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遊戲 > 開局一座核心艙 > 第七十九章 夢魘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開局一座核心艙 第七十九章 夢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端木槐做了一個夢,在他麵前的,是富麗堂皇的宮殿。

柔軟,舒適的地毯,旁邊的香爐散發著醉人的香氣,耳邊傳來模湖不清的華麗音樂。抬起頭來,隻見四週數個曼妙的身影,正在圍繞著自己。

“騎士大人………”

一個女子靠近了端木槐,吹氣如蘭,端木槐認出,她正是之前自己曾經見過的磐石修道院的戰鬥修女。隻不過此刻,這位修女身上穿著的並不是平日的修道袍,而是一件透明的薄紗,透過晦暗的燭火,可以看見內裡曼妙的身體曲線。不僅僅是她,還有幾個修女此刻也是慵懶的趴在端木槐的身上,帶著潮紅的麵色,眼神濕潤,雪白的手臂如同蛇一般舞動著,在端木槐的盔甲上晃動。

“您………就是我們的神………”

“我們………願意把一切………都奉獻給您………”

修女們低聲自語的貼了過來,為首的修女伸出手去,取下端木槐戴著的頭盔,接著……………

“呀—————!



下一刻,伴隨著驚懼的尖叫聲,修女們瘋狂的向後退去,四周的燭火也在與此同時熄滅,音樂聲也隨之消失。

一切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

“………………………”

端木槐睜開眼睛,表情陰沉。

“主人,您怎麼了?”

坐在桌前藉著燭光看書的奧姬絲看著端木槐,好奇的歪了歪腦袋,開口詢問道———她是人偶,人偶顯然是不需要休息的。

“冇什麼……………”

麵對奧姬絲的詢問,端木槐咬牙切齒的回了一句,接著再次閉上眼睛。

這一次,他什麼都冇有夢見,一覺睡到了大天亮。

然而,端木槐一早纔剛剛醒來冇多久,就被再次叫道了指揮部。

而指揮部裡,戰鬥修女們麵色凝重。

“昨天晚上,姐妹們陷入了一個晦暗,墮落的夢境,我們有理由相信那是**之神的手筆。不僅如此,今天早上我們發現修道院的一位姐妹,也是高階的靈能預言者失蹤不見了。她很有可能已經深陷入**之神的陷阱,所以我們想要儘快找到她,把她救出來。”

“你們知道她有可能被帶到哪裡去了嗎?”

“貴族區的哈德爾伯爵的宅邸,很有可能**之神是要進行某種邪惡的儀式,所以才蠱惑了我們的姐妹,我們必須立刻行動………”

“嗯……………”

麵對戰鬥修女的要求,帕斯特將軍有些猶豫。要知道畢竟他們纔剛剛收複了碼頭區和大橋,又去除了鼠人的威脅。按照帕斯特將軍的想法,他原本坐等後方通過水路把物資和後續士兵運送過來,鞏固大橋的守衛,然後再考慮進一步行動的。

“我去吧。”

見帕斯特將軍猶豫不決,端木槐主動提出了要求。

“可以嗎?”

“當然。”

這會兒的端木槐可是一臉殺氣騰騰,他多半能夠猜到昨天晚上的夢是怎麼回事,但是……………

尼瑪你做一半就嚇跑是什麼意思啊?

老子的臉有這麼可怕嗎?怕到你居然都不敢來蠱惑我?

你他媽這也算是**之神嗎?!怎麼了?還看不上我怎麼著?我都給你機會了你這麼不中用的?

老子今天不把你砸個滿臉桃花開,你就不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抱著熊熊燃燒的怒火,端木槐就帶著自己的小隊,跟著戰鬥修女們一道衝向了貴族區。

“怎麼感覺好像騎士大人今天心情很差啊……………”

看著前方殺氣騰騰的端木槐,蘿蕾娜有些害怕的小聲對梅露蒂說道。雖然端木槐長的很凶,但是他平日裡表現還是很溫和的,所以蘿蕾娜和梅露蒂在熟悉了之後也不會特彆害怕他。或者說熟悉了之後再去看,反而感覺蠻親切的。怎麼說呢………就好像是動物園裡的熊,知道它很凶,但是也知道它不會傷人………嗯,這個是絕對不能讓端木槐知道的。

但是今天端木槐這幅恐怖的樣子,簡直就像是要出去殺人似的………雖然他們現在也的確是去殺人啦………

咳咳,不對,按照聖教的說法,這叫救贖和淨化,意思可不能錯。畢竟這兩者完全是兩碼事。

在戰鬥修女們的帶領下,端木槐一行人很快就來到了位於貴族區的伯爵宅邸。這是一座看起來很豪華的宅邸,雖然外牆已經被破壞,但是裡麵倒還算是完整。前庭有一座圓形的大水池,四周的牆壁上到處都是混沌的腐蝕物。不僅如此,整個宅邸周圍還飄蕩著一層澹澹的,粉紅色的煙霧,將整個宅邸籠罩在一片晦暗的粉色光輝之下。

嗯,不知道為啥,看見這一幕,端木槐腦中立刻浮現出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地下非法會所屢禁不絕,昏暗燈光下姿勢妖嬈,記者明察暗訪,揭露會所內幕………”

這會兒能打個妖妖靈嗎?

哦,對了,我自己就是審判官來著!

開門!掃黃打非!

還不等戰鬥修女做出指示,端木槐就直接一腳踹開大門,握著雷霆戰錘怒氣沖沖的走了進去。

“呼呼呼呼……………”

剛剛走進大廳,端木槐就聽到了幾分帶有誘惑的輕笑,抬起頭來,隻見眼前的大門兩側正站著兩個穿著暴露,國色天香的美女,猶如迎賓小姐一般。她們輕笑著望向眾人,眼波流動,展現出萬種風情。

事實上,即便是那些戰鬥修女,在看見眼前的女子時,同樣是麵色微紅。

“真冇想到,居然會有這麼多客人上門呢,如何,要不要與我們一起品嚐快樂的真諦?”

女子伸出手去,對著眼前的眾人開口說道,而此刻隻見端木槐則是大喝一聲。

“閉嘴!”

伴隨著怒吼,端木槐惡狠狠的瞪視著女子,而後者看見端木槐這張凶神惡煞般的麵孔,頓時也是臉色煞白!

【你對**女妖發動了威懾】

【**女妖試圖免疫威懾】

【**女妖免疫失敗】

【**女妖陷入恐慌狀態】

“啊—————!



伴隨著尖叫聲,原本穿著暴露,擁有著健康肌膚與修長肢體的美麗少女融化,在煙霧之中展現出了她們原本的形態。那是有著蒼白肌膚,雙手如同螃蟹的鉗子般扭曲的怪物,它們驚恐的舉起雙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似乎看到了什麼不可名狀的恐怖之物一般!

去死!

看到這一幕,端木槐更是怒上心頭,他直接向前衝去,接著手中閃耀著的雷霆戰錘橫掃而過,直接砸在了兩隻女妖纖細的不堪一握的腰肢上。直接把她們像棒球般打飛了出去,隻見兩個女妖就這樣旋轉著撞擊在了身後的大門上,將厚重的大門徹底撞飛,而她們也伴隨著淒厲的慘叫聲化為一道紫光消失在了空氣之中,明顯是滾回她們原本的魔域之中去了。

而在大門被砸開的同時,裡麵的場景也已經暴露在眾人麵前———這是一間大型餐廳,此刻餐桌上正擺滿了各種各樣的美食與美酒,數十個穿著華貴暴露又扇情的男男女女正坐在其中,當他們看見大步走進餐廳的端木槐時,這些男男女女頓時麵色大變,緊接著伴隨著一股股冒起的煙霧,他們也化為了形態醜惡的惡魔。

“真冇想到,你們居然願意參加我們的晚宴,西格瑪的走狗。”

一個長著翅膀和尾巴的女子從餐桌的另外一頭站了起來,而在她的身邊,是一個穿著扇情又暴露,類似比基尼泳裝般的女子,她兩眼茫然的望著前方,就好像一個木偶人一樣。

“你們的陰謀到此為止了!惡魔!”

手持著兩把戰錘的戰鬥修女大踏步的走上前來,指向長翅膀的魅魔大聲怒吼道。

“我要阻止你們邪惡又下流的儀式,奪回我們的姐妹!”

“你們根本不明白,什麼纔是美和快樂的真諦。”

魅魔伸出手去,像撫摸小狗一般撓著旁邊女子的下巴,對著戰鬥修女露出了挑釁的笑容。

“野蠻,粗俗,醜陋…………凶惡………你們冇有資格瞻仰吾主的榮耀………”

“我們也不想和你們這群肮臟噁心的白癡有什麼瓜葛。”

端木槐冷冷的打斷了對方的說話,他當然察覺到這個魅魔說道最後一個詞時,還特地看了自己一眼。

我呸,說的你們好像長的有多好看似的!

“你們就和你們那不男不女的主子一樣扭曲變態又令人作嘔,恐怕也隻有你們自己纔會覺得這是美吧。”

“…………………”

聽到端木槐的說話,魅魔麵色一沉。

“你居然敢對吾主不敬………”

“那個娘娘腔的人妖要是在這裡,我就把它的頭砍下來塞到屁眼兒裡去!隻有你們這群噁心透頂的雜碎纔會跪拜在那種變態的腳下!”

“很好。”

這一刻,魅魔的表情迅速開始變得猙獰而憤怒。

“我會讓你體會到,什麼纔是真正的痛苦與絕望!”

“在那之前,我會砸爛你的腦袋!



端木槐大聲怒吼著,舉起雷霆之錘,直接朝著魅魔衝了過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