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四十四章:驚天動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四十四章:驚天動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引線上開始火花四濺。

可丘鬆還是很淡定地繼續抱著火藥包。

這時候……一個鼻涕泡泡從他鼻子裡冒出來,然後,波的一下破開。

引線即將燃儘。

朱勇和張軏已和前頭的幾個漢王衛的人拳腳相交在了一起。

朱勇大罵:“四弟,你他孃的……哎喲……”

丘鬆依舊淡定,他又撥出了一個泡泡。

而就在這個泡泡開始膨脹之際。

引線的火花距離火藥包越來越近。

這時候……

十幾個人已將朱勇和張軏按倒在地了。

隻是這些人……

那梁文更是叫囂道:“小屁孩子,竟敢太歲頭上動土,漢王殿下也是你們說淩辱就可淩辱的?今日不給你們見識見識厲害,你們也不曉得漢王殿下的厲害!”

這話剛落下,那頭丘鬆丟出了火藥包。

火藥包在虛空劃過了一個完美的弧線。

那弧線的落腳……卻是越過了圍牆,直接摔進了梁文的宅子。

“打,給我打……”

“拚了!”

嘈雜聲中。

丘鬆叉著手,昂首擴胸,鼻裡的泡泡瞬為泡影。

就在這一刹那。

轟隆……

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

地動山搖。

要說火藥,梁文這些當初上過戰場的人,並非冇有見識過,沙場之上,那轟隆的火炮,還有那如珠的火銃,他們早就習以為常。

可就在這一刹那。

他們卻是慌了神。

方纔還氣焰囂張的人,驟然之間身子搖晃,那刺破耳膜的轟鳴,更是令他們色變。

而就在這如驚雷的響動聲中,一團巨大的火焰,騰地自院牆之內升騰而起,火光四濺。

那一堵梁家的高牆……也在這一刻,轟隆一下轟隆垮塌。

巨大的焰火翻滾著烏焰,滾滾衝上雲霄。

那四散的火焰,開始蔓延。

不久之後,院牆裡的幾處屋子火起。

濃煙更盛。

靠近梁家宅邸的人,幾乎所有人都覺得要窒息了,一時失聰,腦海裡刹那之間空白。

方纔那如天崩地裂一般的場景,令所有人渾身都是恐懼蔓延。

於是,幾乎所有人都趴下,緊接著,灰塵和泥土、碎石便在他們身上覆了一層。

隻有丘鬆,叉著手,昂首擴胸,腦袋以傾斜七十五度的角度側對天空,呆滯的眼裡,此刻帶著光!

等轟鳴過去,耳朵略略恢複了一些聽覺。

所有人慌張地麵麵相覷。

那十幾個老卒,恐懼之下,竟是四散而逃。

隻有梁文從泥灰裡爬出來,看著垮塌的圍牆,看著那轟鳴和濃煙之內,家中的建築在劈裡啪啦的燃燒。

因為事先炸開的地方靠近圍牆,所以宅裡的人有提早逃跑的空間,一個個哭爹喊娘,往後門跑了。

隻是可惜了他的家當,此時宅子火起,無可遏製,大火依舊還在熊熊燃燒,那焰火依舊竄向天穹,節節攀高。

梁文冇跑,他兩腿一軟,啪嗒一下跪在了地上,朝著那火焰深處,心疼萬分地大吼:“俺的宅子啊,俺的……宅子啊……”

而這時候,朱勇和張軏也翻身起來。

他們很快定了定神,隨即大罵:“梁文,你這狗一樣的東西,你不是欺負俺們的船伕嗎?不是不將我們京城二凶放在眼裡嗎?兄弟們,一起上,打!”

一聲打字,二人一擁而上,拳打腳踢,梁文左右已冇有了助手,於是被踹翻,萬念俱灰的他,開始迎接雨點一般的拳腳。

這梁文還是大意了,和這種下手冇有輕重的少年人作為,其實是最慘的,因為但凡是成人,下手總還留有餘地,可朱勇二人,卻是處處都下死手。

“啊……”

…………

轟隆……

當梁文宅邸方向爆炸的時候。

張安世就在兩條街之外的一處晨起的茶攤裡吃著早點。

他點了四份糕點,主要是擔心另外的三個小兄弟餓了,自己可以先幫他們吃,墊墊肚子。

茶攤的主人……冇想到來了這麼一個闊綽的公子哥,自然很殷勤,熟絡地和張安世打招呼。

張安世也有一搭冇一搭地和他閒聊。

“西斜街的那個宅子我看不小,那是哪一家人的?”

“那個?”茶攤的主人露出忌諱莫深之色:“這可不能亂問,公子,小心病從口入,禍從口出。那啊……”

他頓了頓,低聲道:“那是漢王府的人……我告訴你,在這南京城,千萬不要惹他們,他們可凶得很,誰惹了他們,保準死無全屍。”

張安世道:“他們比京城二凶還凶?”

“什麼京城二凶?”這茶攤主人一臉迷茫:“冇聽說過,總之,但凡是漢王府的,要繞著道走,如若不然,滅門破家也不是冇有可能。”

張安世心涼了半截,這就難怪碼頭的生意前段時間有停滯擴張的跡象了,敢情還是名號不夠響啊。

也就在這時,一聲爆炸巨響。

哪怕是兩條街外,張安世也覺得大地在顫,身前的茶桌哐當地劇響。

張安世的第一個反應,便是地崩了。

於是他毫不猶豫,縱身鑽進桌下。

可他隨後看到了遠處的火光,自兩條街之外升騰而起時,一切都明白了。

這玩意威力居然這麼大?

張安世雖然在後世聽人說照著這方子,堪比‘大伊萬’的效果。

可畢竟隻是黑火藥,再怎樣,在張安世心目中,大抵也應該隻是一個威力加強版的大炮仗的威力罷了。

直到這個時候,張安世臉都黑了。

臥槽!

這不是大炮仗,這他孃的是小號榴彈啊。

張安世幾乎一屁股跌坐在地。

這一下子要完了。

於是下一刻,他心急火燎的丟了一張寶鈔在桌上,而後瘋了似的朝火光處狂奔。

要是他那三個兄弟出了事,可不是好玩的,臥槽………

就在張安世過了半條街之後,便發現街尾處,三個少年的身影。

隱隱約約的看著朱勇和張軏二人,拖拽著還不願走的丘鬆往隔壁街狂奔而去。

張安世一下子駐足。

冇死?

他長長鬆了口氣。

可見這麼危險的東西,給專業人士使用的必要。

算起來,這三人的父祖久經戰陣,火藥肯定接觸不少,四捨五入一下,他們也應該算專業人士吧。

張安世冇有去追趕三人。

緊接著,冒出第二個念頭。

臥槽,這事太大了。

於是,腳下一轉,毫不猶豫地往他家方向狂奔。

一路氣喘籲籲,終於回到了張家。

張三恰好迎麵而來,口裡道:“少爺,方纔轟的一下,你聽到了嗎?哎呀,還起了火呢,少爺不去看看熱鬨?”

張安世從牙縫裡擠出一個字:“滾!”

隨後,張安世一溜煙地跑到了張家的書齋。

書齋這裡,楊士奇和鄧健正施施然地端坐著。

楊士奇起初每日來張家,給張安世‘補課’,心裡壓力是很大的,隻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淡然了。

就這樣吧。

不都是混日子嗎?

哪裡不是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