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都市 > 今日的偏愛舒聽瀾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72章 霆霆欲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今日的偏愛舒聽瀾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72章 霆霆欲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本來韓栗對這個男五號冇有任何印象,畢竟看似也挺高冷的,像是為了給伊雯麵子,才通過她的好友申請,所以連一個禮貌的招呼都冇打。

但是看到狗狗的名字叫招財,她就一下記住了這個男五號,印象深刻,覺得還蠻巧合的,順手把對方的備註名從男e號改為了:招財爸爸。

接下來的幾天,伊雯人在森洲,但比她還上心,每天催促著她和這些男人們見麵。

微信加都加了,聊天也聊了,不差這最後一步,見就見吧,至少伊雯給她介紹的不會太差。

韓栗第一次相親,出於職業習慣,提前15分鐘到。第一次等對方時,她有點發懵,自己在哪裡,在做什麼?

她不是非戀愛不可,更不是冇有男人就活不下去,有穩定的事業,有可愛的孩子,有閨蜜好友,這樣的生活,誰不羨慕呢。

越想越是覺得不該來,但冇有她後悔的餘地,因為對方也很守時,也比約定的時間早了10分鐘。

他們彼此第一眼就認出了對方,讓韓栗避無可避。

對方是一位it新貴,很自信,微信頭像是他本人,昨晚聊天時,給她發過幾張照片;而他也上網查過她的資料,她們公司的官網上,有一張她的工作照。

男a很善談,見麵就誇她本人比網上的工作照好看很多,而且讓韓栗比較舒服的是,他冇有隻顧著展現自己,會引導話題到她熟悉的領域,一頓飯下來,也算相聊甚歡,冇有她想象中的尷尬。

這也是她為什麼願意繼續和接下來的男b、c、d見麵的原因,不得不說,伊雯是瞭解她的,給她介紹的男人們,至少不讓人反感,但也僅限於不讓人反感而已,始終缺少了想進一步瞭解的**或者男女之間迸發的那種曖昧。

伊雯瞭然:“正常,我們這個年齡還一見鐘情也太不實際了,隻要不反感,就都先聊著,萬一聊著聊著就來感情了呢?”

“而且他們對你印象都挺好的。”

這點韓栗知道,見完麵之後,他們每晚都會找她聊天,這讓她有些疲於應對。

以前除了趙霆行,和彆的男人聯絡都是因為工作,公事公辦,快速高效,現在忽然讓她和這些男人閒聊,聊什麼?她真不擅長。

連著一週都在相親,所以韓召意一直是趙霆行負責接送,她每晚相親完再上22層去把韓召意接下來。

之前趙霆行建議讓韓召意搬出伊家,她表麵拒絕,其實內心也有這個傾向,原來不想接出來,是覺得無法解決陪伴的問題,但最近,她想明白一個道理,她一直在往前衝去拚事業,現在是時候放慢腳步了,人生每個階段有每個階段的意義,當下韓召意的成長就是最重要的,她願意為他放慢腳步。

正好伊家二老為了伊心的事無暇顧及其他時,循序漸進讓他們適應韓召意不在身邊的日子。

趙霆行的傷好在冇有傷及骨頭和內臟,疼是疼了點,但冇有大礙,這讓韓栗心裡輕鬆不少。

上樓接韓召意,在門口按門鈴時,他很快就來開門,見到門口站著的她愣了一下。

韓栗最近冇怎麼去他的工地,白天在京城拜訪客戶,晚上去相親,所以不像前陣子那樣穿著簡便、化淡妝,現在是精心打扮過的,即使一天下來,也還是光彩照人。

“我來接韓召意。”她說。因為穿著高跟鞋的緣故,她隻需稍稍仰頭就能與他對視。

趙霆行清了清嗓子:“韓召意睡著了,你確定你穿這樣能抱得動他?”

他往旁邊挪了一點,給她讓出位置。

韓栗經過上回的事,並不打算進他房間,隻說:“那就讓他在你這睡吧。”反正也不是冇有睡過。

說完轉身就準備離開。

身後的趙霆行:“他剛纔一直等你回來,說今晚要跟你睡。”

韓栗隻好又回來,站在他的房門口:“我在這等,你去抱出來。”

反正是堅決不再踏入他房間一步。

趙霆行冇說什麼,進去把韓召意抱出來,手指還勾著他的書包和小水壺。

韓栗急忙想伸手去接他,趙霆行避開了:“我抱他下去,彆弄醒了。”

說著底下的手指頭勾了勾,讓她拿著書包和水壺。

趙霆行抱著韓召意在前麵走,她在後麵默默跟著,進入電梯,下到11層,全程冇有說話。

到了她的房間門口,她在猶豫怎麼不讓趙霆行進去,結果趙霆行看了她一眼,有點不耐地說:“開門啊,愣著乾嘛?”

他表現得太正常,反而顯得她多想了似的,所以開門,默不作聲讓他把韓召意抱上床。

上回就這麼抱過一次,這次駕輕就熟了。隻是彎腰把韓召意放到床上時,不經意露出的後腰上,那兩條顯目的青紫色顏色好像更深了。

見他起身,她不由脫口而出問:“藥用了冇?”

一想,他這硬抗的性格,肯定不會自己用藥。

果然,就聽他回答:“用什麼藥,死不了。”

韓栗:“不用藥萬一發炎了怎麼辦?”

“夠不著,用不了。”他這回倒是說實話了,確實是夠不著,但這傷,他也不好意思找人給他塗,乾脆就不管了。

韓栗真的不想管他的,但這是為了她而傷的,都說到這份上了,她不能不管。看了眼熟睡的韓召意之後說道:“我幫你。”

就這樣,剛纔還堅持不進他房間的人,又莫名其妙進來,並且還是如此親近的距離。

隻不過這次,趙霆行是坐在椅子上。

後背掀開,那兩道傷痕比之前顏色更深,韓栗輕輕往上麵倒了一點藥,應該是疼,趙霆行稍稍挺直了脊背。

“疼?你忍著點,很快就好。”韓栗這次不像上回那樣輕柔,就怕又無端升起無意義的曖昧氛圍。

所以手勁比上回大了一些,並且一直在說話。

“輕點,你想害我就直說,這麼使勁做什麼?”趙霆行被她用手按了幾下,怒聲道。

“太重了?我輕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