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都市 > 天才萌寶:素手遮天俏孃親非我良人 > 第2280章 做人,不要太宋步駒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天才萌寶:素手遮天俏孃親非我良人 第2280章 做人,不要太宋步駒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2280章做人,不要太宋步駒了

宋步駒怒然不已,回頭惡狠狠地瞪著楚月。

一個十星武神境,連給他提鞋都不配。

豈敢也跟著來羞辱她。

“你什麼東西,什麼境地,豈敢放肆!”宋步駒扯著嗓子大喝。

隻聞少年長歎了一聲,無奈的笑著搖搖頭,而後站在趙浮沉、明少俠等人之間,抬起下頜傲視一切地瞅著宋步駒,揚聲說道:“吾與幾位師兄平均下來有四十星境,你說我什麼境地?”

宋步駒:“......”他從未見過這般厚顏無恥之人。

段清歡聽到這話都傻眼了。

蕭離眼裡浮起了淺淺的笑意。

屠薇薇哪管那麼多,嘴角上揚就是。

她看見痞裡痞氣的小師妹和啞口無言的宋步駒就是高興,就是他孃的痛快。

曾經何時,她意氣風發,一把血殺刀鬥戰群雄,憑什麼來了鋼鐵刀宗就什麼都不是?

她會證明給那群瞧不起她的人看。

她屠薇薇,日後會成為整座海神界的霸主!

等到那時,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宗門協會來人時,恰恰好就聽到了少年的“豪言壯誌”,都被那一套歪理邪說的平均論給驚掉了雙目。

他們頭回聽說,還能這麼平均的?

宗門協會的執事長老摸了摸鼻子,又捋了捋鬍鬚,與身邊的楚淩說道:“老夫與楚淩公子平均一下,也算是上界人了。”

楚淩:“......”他嚴重懷疑這位執事長老的靠譜性。

宗門協會的人,都浮在天穹,乘在了雲上。

“鋼鐵刀宗,星雲宗,你們在做什麼?!”協會之人暴喝了一聲。

“在討論宋步駒公子的命數。”楚月一本正經地道,把協會之人給噎住了。

宋步駒惱羞成怒,抱拳告狀道:“諸位協會閣下,還請替我做主,這葉楚月她咒我短命。”

楚月執扇作揖:“實話實說,何談詛咒,按照宋公子的說法,這天底下的醫師和神算師,若是遇見病人不治,預見不好之事就都是詛咒了?此等歪理謬論,隻要是正常人的腦子都說不出來,宋公子你但凡心疼一點為國為民鞠躬儘瘁的神算師,尊重一下救死扶傷不顧己身的煉藥師們,你都說不出來這麼冰冷惡毒,高高在上事不關己的話。宋步駒,你太自私了,我為海神界十大宗門能有你這般自私自利的弟子而感到羞愧,而感到憤怒!”

一番話下來,說得宋步駒都懵了。

這叫什麼事?

明明是葉楚月詛咒他短命,怎麼就扯到了他不在乎煉藥師和神算師?

段清歡瞅著近在眼前的少年眨眨眼睛,旋即捂著嘴憋笑憋到嘴角狂抽抽。

趙浮沉、章瓷以拳抵唇,乾咳了幾聲。

明少俠頭戴龍冠,身穿百龍袍,眉頭淡淡一蹙,眸色淺淺地掃過了少年,心內長歎了一聲。

常言道,棋逢對手,將遇良才,他終於也遇到了讓他有壓迫感的人。

在俊色方麵,此子,不容小覷。

但,明少俠相當的有自信,畢竟,他可是被龍非煙公主誇讚過的人,豈是尋常之流能相提並論的。

明少俠思及此,仰頭“哈,哈”了兩聲,忽而發現四方的視線都到了自己身上,便收起笑容麵無表情地道:

“葉師弟所言甚是,做人,不要太宋步駒了,自私自利無可厚非,但宗門弟子,尤其是十大宗門弟子,隸屬於名門,享受著正道資源,和無數人的敬仰,就得承擔相應的責任。要心懷大義,也要敬畏醫師和神算師。宋步駒,當著宗門協會諸位閣下的麵,你還要死不悔改嗎?”

明少俠、葉楚月師兄弟兩人的嘴啊,一個比一個會說,天花亂墜的,讓人聽得迷迷瞪瞪,好似很有道理的樣子,但在宋步駒眼裡就都是狗屁不通。

莫名其妙頂了這麼大的一口鍋,誰還能凝神靜氣的笑臉相迎?

執事長老的眉頭宛若打了死結。

他當然知曉事情的起因冇這麼簡單,但也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種冇意義的雞毛蒜皮之上。

“道歉。”

開口說話之人,並非協會執事長老,而是楚淩。

宋步駒眉峰一抖。

白翹抬眸,遠遠地望著楚淩。

這是她第三次見到這個男人。

第一次在天梯下的血海。

當時,她執行宗門任務,前往天梯血海,看見一個血淋漓的人從天梯掉了下來。

青年躺在紅色血海無聲地笑著,最後禦劍而去。

第二次在鋼鐵刀宗。

她回到刀宗之後,就看到了蒼穹的海市蜃樓,帶來了流光海域之景。

如今,是第三次。

宗門的長老說——

他叫楚淩,是來自上界大楚的貴公子。

大楚在上界,雖不是什麼響噹噹的存在。

但於海神界而言,是天神,是高高在上的仙靈。

天穹,雲上。

執事長老見宋步駒還在發呆,便吹鬍子喝道:“冇聽見嗎,楚淩公子讓你道歉!”

宋步駒哪還敢反駁。

楚淩,那可是真元境的強者啊!

他嚥了咽口水,忙低下頭道歉。

沉默了一會兒,宋步駒仰起頭迷茫地看著楚淩,“道歉?跟誰道歉?道什麼歉?”

白翹被宋步駒的愚蠢氣到無言以對。

若非這人生得還行,又在武道天賦上有些天賦,還是歸墟境師兄的表弟,她還真不想把這廝帶來。

楚淩沉聲道:“給神算師和煉藥師道歉。”

“哦。”

宋步駒彎腰低頭,“我對不起神算師一族和煉藥師一族,我不該......”

宋步駒咬字了好半天,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不該乾嘛。

明明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到如今還真成跳進流光海域都洗不清的冤屈了。

執事長老見事情處理完畢,便道:“忘憂城這段路程的地下,濁氣太多,莫要再惹是生非,與老夫向前去,切記,永踏星路,等過了濁氣再遠離。濁氣凶猛,能瞬間把人吞噬,不可掉以輕心。”

“是!”眾弟子抱拳。

楚月看了眼屠薇薇二人,而後與眾人回到了星雲宗的星雲之路。

段清歡勾著她的肩膀說,“葉師弟,你是我見過最會說話的人。”

楚月權當師姐誇自己了。

忽的,“簌簌”之聲響起。

便見蕭離從星雲之路摔了下去。

一直留意那邊動靜的楚月,看到了宋步駒的小動作。

“阿離!!”屠薇薇歇斯底裡地大喊。

楚月踏步而出,背後生出了一雙火色羽翼,她毫不猶豫的衝出星雲之路,一頭栽進了濁氣裡麵。

就在所有人都留意蕭離和楚月的時候,白翹眉峰一挑,手下元力綻放,屠薇薇也順風掉了下去。

好巧不巧的是,偏偏被楚淩看到了這一幕。

楚淩狠狠地皺緊了眉頭。

隨即,低頭凝視著深濃的濁氣。

不知道為什麼。

他有點悶得慌。

一想到那少年會死於濁氣,他就於心不忍,胸腔如覆巨石般沉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