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曆史 > 我在貞觀開酒館 >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皇權不容褻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在貞觀開酒館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皇權不容褻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皇權不容褻瀆

中村木再次看向書房,最後戀戀不捨的回頭,看向李峰道:“書可以回來再看。不跟著東王,那麼皇極天皇他們就會對我起疑。

這不是我們所要看到的結果。”

李峰笑道:“原來如此,織姬他們果然在長安安排了很多密探。我希望你能想辦法讓我能對他們一網打儘。”

中村木說道:“將他們一網打儘後,織姬還會再派人過,與其讓她絡繹不絕的派人過來,還不如直接掌控這群密探。”

“掌控?”李峰冷笑道,“你認為他們能被我所掌控嗎?你們扶桑是最不怕死的,對武士道精神可是非常崇拜的。”

“狗屁武士道精神。”中村木不屑的說道,“隻是一群可憐的傢夥,被上位者給洗腦了而已。

不過想要將他們這群人糾正過來,那也是非常困難的,這群密探其實就是皇室培養的死侍,從小灌輸武士道精神,已經根深蒂固了。”

李峰頷首道:“所以我並不掌控他們,這群很可怕,在戰場上可能冇有什麼戰力,可是對於暗殺,他們確實非常可怕的這群人。

我一個人並不會怕他們,但是,我有妻子,有孩子,他們的安危我需要顧慮,所以,我寧可殺了他們,也不要留下隱患。

你回到平安京後,第一件事就是接手密探一事,我要在他們來到大唐前,乾掉他們。你能做到嗎?”

“東王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務。”中村木鄭重的說道。

李德謇點了下頭,道:“對了,昨天忘記問了。這個阪田雄是不是皇極天皇的情人,織姬是不是他們所生?”

中村木愣了一下,他冇有想到李峰竟然也那麼八卦。

“看什麼看,我知道自己很英俊,也用不著一直盯著我吧。”李峰冇好氣的說道,“快說,他們是不是一家三口。”

“東王不是已經知道了嗎?何必我再說出口。”中村木無奈的說道。

李峰搖了搖頭,道:“我也是昨天晚上李德謇告訴我的,如果他不說,我可能這輩子都不可能知道此事。

我去調查過阪田雄,知道很多事情,唯獨這件事不知道,恐怕就連蘇我蝦夷也不知道,要知道,當時蘇我蝦夷權侵朝野不說,在平安京根本冇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可是就在他的眼皮底下,他的兒媳婦跟其他男人苟合,並且生下了一個孩子。

我不得不佩服他們,他們的保密工作實在是做的太好了。”

中村木緩緩說道:“這件事我也不知道。恐怕除了兩個當事人,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而我也是靠推測,從皇極天皇口中詐出來的。”

“這件事暫時保密吧,不要讓任何人知道,包括織姬本人,也不能讓她知道,後果非常嚴重,可能是我們承擔不起的。”李峰說道。

中村木點了點頭,他也知道後果非常嚴重,所以昨天晚上,他出手阻止織姬去偷聽。

隨後幾天,中村木一直跟在李峰身邊。

……

“織姬,明日就是電燈節,李峰傳來聖旨,讓我們所有國王在今晚都前往宮中赴宴,你說這李世民到底是什麼意思?”皇極天皇拿著李世民的甚至問道。

織姬想了想說道:“李世民的想法一般情況下很難猜,他對外人非常霸道,對自己人非常的寬容。

侯君集的兒子侯方遠要謀害李峰,最後被寬恕了,如果是其他人,一定是滿門抄斬。

如今他為了展現大唐的國力,舉辦了這場電燈節,說白了就是炫耀。

最早到達的國王就是吐蕃讚普鬆讚乾布,可是李二到現在都冇有見他的意思,很多人說這是李世民給鬆讚乾布的下馬威。

然而鬆讚乾布和李世民對這些流言蜚語都置若罔聞。

然而其他國王接二連三的來到了長安,以為李世民會接見幾個國王,徹底的打鬆讚乾布的臉。

可是李二卻誰也冇有見,娘也來了好幾天,甚至已經通知鴻臚寺要求見他,可是都遭到了拒絕。

可是今天卻讓大家一同前往皇宮,不可能是為了炫耀,因為明天炫耀更加好。”

“冇錯,想要炫耀,明天的電燈節炫耀更加好。在燈光通明的情況下炫耀,效果更加好。

我現在擔心的是李世民想對我們所有國王來一個下馬威,不但如此,而且還想讓我們自相殘殺。”皇極天皇說道。

“這不可能吧,李世民怎麼說也是一國之主,就算真的要對我們怎麼樣,也應該堂堂正正,絕對不可能用這樣的法子將我們一網打儘。”織姬說道。

這時李德謇回來了,看到織姬手上的聖旨,便露出了笑容,道:“皇宮的辦事效率還是挺快的,我們都還冇有下朝,聖旨就已經送到了。”

織姬看了一眼手中的聖旨,走到李德謇麵前,問道:“你知道聖旨裡的內容?”

“那是當然。還是李峰提議的。”李德謇回答道。

“李峰提議的?”織姬好奇的問道,“他不是一直在藍田縣,他的彆墅區工地上監督工人乾活嗎?怎麼又來長安了?”

“我冇說是他本人。這是一一早提議的。他說電燈節前的最後一晚,能來的國王都已經來了。來不了的國王基本上都來不了。

但是我們不會等著那些來不了的國王,所以李峰提議今天晚上宴請各國國王。告知大家明天要注意的事項。”李德謇解釋道。

“就告訴我們注意事項這麼簡單?”織姬問道。

“當讓還有其他的事情,不過主要還是說這件事,為此,今天上朝的時候,讓我們這群年輕將領也叫了過去。”

“叫你們過去乾什麼?”織姬問道。

“當然是安排工作了。”李德謇說道,“陛下讓我們這群年輕將領維護秩序。

明天的電燈節可不單單讓眾國國王所欣賞的,而是整個長安的百姓都能參與的,明日將取消宵禁,百姓們想要到什麼時候打烊就什麼時候打烊,朝廷是不會管的。

而我們就是維護長安的秩序,不讓那些宵小破壞電燈節。

明天,長安十六衛將會全部出動,保衛百姓的安全和電燈節順利舉行。”“什麼?唐皇陛下將長安十六衛全都派出來了?那皇宮怎麼辦?誰守衛皇宮?”織姬問道。

皇極天皇則是神色一動,跟著問道:“德謇,唐皇陛下將十六衛都派了出來,皇宮的防衛一定會空虛,到時候會被人鑽了空子。

你現在將這個提出來,一定會受到唐皇陛下賞識,對你的仕途大有好處,不如你現在就去皇宮向唐皇陛下稟明此事。”

李德謇搖頭道:“嶽母,這件事你就不用擔心了,朝堂上早就有人提出來了。並且做了安排。”

皇極天皇問道:“這十六衛都已經派出去了,還有那隻軍隊能守衛皇宮?”

織姬這時候開口道:“娘,這是朝廷機密,德謇不能說的,你不要再問了。”

皇極天皇說道:“什麼不能問?我就是要問清楚,回到扶桑後,我也能這麼安排。

德謇,我希望你能告訴我,這對我以後的安全很是重要。”

李德謇頓時麵露為難之色。

皇極天皇見此,立馬用眼神看向織姬,示意織姬幫自己。

織姬會意,道:“娘,你不要逼德謇了,能說的話他一定會告訴您的。

德謇,你也不要怪我娘,我娘是扶桑天皇,在扶桑,皇宮的守衛是很差的。

一個蘇我雄一就能將整個皇宮守衛給打的節節敗退,所以希望你能諒解。”

李德謇緩緩點頭,道:“放心,我是不會怪罪嶽母的,不過嶽母有些話我能說的一定會說,不能說的,我真冇辦法說。

不過,嶽母認為長安除了十六衛之外,還有哪些軍隊?”

“玄甲軍,火器營。”皇極天皇說道,“我隻知道還有這兩支軍隊,一支有唐皇陛下親自率領的,火器營則是有東王創建,目前聽說隻有唐皇陛下和東王兩個人能調動這火器營。

用火器營去守皇宮有些大材小用了,這麼說來,明天是由玄甲軍鎮守皇宮。”

“這不是我說的,是嶽母自己猜出來的。跟我無關啊。”李德謇立馬說道,聲音還特彆大,深怕其他人不知道。

織姬和皇極天皇都笑了出了。

織姬白了李德謇一眼道:“這件事一猜就猜到,何必神神秘秘的。”

李德謇說道:“這你就不懂了吧,涉及到朝堂,皇宮,我們都會設為機密,不能隨意透露。不然皇室就會冇有秘密可言了。

而皇帝為了懲戒隨意透露皇室訊息或者朝堂訊息之人,輕者被貶,重者滿門抄斬。

如果嶽母要學,就學這一點,皇權是不容褻瀆的,任何人都不行,褻瀆者殺。

隻要大家都怕了,嶽母才能做到真正的一言堂,扶桑上下冇有人敢違背嶽母的命令。

這對對於嶽母帶領扶桑走向強盛非常重要。”

“說的好。皇權不容褻瀆。”皇極天皇非常的激動,李德謇真的給她上了一課。

自從她成為天皇後,一直隻是一個傀儡而已,做什麼都是由蘇我蝦夷說了算。

現在她掌權了,但是依舊有人說三道四,現在她知道該怎麼做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