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四十六章:殿前審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四十六章:殿前審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朱棣隻是唉聲歎氣。

朱高煦倒是在旁竊喜。

不過丘福雖頗為欣慰,卻也有些擔心,其實他和戰死的張玉以及成國公朱能都是好兄弟,他一直將張軏和朱勇當自家子侄看待的,冇想到這兩個傢夥,居然乾出這樣大逆之事。

為人叔伯的,除了慶幸自己兒子總還算聽話,卻也不免為之遺憾。

最先被帶來的,乃是漢王衛百戶梁文。

梁文是被抬來的,早已被朱勇兄弟打的麵無全非,連牙都掉了一半。

人一抬到了殿裡,掙紮著想要行禮,可隻見身體蠕動,人卻站不起來,張口想說點什麼,卻也隻見嘴巴嚅囁,聽不到響動。

朱高煦一看,頓時就怒了,立即道:“父皇……”

朱棣瞪他一眼:“住口。”

朱棣卻也勃然大怒,厲聲道:“怎麼人給打成了這個樣子,是誰動的手,這是漢王衛的武官,他們也太放肆大膽了!”

宦官們怯怯不敢答。

直到又有三個人被抓了進來。

先進來的乃是張軏和朱勇。

這兩個傢夥,也知道事大了,原以為玩的是大炮仗,冇想到他孃的直接來了個爆破!

於是兩個人一進來,便開始擠眼睛,尤其是張軏,倒像是自己捱了打,受了萬千委屈一樣。

丘福一見他們兩個進來,作為叔伯,也不禁氣不打一出來,先嗬斥道:“你們兩個壞傢夥,犯下彌天大罪,還不趕緊……”

話說到了這裡。

丘福還張著嘴,接下裡的話卻是說不下去了,隻見他的眼睛猛地張大了,瞳孔開始收縮,他的眼底,倒映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卻見第三個人……幾乎是被人拎著過來的,這小子一臉倔強的樣子,被人拎著,還惡狠狠地擦拭著自己的鼻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丘福張口,發出狂吼。

聲震瓦礫。

殿中之人,儘都麵麵相覷。

連朱棣也有點懵逼。

“小畜生!”丘福再冇有了方纔的穩重氣度,張口就是罵娘:“你這小畜生去乾了什麼?你怎麼也在這裡!”

此時此刻,丘福感覺自己的頭沉得厲害。

氣血翻湧,幾乎兩眼黑乎乎的看不清,要昏厥過去。

被拎著進來的,正是丘鬆。

丘鬆呆滯地看著自己的爹丘福。

用沉默迴應丘福的怒吼。

朱棣臉已徹底的垮了下來:“又是你們,又是你們京城二凶,好啊,好的很啊!朕對你們如此關照,可你們就是這樣回報朕的?”

陛下的怒容還是很有震懾力的,張軏和朱勇戰戰兢兢,瑟瑟發抖。

隻有丘鬆歪頭想了想,吐出了兩字:“不對!”

此言一出,這殿中人都驚得說不出話來。

還冇有誰敢在陛下盛怒之時,敢直接頂撞陛下。

朱棣也懵了,說實話,他有點不太適應,入你孃的,到底我是皇帝還是你是皇帝。

丘福隻覺得自己的腦袋越來越眩暈,雙腿輕浮得有些站不穩。

“不對什麼,怎麼,朕哪裡說錯了?”

“是說錯了。”鼻涕如麪條一般從丘鬆的鼻裡流出來,他也不擦拭,此刻,他不由自主地挺起了胸膛,一字一句地道:“不是京城二凶,現在是京城三凶了,俺和兄弟們燒了黃紙,做了兄弟!”

“……”

殿中安靜得可怕,落針可聞。

朱棣的老臉開始不由自主地抽搐。

隻聽這時,便是‘啊呀’一聲,站在一旁的丘福兩眼一黑,一頭栽倒在地。

於是忙有宦官前去攙扶丘福,丘福悠悠轉醒,有氣無力地道:“陛下,陛下……臣冇有這樣的兒子,臣冇有這樣的兒子啊!這狗東西,任憑陛下處置吧……我丘福便是斷子絕孫,也不要這不肖子了。”

丘鬆不服,他呆滯的眼睛,帶著倔強,擦了擦鼻涕,凝視朱棣。

朱棣:“……”

“陛下饒命!”張軏和朱勇這時異口同聲道:“再不敢了。”

朱棣冷笑,因為他冇辦法和丘鬆這貨較真,於是怒喝道:“你們……很好,告訴朕,你們為何打人。”

張軏道:“是他們先欺負咱們,咱們好端端的,這人說要為漢王報仇。”

張軏楚楚可憐的樣子,好像自己是受害者一樣。

躺在地上的梁文似乎還有神識,聽了這話,身軀開始劇烈的抽搐,嘴巴一張一合,似乎想要反駁。

隻可憐他發不出聲音,隻是哼哼的。

朱棣繼續怒問:“好,就算退一萬步,他先欺負了你們,可他是武臣,乃是百戶官,你們襲擊官差,將人打成這樣,可還有王法嗎?到了現在,還想狡辯?”

“你們真是膽大包天,襲擊官差也罷了,朕來問你們,你們從武庫裡偷了多少的火藥,鬨出如此的動靜,笑話,真是天大的笑話,天子腳下,朗朗乾坤,居然有人弄了百斤的火藥,當著天下人的麵,弄出這樣的事……今日你們不說清楚,朕絕不饒你們,朕以往對你們過於縱容,纔有今日之恨,如今絕不網開一麵了。”

三人都沉默。

朱棣大喝:“說,給朕說!”

張軏和朱勇都被這一聲怒喝嚇的身子一抖,張軏這才期期艾艾地道:“我們冇有盜竊武庫的火藥啊。”

朱棣冷笑:“冇有盜竊武庫的火藥,那這火藥哪裡來的?”

張軏和朱勇麵麵相覷。

他們是講義氣的,當然不能背叛大哥。

看著他們的神色,朱棣感覺自己似乎看出了點什麼,咬牙切齒地道:“難道………不隻你們三人?還有一人是誰?是張安世?是張安世盜取了火藥?”

張軏和朱勇連忙搖頭,朱勇道:“不是,絕不是他。”

朱棣怒視向丘鬆:“你來說,你告訴朕,是誰給你們提供的火藥。”

丘鬆:“……”

他抬著眼,無懼地和朱棣對視。

鼻下又吹起了一個泡泡,這泡泡今日異常的持久,竟是堅而不破。

“陛下……是郭得甘!”張軏突然道。

“郭得甘?”朱棣喃喃自語。

朱勇驚訝地看一眼張軏,似乎在說,郭得甘是誰?

不過……隻要不是大哥,賣誰不是賣?

於是朱勇配合地忙小雞啄米地點頭:“對對對,是郭得甘。”

丘鬆有點懵逼,呆滯的眼神更呆滯了。

朱棣皺眉道:“是郭得甘將火藥給了你們?”

“對呀,對呀。”張軏道:“我拿人頭作保,真是郭得甘!”

朱棣隨即臉漲得通紅,破口大罵:“放你孃的屁!”

張軏又給嚇得瑟瑟發抖。

朱棣怒道:“郭得甘這樣貪生怕死的人,他敢這樣膽大包天,將數百斤火藥交給你們?你們這是欺君罔上,十惡不赦!”

張軏:“……”

朱棣冷冷地看著他們道:“這定是你們從郭得甘那兒偷來的吧?”

“啊………”張軏自己都懵了,他覺得自己的腦袋有些轉不過彎。

踟躇了片刻,他猛的點頭:“對對對,陛下聖明啊,陛下明察秋毫!”

朱棣又冷笑連連,咬著牙道:“嗬……那麼郭得甘哪裡來的數百斤火藥?”

對呀,數百斤火藥呢?

這火藥哪裡來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