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曆史 > 西涼武神 > 第二十章 你愛我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西涼武神 第二十章 你愛我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吃完飯,雪源和情柔去找管家交代了婚事,示意他們婚禮簡辦就好,三書六禮什麼的全免了,就和納妾一樣。

“真是委屈你了。”雪源低聲說道,語氣中帶著幾分愧疚,不敢轉頭去看情柔。

“不委屈,能一直陪在主人身邊就好。”情柔笑著說道,話落,拉起了他的手。

此時,兩人走在王府的一條小道上。

情柔雖然是這麼說,但雪源可不這麼想,隻恨自己太著急了,偏偏要挑這個時候成親。

見主人悶悶不樂,情柔有些不高興,笑道,“主人,彆想這些了,咱們出去做衣服去吧。”

聽她這麼一說,雪源來了興趣,答道,“好,我給你做最好的衣服,把你打扮的美美的。”

“嗯,走吧。”情柔不以為意,點頭說道。

不一會兒,兩人出了王府,又坐上了那一輛馬車,馬伕還是之前的馬伕。

馬車上,雪源還是有些心不在焉,情柔知他所慮之事也不說話,安靜地躺在他的懷裡。

外麵的局勢目前還算穩定,突厥軍隊暫時不敢冒進,各個州郡也有部隊守著。

不出意外情況,短期內自己不用領兵作戰,正好趁著這段時間好好發展自己的勢力纔是。

這時,雪源想起了穿越前的知識,想起了穿越前看過的古典名著三國演義。

目前而言,雪源能夠調動的隻有黎安手下幾萬人馬,打仗光有軍隊還不行,還得有強悍的將領。

千軍易得一將難求,黎安的勇猛雪源從記憶中讀到過,算得上是一名猛將。

但光靠一個黎安是絕對不行的,還要招募更多將領纔是。

除了強悍的將領,還得有聰明的軍師為自己出謀劃策。

西涼人都很勇猛而且好麵子,隻要打贏一場勝仗,就能從裡麵選拔出將才。

軍師的話就不太好弄,西涼人喜歡以武力解決問題,得從內地調才行。

打定主意,雪源放鬆了許多,看來要做的事情還挺多,穿成什麼人不好,偏偏要這麼累。

懷裡的情柔躺在雪源腿上,仰頭看著雪源,小聲問道,“主人在想什麼呢?”

“冇什麼,我隻是在想,你穿什麼顏色的衣服更好看。”雪源笑道。

“我也不知道,主人喜歡什麼顏色的衣服呢?”情柔伸手去摸他的臉。

雪源衝她笑了笑,情柔跟著笑,想了一會兒,答道,“各種顏色都買。”

“那就太浪費了,主人省著點吧,情柔做一件新衣服就好了。”情柔笑道。

聽了這話,雪源隻覺得心如刀絞,婚禮已經簡辦,就連衣服她也不想多買。

自己得是有多窩囊,纔會讓自己心愛的女人過得這般寒酸。

雪源再度陷入沉思,光打仗還不行,還得要去賺錢,要給情柔吃好的穿好的。

情柔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想法,安慰道,“主人,我冇事的,你不要為我操心了。”

猶豫片刻,雪源沉聲道,“情柔,我愛你。”話落,伸手去摸她的臉。

“主人,我也愛你啊。”情柔笑著回答。

“我們要一輩子在一起,誰也不能離開誰。”

“嗯,我不會離開主人的,主人走到哪我就跟到哪。”

兩人四目相對,久久無話,心中久久不能平靜。

馬車平穩行駛著,不一會兒,就到了城內的一家布莊。

兩人下了馬車,打量了一番布莊的門麵,卻見匾額上寫著“張記布莊”的燙金小篆。

兩人冇說什麼,肩並肩走進了這家布莊。

剛剛走進布莊,一名年長的店掌櫃上前打招呼,笑道,“喲,今兒個什麼風把三公子給吹來了,快裡邊坐。”話落,示意兩人走進後麵的小屋子。

雪源笑了笑,跟著店掌櫃走進了裡邊的房間,又坐了下來,剛坐下就有丫頭送來茶水。

“情柔,你也坐吧,以後我坐下,你就不能站著。”雪源開玩笑說道。

情柔笑了笑,坐到了他的身邊,跟他挨在一起,頭靠在他的肩膀上,臉上露出甜甜的笑容。

店掌櫃冇有坐下,見這般情形也明白了什麼,便問,“三公子可是要給令正做衣裳?”

“正是,把你們這的女工全部叫來,給我內人做一件上好的衣裳,用最好的布料。”雪源正色道。

“主人不用了,隨便做一件穿穿就好了。”情柔小聲勸解。

掌櫃的正想往外邊走,忽然聽到情柔這話,頓時又停了下來。

“那不行,不能委屈了你。”雪源解釋道。

“掌櫃的,你快去,不用再等了。”雪源催促店掌櫃,後者立時會意,轉身就走了。

“主人……”情柔想說什麼,但被雪源打斷了,他看著情柔,嚴肅問道,“情柔,你愛我嗎?”

“主人,我當然愛你啊!”情柔回答,語氣中不帶一絲猶豫。

“愛我,就不要再勸了。”雪源強詞奪理。

情柔從他的眼神中讀到了一絲失望,就體會了他,答道,“嗯,主人,我知道了。”

雪源笑了笑,又摸了摸他的頭,淡然道,“來,喝茶。”話落,拿起一杯茶遞給情柔。

“主人,我不喜歡喝茶。”情柔擺手拒絕。

“那從現在開始喜歡。”雪源淡然道。

情柔有些猶豫,接過了茶水,笑道,“好吧,那我喝了。”話落,輕輕品了一口茶。

“好喝嗎?”雪源小聲問道。

“不好喝。”情柔小聲答道,話落,將那杯茶又放到了桌子上。

“你呀!”雪源笑了笑,拿起那杯她冇喝完的茶,一口飲下。

“主人,那是我喝過的,你怎麼能喝呢?”情柔忍不住問了一句。

“因為我愛你!”雪源正色道。

“嗯。”情柔笑了笑,點頭說道。

一旁的丫頭見兩人這般恩愛,由不得笑了,同時也在羨慕。

“你還要喝嗎?我給你倒茶。”情柔說道,話落,拿起了茶盅。

雪源點了點頭,情柔笑了笑,給他倒上了一杯茶,笑道,“喝吧。”

雪源接過茶水,慢慢品味,就好似愛人倒的這杯茶水更好喝一樣。

過了一會兒,店掌櫃帶著幾名老媽子進來了,看樣子都是老女工了。

“三公子,人都給你帶來了。”店掌櫃笑道。

雪源點了點頭,店掌櫃又叮囑她們,“你們好生伺候,可不能怠慢了。”

話落,店掌櫃就走出了房間。

這時,雪源看向幾名老媽子,她們穿的都是灰衣,看來都是寡婦。

雪源不禁歎了口氣,邊境地帶戰事時常發生,男人戰死了,女人就隻能獨立謀生了。

“三公子,請您吩咐吧,你說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一老媽子說道。

雪源記不得女人的衣服款式,不管是原主還是穿越前,都是一無所知。

“情柔,你去跟她們說。”雪源淡然道。

“嗯。”情柔點頭說道,話落,起身和那群老媽子談話。

談了一會兒,那群老媽子對情柔動手動腳的,無疑是在量衣服尺寸了。

雪源看不下去,乾脆轉頭不看,又低頭喝茶,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很快,衣服尺寸定好了,情柔回來了,笑道,“好了,主人,回去吧,明天找人過來拿。”

“嗯。”雪源點頭說道,話落,兩人又走出了布莊,上了馬車,打道回府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