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都市 > 歲月攸寧 > 第四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歲月攸寧 第四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他是誰?大周國的將軍?汐牧國的奸細?為什麼會使師父的劍招?

攸寧忍不住回頭,玄疑陣中,林月已不見蹤影。山穀中恢複了靜謐,樹林青翠茂盛,投下斑駁疏影,似乎什麼都冇發生過。唯若有若無的血腥臭味,提醒了剛剛的打鬥是真實的。

攸寧跺一跺腳,走還是不走?憑她的輕功身手,不多時便可返回都城,可以馬上帶兵圍剿茫山的大周國的奸細,甚至活捉大周國的太子殿下,立下赫赫功勞……

隻是,大周國……她哼了一聲,歎一口氣,轉身躍入玄疑陣。樹木成行又開啟移動,毒蛇吐著紅信蜂擁而至,攸寧撒一把香粉在裙子上,身形飄忽,所到之處,毒蛇紛紛讓路。這個和母上鬥了好多年的毒手藥姑,設的這個玄疑陣不過是她玩家家的遊戲。

走出玄疑陣,林月依舊不見蹤影,攸寧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座石門之前。林月可是進了石門?她撇撇嘴,做了個鬼臉,這應該是個地宮吧,好吧,好久冇有練練身手了,她的臉上露出招牌甜笑,輕輕敲了敲門:“有人嗎?”

石門後發出一聲冷笑,石門“咣噹”一聲開了,內裡黑忽忽地,透出絲絲涼意。攸寧美目流盼,桃腮帶笑,輕盈地踏入室內。

門“吱呀”一聲合上了,內裡伸手不見五指,黑暗中似有什麼東西飛來飛去,在她耳畔“嗡嗡”作響,攸寧閉上眼睛,屏息凝神,突然揮手,天女散花般撒出一把牛毛似的細針。

“嗡嗡”的聲音立刻停止,同時“窸窸窣窣”的聲音此起彼伏,似有什麼東西紛紛揚揚落在地上。攸寧神采熠熠,一揚手,又揮出一物,“咚”地一聲,發出金屬敲擊的聲音,一刹那,整個屋內突然亮起了數盞宮燈,有一箭“唰”地向她迎麵射來,攸寧滴溜溜一個轉身,裙襬飄揚,輕輕巧巧避過。

一陣鼓掌聲從對麵傳來,“好美妙的身手,好動人的身姿!”竟是一個略帶輕浮的年輕男子的聲音。攸寧定睛望去,一個硃脣皓齒黑衣紅帶的男子正倚靠在屋中央的一個桌台上,含情脈脈地望著她。

攸寧怔住了,這是誰?毒手藥姑的情人?還是……兒子?

那年輕男子似乎猜到了她心中的疑問,不由得撅起嘴,眉眼含嗔,不高興地說道:“我姑姑冰清玉潔,一生為林慕雲守身如玉,哪象你母上,當年與我姑姑爭寵,一轉身,卻……”邊說邊瞟了攸寧一眼,“給彆的男人生下了女兒。”

攸寧打了個哆嗦,掉了一地的雞皮疙瘩,第一次聽到男人撒嬌,第一次看到長得這麼妖媚的男人……不過還是挺好看的。

攸寧回過神,沉下臉道:“什麼爭寵,胡說八道。我母上仙人之姿,豈是毒手藥姑之流配相提並論的。我問你,剛剛同我一起進來的那個……朋友,他在哪裡?”

那男人眨眼間到了她的麵前,一張壞壞的笑臉,邪魅性感,兩道濃濃的眉毛泛著柔柔的漣漪,眼神含著淡淡的幽怨,靠近她,惆悵道:“賀蘭攸寧,你在我的麵前找彆的男人,也不怕我傷心嗎?”

“喂,”攸寧退後兩步,狠狠瞪了他一眼,反手握住那柄玲瓏匕首,“打住。說什麼鬼話,我們很熟嗎?我可不認識你!”

那男子笑道:“也是,忘了介紹,在下顏伊,綠鬢朱顏的顏,蒹葭伊人的伊。賀蘭攸寧,現在我們可是認識了。”

攸寧哼了一聲,說道:“你既不肯告之我朋友的下落,那就快快閃開。否則……”揚起手中的匕首,那匕首在燭光下花紋畢露,泛著幽幽的綠光。

顏伊微微一怔:“魚腸劍竟在你的手中。”攸寧一愣,這把匕首竟然是歐冶子的五大名劍之一?細觀之,果然見它劍身細長柔韌,質地卻鋼硬無比。不由得對它的喜愛更添了幾分。

顏伊哼了一聲:“嗬嗬,朋友?他是你的朋友嗎?你騙他至此,難道不就是想借我姑姑之手殺了他嘛?”

攸寧惱羞成怒,一揚手,魚腸劍就朝他身上呼去。顏伊側身避過,不想攸寧一招手,又是一揮,魚腸劍再次向他麵門飛去。顏伊躲閃不及,身形甚是狼狽。攸寧擅使暗器,此刻將那纏著天絲的魚腸劍當作暗器揮灑自如,顏伊眼見招架不住,趕緊趁攸寧招手之際,閃入一道石壁之後,跑得無影無蹤。

攸寧推開石壁,一陣陣“嗡嗡”聲再次響起,定睛一看,竟是一群虎頭蜂。那一群群毒蜂聞到了攸寧身上的香味,不敢靠近,繞著她一圈一圈地飛。老妖婦這地宮中不會隻放了毒蜂,應該還設置了機關暗器吧!不知道林月怎麼樣了?

攸寧的心中閃過一絲焦慮,仔細一看地麵,地上除了一堆堆被劈成兩半的虎頭蜂的屍體,並無任何暗器機關觸動的蹤跡。攸寧環顧四周,這地宮是按九宮八卦來佈局的,而林月,想必對此也是十分精通。

攸寧稍稍心安,趕緊竄出地宮,一眼望見了對麵毒手藥姑居住的屋殿。剛想提腿,突然地麵往下陷落,她暗叫不妙,急忙穩住身形,原來從地宮到對麵的屋殿中間竟是一大片的淤泥潭。

攸寧知道陷在這泥潭中,絕不能亂動,否則就會越陷越深,難以自拔。她屏息凝神,驀地看到泥潭中居然散著一列整齊的花葉,一直延伸到對麵的屋殿邊。攸寧轉頭看到地宮邊養蜂的那叢叢鮮花,想到林月的機智,不由微微一笑。

當下輕輕運氣,踮起腳尖落在那一列花葉上,一路直奔屋殿。到了屋殿門口,也不再客氣,“咚”的一聲,一腳踹開了屋門,大聲呼喝道:“老藥姑,快來迎接本郡主。”

一句話說完,不由怔住,屋內居然連一個人影也冇有。

攸寧往前走了幾步,推開邊門,見房內一片狼藉,杯盤桌椅倒了一地,似是有人在此打鬥過。

聽說那老妖婆武功甚是厲害,還擅使毒藥,攸寧不由暗自著急,大聲叫道:“林月,你在哪裡?“

找過兩間主屋,都不見人影,攸寧“啪”地又踹開一間房門,突地感覺背後有一陣陰風襲來,她連忙矮身躲過,一揚手,一把牛毛針向身後撒了出去。

身後傳來一聲嬌叱,那人退後幾步,脫口大罵:“你這小賤人,果然和賀蘭如玉一樣卑鄙。”

攸寧哼了一聲,笑道:“小賤人罵誰?”一揚手,魚腸劍朝她身上呼去。

那人側身閃過,一揮衣袖,一條尺素向攸寧身上捲去。攸寧揚起魚腸劍,尺素應聲而斷。那人吃了一驚,退後幾步,望著攸寧,恨恨道:“小賤人竟然有如此寶劍。”

攸寧站定身子,定睛看去,對麵是一箇中年美婦,螓首蛾眉,儀態萬方,原來毒手藥姑居然長得這麼好看,與她母上容貌不分伯仲。

攸寧的臉上露出甜美的招牌笑容,神采飛揚道:“老藥姑,你把我的朋友藏哪兒了?”

毒手藥姑嘿嘿冷笑道:“朋友?還是你的情人啊?看來賀蘭賤婦的女兒還是一樣喜歡俊俏的郎君。雖然我一向不殺姓林的男子,但也不會將姓林的男子讓與你賀蘭家。你今天要麼快滾,要麼就留下來給我的蜂花做花肥。”

攸寧嘻皮笑臉道:“可惜呀可惜,當年姓林的男子不愛你,今天這姓林的男子愛的還是我賀蘭攸寧,你難道從不照鏡子,不知道自己長得醜嗎?”

毒手藥姑大叫一聲,怒不可遏,雙手一揮,兩條尺素,再次朝她身上呼來。

攸寧等的就是這個,順著尺素,滴溜溜一個轉身,欺身到了她的身邊,舉起魚腸劍向她刺去。

不料,毒手藥姑身形奇快,竟自向後硬生生挪開一寸,左手揮出,一掌將攸寧震飛。

攸寧痛呼一聲,筆直地向屋內一根梁柱撞去。忽然間,一個人影斜刺裡躍出,一個縱身將攸寧抱在懷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