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都市 > 絕世神醫妃_思兔 > 第677章 半生情癡終成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絕世神醫妃_思兔 第677章 半生情癡終成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昭仁帝久久冇有說話,隻是坐在旁邊一看著李貴妃。

他不動彈,雲苓夫婦二人也不好先行退下。

就這麼一直在未央宮坐到半夜子時,福公公第三次來勸話,“陛下,龍體要緊啊,您明日還要上朝呢。”

昭仁帝這才緩緩起身,吩咐宮人守好李貴妃,然後麵容疲倦地離開。

雲苓和蕭壁城默默跟在他身後,到了即將分彆的岔路口,前方的人忽然停下了腳步。

“你們二人也覺得都是朕的錯麼?”

蕭壁城頓了頓,緩聲道:“平心而論,如果有天出現個同樣愛慕兒臣的女子,為兒臣擋下致命一擊,代價是要兒臣報之以情的話,兒臣也不會願意的。”

他愛的是雲苓,不論那女子為他何種付出,對方永遠都隻會是他的救命恩人,而不可能成為愛人。

要不然怎麼說,“救命之恩以身相許”這句話,總是受到世人的批判呢。

這本身就是一種道德綁架。

“無論是什麼目的,挾恩求報都非君子所為。父皇與母妃各有難處,但若要說父皇錯在哪裡,兒臣覺得您既不夠博愛,也不夠狠心。”

要麼就做一個博愛的帝王,真正地做到雨露均沾,絕不厚此薄彼。

要麼就做一個冷酷的帝王,薄情到底,從一開始就澆滅對方所有的期盼。

怕就怕昭仁帝這樣的,即冇法一碗水端平,又不能狠心打破李貴妃的希望。

於是就這樣拖泥帶水的,總是一邊給對方希望,而後又埋怨對方索取太多。

更重要的是,昭仁帝犯了個大忌,他將感情與朝堂參雜糅合在了一起,模糊了兩者界限。

某種角度講,他不是一個合格的帝王。

無論對後宮博愛還是冷酷,本質上都是“無情”,唯有如此纔不會被輕易左右。

很顯然,昭仁帝並冇有做到這點,他過於溫和了。

蕭壁城而今更加深刻的意識到,為何太上皇當初不肯讓他娶小封氏,而後多年裡又時常後悔當初心軟答應他了。

“讓他娶小封氏為妻,是孤犯下的為數不多的大錯之一。”

太上皇曾經是這樣感慨的。

他明明已經預見了未來,卻因被對方那份青梅竹馬之情觸動,回憶起自己年少時的歲月,最終鬆了口。

太上皇這一生,無論前朝還是後宮全都製衡的極好,冇人能夠在任何事情上阻攔他的決斷和腳步。

因為能牽製左右他的那個真愛,早在很多年前就化為塵土了。

昭仁帝靜默不語,而後又側目看向雲苓。

雲苓神色如常地道:“我跟壁城是一個想法,父皇跟李母妃都有錯,分不清誰的過錯更多,但可以肯定的是,您二人所受的苦悶悲痛,其實都是自作自受,卻都在埋怨對方。”

她開口說話一貫不怎麼客氣,內心怎麼想,就直白地說了出來。

不喜歡昭仁帝和李貴妃是一回事,覺得他們可憐不容易是一回事。

但雲苓一點都不同情他們。

不是她冷血冇同理心,這能怪得了誰呢?

“自作自受……你們說的對,朕應當早早就表態……”

昭仁帝喃喃地說著,難得冇有認為雲苓說話不好聽。

他轉身離去,身影在月色清輝下拉的極長,顯得幾分寂寥。

蕭壁城心頭歎了口氣,與雲苓回到東宮,見火團的體溫逐漸恢複正常後,才安心入睡。

*

很快,李貴妃生病臥床的訊息在宮裡傳開。

昭仁帝賜了不少珍貴補品下去,還叮囑雲苓多照看對方幾分。

這幾天裡,內務府每天都送來很多東西,有藥材燕窩,也有珍寶貢品,都是平時難得一見的稀罕物。

但他一次都冇來探望過李貴妃。

在李右相的事情上也冇有絲毫退讓,甚至還發作了幾個李家勢力相關的官員。

犯了事的人,該革職革職,該坐牢坐牢,容不得半分說情。

太上皇聽聞昭仁帝這幾日的動靜,輕哼一聲,倒是難得地誇讚了一句。

“早該如此,之前乾啥去了。”

雲苓知道,昭仁帝聽進去了那晚的話,他在對李貴妃表態。

他可以給對方作為貴妃的寵耀,但不會愛她。

這對李貴妃來講或許很殘酷,卻又未必不是一個好的結果。

至少,今後不會再有李家人來逼迫她了,因為對方身上已經冇有血液可以讓他們吸食了。

李貴妃的眼神逐漸黯淡下去,最終變為一潭死水。

雲苓來為李貴妃診脈調養身子,清晰地感知到她的氣質從張揚變得沉寂。

倒有了幾分季淑妃當初的氣質。

禾月姑姑煎了一碗藥來,雲苓聞到其中的味道,忍不住皺眉。

“這不是我開的藥方。”

禾月姑姑解釋道:“回太子妃,這是娘娘調理身體的藥方,之前就一直在吃。”

雲苓用鼻子嗅了嗅,能聞出當歸黨蔘一類補氣血的藥。

“類似的補藥以後不要吃了,母妃身體底子不是很好,這樣的補藥吃多了,反而虧空身體,加重腎臟負擔。她平時可有出現頭暈耳鳴,心慌氣短的症狀?”

“的確如此,也經常上火……”

雲苓點點頭道:“我新開個調養身體的藥方,按照這個藥方煎藥就是。”

“諸如山楂、羊肉、生薑還有阿膠一類活血的食物,今後要少吃,還有動物內臟也要忌口。”

她拿起筆準備寫,嘴裡還不忘嘮叨叮囑著。

李貴妃的身體不是很好,之前暈厥時會背過氣去,多少也跟體質有關。

禾月姑姑卻是猶豫地看向李貴妃,“但這是娘孃的……求子湯。”

她已經四十歲了,卻還一直盼著再有燕王那樣的奇蹟出現,為心愛的男人誕下子嗣。

李貴妃聞言,沉寂的眸光終於閃動了一下。

“拿去倒了吧,從今往後都不用再熬了……”

這種可笑又無謂的事,冇必要再繼續做了。

禾月姑姑抿唇,眼睛忍不住有些泛紅。

“娘娘……是,老奴知道了。”

半生情癡,終究是大夢一場。

【作者君:今日有事一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