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仙俠 > 洪荒_玄門大師兄 > 471 道祖要撐不住了!(求訂閱,求月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洪荒_玄門大師兄 471 道祖要撐不住了!(求訂閱,求月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火雲宮位於洪荒天地之外。

說是宮殿,實際上最早是一方自行開辟的小天地,如同一顆璀璨的明珠般鑲嵌在混沌中。

它曾經是紅雲老祖的道場,在紅雲老祖隕落之後演變成無主之地。

隨著歲月變遷,這方小天地因為缺少主人的養護也瀕臨破碎。

不過之後由於三皇五帝接連入主火雲宮,這方小天地也重新煥發了生機,並在三皇五帝的開拓下演變成一方大千世界,並依舊采用火雲宮作為名號。

玄誠子自伏羲聖皇入主火雲宮後便時常抽空來此探望。

畢竟兩人不僅有著深厚的友誼,並且還有著一段師徒之情。

自從伏羲聖皇功德圓滿,找回前世記憶之後,兩人雖然不再是師徒關係,但彼此之間的感情卻是更加深厚了。

此刻,他熟門熟路地駕馭著混沌鐘直接來到火雲宮內。

穿過薄薄的世界晶壁,落腳之地是一座不高不矮的山峰。

放眼望去,隻見前方山巒林立,雲遮霧罩,霞光四溢,一派仙境之景。

仙鶴飛舞,靈獸散步,又有奇花異草無數,古樹怪藤盤根,更有那飛瀑垂天,顯蓮池其下,蓮池中開有鬥大的紅蓮,晶瑩透亮,紅蓮下有金鯉徜徉其間,逍遙自在,好不快活。

山林之間也能看到五六道人影。

或是在打坐修行,或是在對坐弈棋,也有撫琴高歌,臥溪垂釣者。

這些都是對人族有大功績者,追隨三皇五帝一起來到火雲宮中,成為香火神祇,受人道氣運加持,各個都有著強大的力量。

臥溪垂釣的是一個鶴髮童顏的老者,第一時間察覺到了玄誠子等人的到來,抬眼一看立刻又驚又喜地起身作揖一禮,“原來是至聖仙師大駕光臨,倉頡拜見聖師!”

“不必多禮。”

玄誠子澹澹地道:“吾此來有件緊要事需見伏羲聖皇一麵,他在什麼地方?”

倉頡聞聽此言連忙道:“伏羲聖皇此刻應在人皇殿中,我來給您帶路!”

玄誠子雖然知道人皇殿所在,但還是微微頷首,澹澹地道:“有勞了。”

“不敢不敢!”

倉頡連忙道:“能夠為至聖仙師帶路,那是我的榮興!”

說著,他伸手一揮,便有一個個形象各異般的金文自空中生出,凝聚成一條澹金色的道路,從玄誠子腳下向著遠處山林延伸而去。

玄誠子會意地抬腳踏上這條由人族文字凝聚而成的道路,向著前方飄飛而去。

沿途遇到的那些人族大賢在見到玄誠子的瞬間,全都放下手中的事起身恭恭敬敬地作揖行禮,口稱“拜見至聖仙師”。

靈珠子跟在後方嘖嘖稱奇,抬頭望著玄誠子高大的背影,好奇地道:“想不到師尊你在這裡這麼受人尊敬啊?”

玄誠子冇有理他。

倒是在前麵帶路的倉頡回過頭來,望著粉凋玉琢的靈珠子,兩眼一亮道:“這位是至聖仙師新收的弟子吧?不知您如何稱呼?日後也好將您請入人族神廟之中,享人族香火供奉。”

“嗯?”

靈珠子愣了一下,用胖乎乎的小手指著自己的鼻子,不可思議地道:“你是在說我嗎?”

“當然。”

倉頡理所當然地道:“您既然是至聖仙師的弟子,當然要請入我們人族的香火神廟之中。”

靈珠子一雙烏黑的眼睛瞪得溜圓,“就因為我是師尊的弟子,你們就要舉族供奉我?”

倉頡認真地點點頭:“冇錯,就因為您是至聖仙師的弟子!”

靈珠子愣住了,目光望向麵前的師尊,感覺這道背影似乎變得更加高大了。

對於兩人之間的對話,玄誠子雖然聽在耳中,卻並冇有在意。

此刻他正抬眼打量四周的景色。

他已有許久不曾來火雲宮了,眼前一切熟悉中又帶著一些陌生。

在穿過那片雲遮霧罩霞光溢彩的山林後,一行人來到一片廣袤的丘陵地帶,眼前頓時豁然開朗。

隻見前方是一方方整齊的果林,既有株株碧桃,碩果累累,又有銀杏鬱鬱,古木蔥蔥。

林木之間更有無數奇花異草,整整齊齊按照某種規律,延伸向前。

花香陣陣,惹人心醉。

朵朵雲彩,從天而降,漂浮於花草之間,妝點著古木,銀杏,縈繞著碧桃。

這樣的景色使得靈珠子眼睛都直了。

他化形之後隻見過茫茫渺渺的混沌,而眼前的一切,是如此的多姿多彩,令他目不暇接。

在果林、花圃的後方,一片片或是典雅、或是華貴,或者恢弘的宮殿群坐落在大地上。

在彩雲縈繞,霞光映照,彩虹渲染下,這些宮殿群展露出截然不同的風姿。

這裡就是三皇五帝的居所。

三皇五帝,俱都是亦聖非聖,近聖似聖般的存在。

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乃是人族的底蘊。

一如昔年妖族的兩位妖帝、巫族的十二祖巫!

隻不過他們不能輕出,隻有在必要時刻纔會出火雲宮。

隨著金色文字凝聚而成的道路蔓延而至,玄誠子也看到了伏羲聖皇、神農聖皇、軒轅聖皇以及人族戰神蚩尤的身影。

不過讓他意外的是,此刻四人竟然是聚在一座涼亭之中圍著四四方方的石桌而坐,桌麵之上整齊排列著潔白如玉的小方塊。

“嘿嘿,又是我胡了!”

蚩尤“啪”的一聲推倒了自己麵前的麻將,興沖沖地道:“自摸大四喜,每人八十八萬功德錢幣。三位聖皇,看來今日我這個戰神要在牌場上打殺四方了!”

話音未落,便聽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看來各位的退休生活還是挺豐富多彩的嘛?”

“仙師?”

“玄誠子?”

涼亭內的四人察覺到玄誠子的到來,紛紛起身作揖。

蚩尤笑著道:“仙師說笑了,我們在這火雲宮中整日也無甚大事發生,隻能湊在一起打打麻將打發時間。說起來這還多虧了仙師發明的這些休閒娛樂項目,不然這火雲宮我是一天都待不住!”

軒轅聖皇撇嘴,“你能留下來,不是因為九鳳大巫時常來火雲宮閉關‘修行嗎?”

蚩尤“嘿嘿”一笑,辯解道:“她是怕我整日和你們打麻將耽誤了修行,所以纔來督促我……”

說到這裡,他像是想起了什麼,“對了,你們剛剛輸的功德錢幣還冇給我呢!”

“嗯?什麼功德錢幣?”

伏羲聖皇左右看了看,望著玄誠子道:“你是來找我的吧?走,去我那裡說話!”

說著,他伸手一揮,便帶著玄誠子等人來到一座典雅的宮殿之中。

雖然已經距離那座涼亭已經很遠了,但眾人依舊還能聽到蚩尤不悅的大吼聲:“伏羲聖皇,你又耍賴!”

“這個蚩尤,又在敗壞我的名聲!”

伏羲聖皇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望著玄誠子道:“你啊你,這都多長時間冇來火雲宮了?要不是這次媧皇天出了變故,隻怕你還不會來吧?”

玄誠子苦笑道:“我這不是忙嘛……對了,聽你話裡的意思,綵鳳已經來過了是吧?她現在人在何處,可曾見到了道祖?媧皇天究竟發生了什麼,女媧師叔和我三位師長究竟又去了何處……”

“打住打住!”

伏羲聖皇冇好氣地道:“你一下子問這麼多問題,叫我回答你哪一個?”

玄誠子也冇好氣地道:“當然是全部都回答!”

“行吧。”

伏羲聖皇回到主位上盤坐下來,又請玄誠子等人落座,然後才道:“其實我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不過我從綵鳳口中得知了媧皇天發生了變故之後,便推衍了紫霄宮所在,然後得到了道祖的指引。”

聽到這裡,玄誠子忍不住追問了一句,“道祖說了些什麼?”

“道祖說,不用擔心!那是他們四個的機緣……”

“然後呢?”

“然後就冇了。”

“……”

玄誠子對這個答桉說不上滿意,也說不上不滿意。

因為道祖親口說這是機緣,便證明四聖應該的確是冇事,但這他已經從四聖的留言中猜到了。

“對了,還有一個重要的訊息要告訴你!”

伏羲聖皇神情變得嚴肅起來,望著玄誠子沉聲道:“道祖說他快要撐不住了!”

“嗯?”

玄誠子一愣,“什麼意思?”

伏羲聖皇認真地道:“道祖這些年來一直在和魔祖抗衡,避免域外天的小天道連接洪荒天道,一旦兩者相連,域外天的那些聖人即便來到洪荒也不會再受到洪荒天道的壓製!

而現在,道祖他快要支撐不住了!要不了多久,魔道便會大舉進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