕望。

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過去經曆都已經被翻看過了,師尊還冇有出手?

難道這個人已經強大到可以在時光層麵躲避過準仙帝的感知了嗎?

可就算是同為準仙帝,在時光層麵遇見之後,也會被對方給發現的啊。

怎麼會有這種事情?

還是說師尊其實已經知道了自己這邊的情況,但並不打算出手營救自己?

可這是為什麼?

師尊有什麼理由這樣做?

風生百思不得其解,最終隻能默默地走進了這道光門。

就在他踏入光門的瞬間,頓時就感覺天旋地轉。

整個人就彷彿是被拋出去了億萬光年,形神都近乎分離。

等到他感覺周圍的狀態平靜下來時,就發現自己已經墜落到了一處樹木茂盛的山穀之中,巨大的墜落衝擊力將這裡的地麵都撞出了一個深坑,許多樹木都已經倒在了地上。

風生試圖站起身來,卻忽然感覺自己全身無力,身體與神魂一下子變得極度不協調,竟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我體內的仙力呢?”他無比驚駭的發現自己體內的仙力蕩然無存,隻剩下了肉身的力量,更無半點神通。

不過,他很快就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

這是來自於這方天地規則的壓製。

隻要在這方天地中,就不會存在仙力。

原本存在於他體內的仙力,也在他進入到這方天地之後消失不見了。

而且他肉身的力量也在意極快地速度衰退,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跌落至道界層次,甚至跌落到真界層次。

屆時,他將成為一個空有漫長壽命,卻遠冇有相應修為的狀態。

“想用這種方式永遠將我鎮壓在這個世界裡嗎?”

風生臉上的表情陰沉,眼裡充滿了憤恨之色,但隨即他就冷笑了起來,“你一定會後悔的!隻是創造一個世界將我封禁而已,我很快就會被找到!

“就算你憑藉自己準仙帝級的實力,能夠瞞過我師尊在時光層麵的探查,但在麵對安沉仙帝的搜尋時,隻能暴露,到了那個時候,你無處可逃!”

在他看來,崔恒表現出來的實力雖然強大,但依舊屬於準仙帝的範疇,隻要仙帝出手,崔恒就必死無疑。

可實際上,無論是作為準仙帝的武皇,還是作為仙帝的安沉,都不可能對崔恒出手,更不能發現被鎮壓在這個世界裡的風生。

因為,在風生進入到這方天地之後,崔恒就對這方天地施展了一道法術。

宙光遁!

在修為境界提升之後,他在時光層麵的能力進一步變強,宙光遁的威能效果自然也得到了極大的增強。

現在的宙光遁不僅可以作用於自身,也可以作用於他人,還能作用在物品上。

由於宙光遁的作用,這方天地直接融入了時光長河之內,在時光層麵上徹底冇有了蹤跡。

無論是過去、現在、未來,都冇有這方小天地的存在。

就好像是從來都冇有出現過一樣。

除了崔恒之外,冇有誰能夠發現其在時光層麵的蹤跡。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崔恒還讓一個假我之身將他所在的這方宇宙收入了袖中。

然後,再施展宙光遁讓這個假我之遁入了時光長河,即可在時光層麵上將這方宇宙也隱藏起來。

如此一來,就算是仙帝也無法在找到這方宇宙了。

當然,這些都隻是時光層麵的隱藏,還要有空間層麵的隱藏才能萬無一失。

這個就很好辦了。

崔恒讓這個假我之身展現出了超脫宇宙之上的生命本質,隱藏在了無儘混沌海之內,藏身在了無量宇宙之中,根本就無從查詢其位置。

在經過了這一係列的操作之後,總算是達到了崔恒的安全標準。

“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仙帝帶給我的壓力還是太大了,無論是生命本質還是威能手段都遠超現在的我。

“以我現在的實力,若是麵對一位仙帝的話,就隻剩下躲進洞天道宮內一條路,最好能夠有一定的反製措施。

“是時候推演一門禁錮類的法術了,隻要能夠將仙帝短暫禁錮,再配合光陰刀的效果,也能威脅到仙帝了。”

念及此處,他直接進入了洞天道宮之內,同時對係統下達了指令。

“消耗100點根源力,使用《高級仙法·從入門到昇天》推演法術。

“推演方向禁錮類!”

【恭喜您!消耗100點根源力成功推演出“禁錮類”法術《捆仙索》。】

……

……

原初世界,太武山上。

武皇臉上的笑容忽然僵住,雙目圓睜,似是感知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一旁的嚴青連忙問道:“師尊,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有準仙帝出手了是不是要立刻帶風師弟回來吧。”

“不,不對,這怎麼可能?”武皇卻是驚疑不定地道,“消失了,風生消失了,連那方宇宙也一起消失了!”

“什麼?!”嚴青聞言臉上也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這,這怎麼可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