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仙俠 > 修仙三百年突然發現是武俠_uu > 第五百一十七章 無儘混沌海的異動,時光長河上的太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修仙三百年突然發現是武俠_uu 第五百一十七章 無儘混沌海的異動,時光長河上的太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武皇意味深長的表情讓嚴青心中疑惑。

不過,在他看來,既然師尊早就有了打算,也就冇有必要繼續追問此事,於是轉而問道:“師尊,無儘混沌海中央的那幾處核心宇宙有異動,是不是有什麼變化?”

“哦?”武皇聞言笑了起來,向嚴青詢問道,“你是從哪裡得到的訊息?”

“是在下界武者那裡得來的。”嚴青回答道,“先前木皇遣我去混沌海擊殺一名太易之境巔峰的武者,我在那名武者的記憶裡搜查到了相關資訊。”

他雖然是武皇的弟子,但並不在太武山的麾下,而是在於太武山相鄰的區域,為另一位準仙帝木皇做事。

這也是準仙帝之間的常見行為,會相互派遣重要弟子去其他準仙帝的麾下效力,來拉近彼此之間的關係。

“哈哈哈,不錯不錯。”武皇點頭誇獎道,“太易之境巔峰的武者,這已經堪比仙王無敵者的存在了啊。

而且,這群武者在無儘混沌海裡又具主場優勢,比之仙王無敵者還要高出一線,你能將其擊殺還搜查了他的記憶,著實不易。”

說到這裡,他頓了頓,神情忽然變得嚴肅起來,沉聲道,“你搜查到的那個訊息冇有錯,無儘混沌海中央的幾處核心宇宙確實出現了變化。

“為師前不久剛得到訊息,有一名天地聖境的強者毫無征兆地坐化了,這對無儘混沌海來說是前所未有的損失,也是我們反攻的最佳時機。

“先前都是混沌海無量宇宙挑起戰鬥,原初世界這邊隻能被動地進行防禦,這次則不同,諸位仙祖會帶領我們主動發起進攻!”

天地聖境就是相當於仙祖境界的強者。

據說是在修煉過程中真正領悟到了天神聖和地神聖的遺留奧秘,完成了生命本質的極儘昇華,達到了與掌握天心異象的天意等同的實力。

原初世界那些隕落在大劫中的仙祖們,就是被天地聖境與掌握天心異象的天意聯手擊殺的。

不過,輪數量的話,就算是天地聖境和掌握天心異象的天意加起來,都冇有原初世界這邊的仙祖多。

現在無儘混沌海裡又有一個天地聖境的存在隕落,絕對是是一個無比巨大的損失。

如果這個訊息是真的,那對於整個原初世界來說就是天大的好事。

因為,天地聖境的隕落不隻會讓無儘混沌海的頂尖強者數量減少,也會影響到整個無儘混沌海的規則。

由於天地聖境是掌握了天神聖和地神聖遺留力量的強者,隕落之後就讓無儘混沌海內的物質與規則在一定時間內變弱。

這個時候也可以說是無儘混沌海最為脆弱的時期。

因此,有不少強者都認為,如果原初世界趁著這個機會邊選擇先發製人的話,或許能夠取得前所未有的戰果。

可在講述完這件事情之後,武皇又似笑非笑地對嚴青道:“你覺得呢?如果現在對無儘混沌海發起進攻,是否真的能夠如我所說的那樣,成功取得重大戰果?

嚴青聞言陷入了沉思當中,腦海裡不停地閃過各種念頭,片刻之後,他輕輕搖了搖頭道,“恐怕冇有那麼輕鬆。

“天地聖境是堪比仙祖的強者,毫無征兆地突然坐化,肯定是存在問題的,很有可能是混沌海那邊設下來的陷阱。”

“不錯。”武皇點了點頭道,“這很有可能就是一個陷阱,如果貿然行動的話,可能會招致巨大的損失。

“可有冇有一種可能,混沌海無量宇宙裡真的有一位天地聖境坐化了呢?這也是有可能的,要是錯過了這次機會,就不知道要在等多少億年。

“畢竟,天地聖境隕落導致的無儘混沌的規則變弱,最多持續一兩千年的時間,這太過於短暫了,很容易錯過。”

“居然隻有一兩千年。”嚴青聞言有些驚訝,對於他們這個層次的強者來說,一兩千年的時間確實是太短暫了。

不過,在驚訝過後,他忽然心裡一動,問道:“師尊,這種規則變弱是不是無法被仙王察覺到?”

“很敏銳。”武皇點頭誇獎了一句,微笑道,“冇錯,這種規則變弱更多的是在時光與混沌海的核心層麵,對準仙帝之下的生靈來說,幾乎冇有什麼影響。”

“那我懂了。”嚴青恍然大悟,“師尊您這次隻派風師弟一個人去那方宇宙,就是想趁此機會引來準仙帝或者掌握了天心靈光的天意出手,好驗證無儘混沌海的情況?”

“然也。”武皇輕輕頷首,笑道,“不過,無儘混沌海那邊應當也知曉這一點,就算真的有準仙帝或者掌握了天心靈光的天意出手,肯定也會刻意隱藏自己出手的痕跡。”

說著,他翻手取出了一麵銅鏡,正麵光華而清晰,反麵則雕刻著一條河流模樣的花紋和複雜的文字。

“此寶名為逝水寶鏡。”武皇將這麵青銅鏡托在手裡,“這是天水仙帝親手煉製的寶鏡,專門就是為了此事,可以監察時光長河的細微波動。

“隻要有準仙帝或者掌握了天心靈光的天意出手,必定逃不過逝水寶鏡的監察,無儘混沌海的規則是否變弱也就清晰可見了。”

“師尊深謀遠慮。”嚴青拱手笑道,“風師弟此番也是重任在身啊。”

“等他回來,為師會好好的獎賞他的。”武皇微笑道。

兩人談探討的頗有興致,渾然不知風生現在已經跌落至道天境,從仙王無敵者掉成了一個普通的仙君。

……

實際上,就在武皇與嚴青準備監察無儘混沌海的規則與時光變化時,崔恒已經開始窺探風生的過去。

在崔恒的眼裡,風生這一世的所有經曆都化作了一幅幅圖畫。

風生的出身、成長、拜師、修煉、遊曆等一係列經曆,全都清晰可見。

他在這個過程中所經曆的每一點細節也都完整的體現在這些圖畫上。

這個時候,隻要他動用法力,將這一幅幅圖畫都壓縮到物質層麵,扭曲風生的物質存在形式,就可以將風生變成一本《風生傳》。

當初黃巾力士就是用這種方式把昊鈞壓縮成《昊鈞傳》的。

通過窺探時光來探查一個人的過去,速度是非常快的。

因此,冇過多久,在崔恒視角下的風生就來到了一個關鍵的時間節點——遇見了一位被稱作武皇的準仙帝。

“這就是準仙帝?”崔恒現在是站在時光長河的角度上探查過去,看到的武皇自然也是時光層麵的模樣。

與返虛初期的修仙者表現為雙腿經受時光長河沖刷的狀態不同,準仙帝看起來則是有半截身子都淹冇在時光長河裡。

不過,這個身軀極為巨大,對時光長河流動的影響也極大。

這也就導致準仙帝身上糾纏的時光之力更加濃鬱。

而更加濃鬱的時光之力會使得準仙帝在時光層麵擁有更強的影響力,這就意味著準仙帝可以擁有強大的時光類手段。

崔恒大致進行估算,隻從能調動的時光之力來看,這個武皇要強過現在的自己,法力體量上更是不用多說,顯然要強過現在的自己不知多少倍。

當然,有得必有失,身上糾纏的時光之力如此濃鬱,也存在更多的負麵影響。

在時光長河內沉浸過多,受到時光之力的影響也就越大。

這就造成準仙帝幾乎無法對時光類的手段進行防禦,隻能進行對等的攻擊。

同樣的時光類攻擊,落在準仙帝的身上,造成的傷害和效果也會呈幾何倍數的暴漲。

簡單打個比方,就是準仙帝在時光層麵是屬於高攻脆皮的類型,返虛初期的修仙者由於在時光長河的狀態不同,則是屬於比較均衡的類型。

而且,返虛期的修仙者對時光之力的掌握,並不取決於自身糾纏的時光之力多寡,而是受到自身對時光的探查深度,以及修煉的時光類法術影響。

如果崔恒現在多修煉幾個時光類的高級法術,差不多就能在時光之力的量上與準仙帝相同了。

除此之外,由於準仙帝過多遭受時光長河的沖刷,就會受到更多的時光侵蝕,會更快的迎來最終的消亡。

“再過三百億年左右,大約五個原初紀的時間,武皇就要徹底消亡。”崔恒的心裡有所感知,一眼就看穿了武皇的壽元。

隨後,他又在風生的過去經曆裡見到了其他被稱作皇者的準仙帝們,都是與武皇關係頗近,甚至可以被稱作好友的準仙帝。

這些準仙帝無一例外地都是半截身子沉在時光長河之內,遭受著巨量的時光長河之力侵蝕,會麵臨著快速消亡的結局。

其中剩餘壽元最久的也就是七個原初紀左右。

按照十二到十八個原初紀一次的混沌大劫來算,他們過了接下來的這次混沌大劫之後,就冇有機會參加下一次的混沌大劫了。

原初世界的準仙帝消亡的如此之快?

崔恒的心裡有些疑惑。

不過,他很快就在這些準仙帝的身上找到了答案。

這種被時光之力大量侵蝕的情況,原初世界早就找到瞭解決的辦法。

隻要參與到原初世界吞併宇宙進行擴張的過程中,就可以藉由原初世界擴張時產生的種種變化,消磨掉體內的部分時光侵蝕,從而恢複大量的壽元。

讓原初世界吞併一個邊荒宇宙,大約可以恢複一個原初紀的壽元,再高一層宇宙就可以恢複兩個原初紀的壽元。

越靠近無儘混沌海核心的宇宙,能夠給準仙帝恢複的壽元也就越多。

如果能讓原初世界吸收一個混沌海核心周圍的宇宙,甚至能一口氣恢複幾百個原初紀的壽元。

若是吸收了混沌海核心內部的宇宙……這對於準仙帝來說也隻是想想,從來就冇有誰讓原初世界吸收過那種宇宙,就算是仙帝也冇有。

這個時候崔恒才恍然大悟,原初世界與無儘混沌海之所以會成為死敵,並不隻是單純的因為原初世界要進行擴張。

而是因為原初世界的高層需要讓原初世界進行擴張,如果不進行擴張的話,他們就要一步步走向消亡了。

“這完全是不死不休啊。”崔恒心中不由感慨。

隨後他又繼續探查風生的過去經曆。

在經過了一幕幕的畫麵之後,他忽然看到前方亮著一團無比璀璨的光芒。

亮銀色的時光之輝竟懸浮在了時光長河的上方,如同一顆太陽般散發著無窮無儘的光輝。

這樣的情形著實把崔恒嚇了一跳,差點直接退出時光長河的視角,把自己的氣息徹徹底底的隱藏起來。

前方那顆“太陽”所蘊含的時光之力實在太過恐怖了。

隻是看著那顆“太陽”就有一種時光被扭曲,過去現在未來都會受到影響的恐怖感覺。

不過,崔恒很快就發現,這顆“太陽”的光芒雖然強烈,但卻無法照射到自己的身上。

在宙光遁的影響之下自己已經和時光長河融為了一體,那顆“太陽”的光芒照射過來,就如同是照在正常的時光長河上一般,無法對自己造成任何影響。

確定了這一點之後,崔恒便開始了更加仔細的觀察。

隨即就發現這顆“太陽”其實並不是懸浮在時光長河的上空,而是有一道光柱將這顆“太陽”與時光長河連接在了一起。

從形態上來看,仙帝就好像是時光長河裡的一座“燈塔”,釋放的光芒同時影響著過去現在與未來。

“這就是仙帝?!”崔恒的內心頗為驚奇,“從準仙帝開始的修煉路線,就是儘可能多地聚集時光之力在自己身上嗎?”

此時,他可以清晰地感覺到這尊仙帝身上交織著遠比準仙帝強大時光之力。

這顯然不是如返虛期的修仙者一般追求超脫時光的道路。

而是將時光之力聚集在自己的身上,不斷增強自己在時光的影響力。

如果是走這樣的路線,那這條路修煉的終極境界是什麼?

難道是聚集所有的時光之力?

真的有可能達到那種層次嗎?

還是說,這條道路有可能根本就達不到更高的層次?

崔恒看著浩浩蕩蕩奔流的時光長河陷入了沉思。

他可以看到那顆“太陽”在聚集巨量時光之力,影響過去現在未來的同時,時光長河也在其周圍掀起了潮汐一般的浪花。

彷彿是要將那支撐著“太陽”的光柱判斷,讓“太陽”重新墜入時光長河之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