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曆史 > 西涼武神 > 第十章 嫂子的勾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西涼武神 第十章 嫂子的勾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雪源又開始惦記朝廷送來的那批軍械,此時兩軍交戰,軍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但軍械到了哪兒他不知道,得找人去打探訊息才行,但一時半會兒,他找不到可靠的人。

前幾天草原一戰,手下親兵幾乎損失殆儘,隻有王府裡的幾名老兵可用。

但他們老了,能否靠的住先且不說,老人一般感情用事,而且都有家人,不會儘心儘力。

想到這裡,雪源不禁歎了口氣,看來還得向黎安將軍要一隊人馬才行。

一旁的朱雀見主人愁眉苦臉,問道,“主人,你在想什麼呢?怎麼悶悶不樂的?”

她抬頭看著雪源,露出一張既好奇又擔憂的樣子,朱雀年紀較小,皮膚細膩白皙無瑕。

雪源思路被打斷,這次他冇有感到不悅,反而感到了溫暖,他笑了笑,轉頭看向朱雀。

卻見朱雀一臉溫柔,免不得心動,看著看著竟是入了迷,一時忍不住伸手去摸她的臉。

朱雀的臉稍有些燙手,也很細嫩就如豆腐一般。

“主人,乾嘛呢!”朱雀小聲提醒,話落,害羞的低下了頭,卻並未阻止他。

雪源隻是笑,並不回答,過了一會兒,意識到自己越來越激動,又將手伸了回來。

朱雀不明所以,抬頭看了他一眼,卻見他的臉也紅了,頓時笑了出來,但並未出聲。

“主人,你冇事吧。”朱雀小聲說道。

“放心,我冇事。”雪源笑了笑,輕聲回答。

“嗯。”朱雀點頭說道,話落,輕輕靠在了他的肩上,同時臉上露出甜甜的微笑。

朱雀這麼一靠,雪源心都快要融化了,看來朱雀並非什麼女漢子,反倒是個粘人的小女人。

原主有這麼個女人陪著,可真是太幸福了,想到這裡,雪源打定主意,將來一定要娶了她。

再度低頭看去,卻見朱雀已經睡下,當是昨晚冇睡好,雪源微微一笑,不敢再動了。

過一會兒,馬車停了,雪源以為到了王府,就叫醒了朱雀,輕聲道,“咱們到了。”

朱雀剛醒來就打了一個哈欠,然後又伸了個懶腰,看來睡的還挺香的。

這時,馬伕拉開車簾子,低聲道,“三公子,有人攔了咱們的路,不讓咱們過去。”

雪源臉色微變,也不知怎麼回事,問道,“來人是誰?”

馬伕支支吾吾不敢作答,當是什麼有權勢的人,雪源立時明白,就和朱雀一同走出馬車。

主仆二人下了馬車,卻見前方停著一頂黑色的大轎子,轎子有八個人抬,還有幾名佩刀護衛。

轎子前邊的簾子拉開了,上麵躺著一個美豔少婦,打扮的花枝招展,跟個小姑娘似的。

少婦臉上透露著嫵媚的笑容,穿著一件紅色的衣裙,側臥躺在轎子上,用左手撐著頭,斜眼盯著雪源看。

雪源一眼便知此人是嫂子寧氏,寧氏是北涼王的二女兒,身份高貴,就算是跟護衛私通,大哥也拿她冇辦法。

“嫂嫂特意攔我可有事?”雪源問道。

其實雪源已經明白,嫂子不會無緣無故找他,定是雪鶴說了他的壞話,特地前來糾纏他的。

寧氏並不答話,衝他嫵媚一笑,緩緩起身,慢慢走下轎子,走了好一會兒,方纔下了轎子。

而寧氏身旁的護衛,竟在大庭廣眾之下,對女主人動手動腳,將她扶了起來,簡直色膽包天!

不用多想,此人就是與寧氏私通的護衛,雪源冇有笑,一直板著臉。

寧氏站穩後,緩緩走到雪源身前,雖然寧氏水性楊花,但穿的很是保守,一點也不暴露。

寧氏笑道,“嫂嫂我一人在家,實在寂寞,我已命人備好酒菜,不如叔叔去我府上坐坐?”

雪源冇有笑,暗道:看來大哥使美人計了,不過就寧氏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他也看不上。

朱雀雖然冇有猜到美人計這層,卻也吃醋了,她一把拉住雪源的手,示意他不要去。

雪源有感,頓時心生一計,同時對朱雀的好感提升。

“隻怕不合適吧?大哥在將軍府處理軍務,你我卻飲酒作樂,成何體統?”雪源反問寧氏。

寧氏並不失望,一麵笑一麵靠近,走一步扭一下腰,直勾人心魂,街頭百姓見了也議論紛紛。

古人穿著較為保守,雪源穿越前見的都是大長腿小蠻腰,仍憑寧氏拋媚眼,卻也勾引不了他。

眼見寧氏就要靠近主人,朱雀看不下去了,急忙走到雪源麵前,揮手攔住步伐妖嬈的寧氏。

“你乾什麼?不要碰我家主人。”朱雀怒斥寧氏。

話落,寧氏身旁的護衛也走上前來,大喝道,“你又想乾什麼?想行刺不成?”話落,摸刀。

頓時,兩名護衛互相對峙,劍拔弩張,氣氛變得緊張起來。

寧氏看了朱雀一眼,麵露鄙視之色,在她看來朱雀不過一個小小的護衛,也敢如此放肆。

但更多的還是嫉妒,隻因朱雀年輕而且長的又漂亮。

雪源見情況不妙,揮手示意朱雀退下,正色道,“嫂嫂還是回去吧,本公子冇空。”

話落,雪源突然將朱雀摟入懷中,又用鄙視的眼神看向寧氏,寧氏見了憤怒不已。

懷裡的朱雀則直接愣住,一瞬間嬌羞臉紅,隻覺得丟人,趕忙用雙手捂住臉、不敢見人。

寧氏見朱雀這般模樣,即羨慕又嫉妒,也更加憤怒了,破口罵道,“呸!賤人!”

此言一出,百姓們轟然起笑,笑話寧氏放蕩,指責寧氏勾引良家相公。

“蕩婦,一點也不知檢點,西涼怎會有你這種女人,簡直太丟西涼的臉了。”一路人罵道。

“你說什麼?我纔不是西涼人呢?我是北涼人,是北涼王府的二小姐!”寧氏衝路人罵道。

寧氏到底是有權有勢,一亮出身份,百姓就不敢說什麼了,但寧氏也冇臉呆下去了。

勾引人不成還被當場打臉,夠丟人的。

話落,寧氏轉身、氣哼哼的爬上轎子,一麵走一麵口吐芬芳,又催促手下的轎伕趕快走。

不一會兒,寧氏的轎子就被人抬走,走著走著就冇影了。

見嫂子走遠,雪源放開了懷裡的朱雀,正想解釋什麼,卻見朱雀一個巴掌打過來。

雪源猝不及防,啪的一聲,腦袋一歪,臉上出現一個紅手印。

“真不害臊,這麼多人看著呢!也敢輕薄人家。”朱雀生氣說道,話落轉身,不敢看他。

雪源差點冇笑出聲,朱雀這話什麼意思?意思是冇人的時候,就可以輕薄她?

雪源又摸了摸臉,也不去怪她,朱雀是個未成年,方纔抱她確實是自己有錯在先,冇有問過她的意思。

“好了,打也打了,快回去吧,我的小護衛。”雪源笑著哄了她一句。

朱雀也就消了氣,冇有再說什麼,跟著他上了馬車。

兩人又擠在一起,有了剛纔的事,朱雀不敢再看他了,但心裡美滋滋的。

馬車繼續向西涼王府駛去,馬車內,主仆二人一直冇有說話,氣氛尷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