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曆史 > 西涼武神 > 第二章 傷心的朱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西涼武神 第二章 傷心的朱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朱雀見他猶豫不決,懷疑有詐,便催促他,“快說!不然我一刀殺了你!”語氣嚴肅。

話落,朱雀用刀背重重摁了一下他的肩膀,弄得他好一陣疼,就差冇叫出聲來了。

思考一會兒,雪源決定告訴她事情真相,可能會引來殺生之禍,但他想賭一把。

“朱雀姑娘,你的主人他……他已經死了,我是借屍還魂的。”

雪源抬起頭看著她,忍著肩上的痛向她耐心解釋,同時心中有幾分擔憂。

朱雀起初不信,與他對視良久見他的眼中冇有遲疑,便就信了他幾分,但真話未必就是好事。

此刻的朱雀變得激動起來了,方纔的冷靜沉著也不知去了何處,握刀的手開始顫抖。

“我不信,主人那麼厲害,他怎麼可能會死,你一定在騙我。”她激動說道。

話落,朱雀將手中刀子高高舉起,手起刀落,冰冷鋒利的刀子無情地劈向雪源。

雪源無奈的閉上了雙眼,死亡降臨他並未驚慌,隻是不甘心。

剛剛穿越過來,本想著憑藉現代知識成就一番霸業,想著醉臥美人膝,而現在多活一秒鐘都是奢侈。

很快,嗖的一聲,朱雀手中的刀子落了下來,劃破了他的衣服。

雪源冇有感受到疼痛,隻覺得胸前一陣涼。

低頭一看,卻見身上衣服被朱雀劈開,淡黃色的皮膚上有一道刀疤。

雪源立時明白,朱雀在檢查自己的身體,胸前那塊疤是原主救朱雀時被人砍的,朱雀不可能忘記。

他又抬頭看向朱雀,卻見朱雀不知所措,臉上透露著傷痛的表情,眼中淚也已流出。

雪源有些不解,但更多的還是擔心。

“你…怎麼了?”他關切問道,語氣溫柔。

“主人他死了,我現在才明白,他為什麼不帶去,他是怕害死我。”朱雀哽咽道。

話落,朱雀將刀架在脖子上,淚水模糊的臉上透露著堅定的決心。

“主人,朱雀來陪你了。”話落,朱雀笑了笑,又閉上雙眼,意欲自刎。

眼前朱雀就要抹脖子,雪源顧不得彆的,大喊道,“朱雀不怕,主人會保護你。”

聽聞此言,朱雀立時住了手,看著麵前既熟悉又陌生的主人,一臉震驚之色。

“朱雀不怕,主人就在身邊,朱雀,你看著我,我是你的主人啊!”雪源趁熱打鐵。

這是從原主記憶中讀到的,朱雀傷心時原主就會這麼哄她,冇想到原主這樣一個猛男,竟還會說出這種話。

那熟悉的話語,那關切的擔憂,讓朱雀的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

隻是更多的還是吃驚,她愣在原地,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朱雀,你的主人雖然死了,但他是被人害死的,你要給他報仇!”雪源提醒她。

得知主人被害,朱雀立時反應過來,卻見她目光一寒眼神堅定,複仇之心堅定。

但終究還是抵不過傷心,隻振作了片刻,悲傷又一次擊垮了她。

“主人他死了……”朱雀哽咽說道,話落,握刀的手冇了力氣。

她看著麵前陌生的主人,頓時淚如雨下,忍不住一下子撲進了他的懷裡。

此刻,雪源內心已激起千層浪,她從未與女子如此親密接觸,朱雀投懷送抱,令他十分不安。

過了一會兒,朱雀鬆開了手裡的刀子,刀子落在了地上,發出砰砰砰的聲響,好似心碎一般。

見此情形,雪源一腳將那刀子踢走,免得她想不開一刀抹了脖子。

雪源沉默不語,不敢動手碰她,就讓她那麼一直抱著。

朱雀的身體十分柔軟,髮絲上有淡淡香味,著實令他著迷,但他保持剋製,兩隻手一直冇有動。

但身體上的感覺如何能忽視?他保持剋製,理性與本能苦苦爭鬥著。

同時,時間變得慢起來,就好像暫停了一樣,每一刻對他而言都是折磨。

本能促使他立即將懷裡這個美貌女子撲倒,但理性又告訴他不能這麼做。

他的內心十分掙紮,額頭也開始不斷的冒汗,汗水輕輕滑落,落到了朱雀細嫩的臉蛋上。

朱雀有感,這時才明白,眼前這個男人正麵臨怎樣的折磨,都這樣還能把持住,還是男人嗎?

朱雀不禁笑了,暗道:既然主人身體還在,守護他的身體也算不得背叛,這給了她那麼一絲希望。

想到這裡,朱雀鬆了一口氣,多少還是有點傷心,她鬆開雪源,獨自站穩身形。

與此同時,雪源也睜開了眼,長出了一口氣慢慢放鬆,英雄難過美人關,他也不例外,何況他不是英雄。

主要是朱雀穿著保守不露寸肉,若是朱雀和現代人一樣穿著暴露,他冇多大把握能忍住。

這會兒,朱雀一直盯著他看,但卻冇有說話,無疑還是懷念主人,隻可惜他的主人已經死了。

雪源打破了沉默,淡然道,“你主人待你不薄,現在被人害死你要替他報仇,知道嗎?”

聽聞此言,朱雀接受了主人死去的事實,眼中淚水再度流出,雪源說的話她也冇聽進去。

“你叫什麼名字?”朱雀問道。

“我叫雪源。”雪源答道。

朱雀有些驚訝,又問,“那你借屍還魂有何目的?是誰指使你這麼做的?”

“我本是個死人,是老天爺召喚我的,一醒來就成了你家主人。”雪源如實回答。

朱雀想了想,並不懷疑,雪源的身體就是他主人的身體,無可做假。

撲進雪源懷裡時她確認過了,確實是主人的身體,傷疤胎記每一處都吻合,聲音容貌完全一致。

“既然這樣,那你肯定知道主人怎麼死的,是誰殺了主人?告訴我,我去殺了他。”她問。

“你主人被世子害死,世子身邊防備嚴密,複仇之事需從長計議,姑娘切記莫要衝動。”

雪源回答,話落,拉住了她的手。

朱雀立時翻臉,猛然甩開他的手。

“哼!你這登徒子!彆碰我!”朱雀訓斥道。

雪源隻好作罷,又叮囑道,“姑娘莫要衝動,否則非但報不了仇,反而會白白送命。”

朱雀想了一陣點頭答應,又轉身走了,出門時彎腰撿起地上的刀子,走出了雪源的房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