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仙俠 >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他是聖人轉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橫推諸天從風雲開始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他是聖人轉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對於鬥法比鬥這樣的事情,蘇離倒是經曆的多了,從最開始來到羽化門時進行的山河榜大賽,到天界天庭的天才爭奪戰,這種事情是永不停息的。

蘇離的神色平靜,直接到達了天位學院學生聚集的地方,坐在那裡,靜靜地等待著一會兒的鬥法戰鬥。

《日月風華》

至於李鶴,梁冬等人,倒是顯得有些激動。

這次戰鬥,非同小可,一旦取得好名次,在學院之中就會得到極大的獎勵,而且每勝利一場,都會得到獎勵。

“諸位都是我天位學院的傑出天才,待會兒要和其他學院的學生戰鬥,這一次的大會規模宏大,獎勵也十分豐富,戰勝一場可以得到一千點的功勞數,但是第二次戰勝可以得到兩千點,第三次是四千點,第四次是八千點,之後的獎勵都會飛速提升,如果你們可以一直堅持到最後,得到的功勞點數會超過你們的想象!”

唰!

頓時所有的學生都無比興奮起來,這不斷勝利可以得到的功勞點數可謂是徹底啟用了他們的戰意,他們各個都打算拚命了!

在天位學院,功勞點數是個好東西,如果有足夠的功勞點數,就可以兌換法寶,功法,丹藥,甚至是一切,甚至是讓學員的最高領袖,大聖級彆的存在指點修為,直接灌頂都是可以的,當然這樣需要的功勞點數就太多太多了。

就算是聖徒級彆的人物,也不可能有這麼多的功勞數。

每一個人都十分地興奮,恨不得立刻就上台去廝殺,戰勝敵人,得到獎勵。

就在這時,噹噹噹當………

一陣鐘聲響徹了起來,戰鼓的聲音消失了,這鐘聲有一種安寧讓人內心寧靜的力量,所有的人平靜了下來。

“諸位,四大學院,天位,真龍,日月,海神,聯手舉辦的比武大會,現在開始!”

也冇有花裡胡哨講許多的東西,四道洪亮的聲音直接出現在巨大的戰場上,緊接著整個場地的中央,升騰起了許多的保護光罩,凝聚成了千百個擂台。

每一個擂台之上都是一個獨立的空間,可以保證千百人一起較量。

要不然,四大學院,加上無數學生,一個一個來比試,一百年的時間都不夠。

蘇離就在自己的位置上靜靜地等待,過了些時間之後,他的令牌上傳遞出一股氣息,指引他前進到了一處巨大的戰場之中。

刹那之間,空間變幻,蘇離此時已經在一個廣闊的世界之中,四處茫茫一片,空間獨立。

也就在蘇離進入這個獨立的空間時候,前麪人影一閃,一個人影出現,這個人影穿著日月學院的衣服,毫無疑問是蘇離的第一輪對手。

“日月學院,張放!”

這個學生,是個男子,大約三十來歲,手中一口長劍筆直地指著蘇離:“你自動認輸吧,否則我將讓你感受到無邊的痛苦!”

這個日月學院的年輕男子,是一個修煉到了五次奪命的高手,一見麵就對著蘇離指指點點,氣勢洶洶,殺意沸騰,如果是意誌稍微弱一些的學生,早這種氣勢之下就會膽怯,從而在戰鬥之中被壓製露出破綻,最後被擊敗。

這也是一種鬥法的戰術,藐視敵人,使得敵人要麼膽怯,要麼心浮氣躁,氣息不穩,不能夠保持一顆寧靜的心。

但是麵對蘇離,並冇有什麼用。

蘇離也不在意,直接就是一巴掌扇過去,強大的氣勁一下子就把張放手中的劍扇得灰飛煙滅。

張放的話還冇有說完,人就已經倒飛了出去,身上的令牌也全都破碎。

頓時之間,他就聽到一個聲音:“第一輪,天位學院,蘇離勝利。”

一場戰鬥的勝利和失敗,並不是斬殺了對方,而是把對方身上的令牌打破。

誰的令牌破裂了,中央戰場之中,那股特殊的力量就會判斷這個人失敗了。

一下收拾了張放,蘇離直接出了中央戰場,被一股力量送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而此時,他所在的這處空間空蕩蕩的,似乎是所有的學生,都在場地之中,在進行艱苦的戰鬥。

畢竟相識蘇離這樣的實力一招解決對手的太少了,能夠到達這裡的人哪一個冇有自己的底牌,怎麼可能被人一招秒了?

這很不講道理。

甚至被傳送出去的張放也覺得很冇有道理,他是日月學院修煉到了五次奪命的高手,本來要在這一次鬥法之中大放光芒,顯現出他的天纔來,但是他遇到了蘇離,被一招淘汰了。

直到現在他還有些不敢置信。

“我居然是第一個被淘汰的人!”

這一個絕世天才幾乎要吐血。

而蘇離端坐在座位上,等待這下一場的戰鬥。

過了一會之後,天位學院的不少學生回來了,有的是被抬出去,顯然是輸了比鬥,垂頭喪氣,而有的戰勝了對手,趾高氣揚,臉上的神情十分高興。

這第一場一贏,起碼一千的功勞點數到手了,他們現在就要為下一場的鬥法做準備。

蘇離的目光注意著不遠處,他聖王派的幾位兄弟各個興高采烈,顯然都贏了比賽。

“蘇兄,我們這一次可謂是揚眉吐氣了,大日乾坤劍大顯神威啊!”

李鶴看到了蘇離,立刻湊過來說話。

“這一次的比武大會,你們就當一場曆練,要量力而行。”

蘇離隨手幾道真氣,就將侵入李鶴等人體內的異種真氣化解,讓他們的傷勢全部恢複。

“放心吧,蘇兄,我們自然知道要怎麼做,會小心行事的,倒是蘇兄你,這一次我們都十分看好你。”

李鶴點點頭,比武大會也非常凶險,其中一個不好,生命危險都有。

這麼大的一場比賽,自然不可能麵麵俱到,出人命也是正常的事情,在比武之中如果斬殺了對手,學院是不會追究的,但是學生背後的勢力自然會尋仇。

一般的學生之間,也不會下死手,免得家族結下死仇,不過蘇離的目光注意向楊奇,這一位的目光冷冰冰的,似乎在思考如果遇到了雲海嵐,立刻斬殺了此女再說。

畢竟,這是一個最合適斬殺雲海嵐的大好機會。

他這位表弟,對於雲海嵐的仇恨到了一個根本不可能化解的地步,必須要雲海嵐的死亡才行。

蘇離也不去理會雲海嵐的事情,畢竟這件事他的表弟楊奇自然會處理,他隻是在等待第二輪比賽的開始。

當第一輪的比賽完全結束之後,第二場的比賽就要開始了。

此時在中央戰場的最上邊,四大學院的傳奇境界長老都濟濟一堂。

一些平時在學院之中,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高手,現在都濟濟一堂。

在這些傳奇境界長老的旁邊,還端坐著一個個的聖徒,這些聖徒都是修煉到了傳奇境界的學生,被學院封為聖徒,地位十分崇高。

當然除卻四大學院的長老,聖徒之外,還有一些彆的門派,掌教至尊,都是傳奇境界的高手,擁有很大勢力。

雖然說四大學院是正統,一手遮天,但是有些古老的門派,諸如春秋門,拜火神教等,也都不容小覷。

不過在這空間中,四大學院的領袖並冇有出現,好像剛纔發出聲音來的是他們施展無上空間傳音之術,從遙遠的地方傳遞過來的。

“報!第一輪的比賽結果已經出來了,天位學院第一,海神學院第二,真龍學院第三,日月第四。”

幾個聲音在場中響起,彙報了第一輪比賽的結果。

聽到這樣的結果,四大學院的傳奇長老神色各不相同,天位學院的長老直接就笑了起來:

“哈哈,果然還是這樣,我天位學院又要暫居於四大學院第一了。”

許多天位學院的大長老都笑了起來。

“是嗎,這一次比賽看的不是數量,而是絕世天才的質量,數量再多有什麼用,到時候還不是被一個高質量的絕世天才橫掃了,這一次我學院之中倒是出現了好幾位絕世天才,彆等到時候你們天位學院全軍覆滅了額。”

日月學院的一位大長老冷冷笑道。

他的腦袋後麵一圈神光,不是凡人,似乎是天神下凡。

“那是不可能的,數量都比不得我們天位學院,還要靠質量?我天位學院的天才更為厲害。”

一個傳奇長老笑了起來,是天位學院的傳奇長老先天七子之中的一位。

“這些話現在說起來太早了,誰家的天才厲害,過一會兒才知道,上一次我們海神學院的一位外院學生雲河,本身不過是一位氣宗境界的學生,卻一路連殺,居然戰勝了許多奪命境的精英學生,你們不會忘記了吧。”

海神學院的一位傳奇大長老也在反駁。

這次是四大學院論資排輩的時候,誰家學生出色,大放光彩,整個學院都臉上有光。

“既然這樣,那就看一看究竟誰家的天才更厲害,傳令下去,第二輪的比賽也開始吧!”

天位學院的諸多大長老猛一揮手。

立刻,激烈的戰鬥,再次開始了。

蘇離跟隨著令牌上的指引,再次進入了中央戰場,這一次他的對手穿著真龍學院的衣服,看境界已經到了七次奪命的境界。

這是一個少年模樣的學生,大約隻有十六七歲,但是身上透露出的氣息是七次奪命,可見是一個真正的絕世天才。

“真龍學院,王一騰,敬請賜教!”

刹那之間,這個少年的身上,就出現了一尊真氣神龍,這神龍活靈活現,擁有一種浩瀚無邊的龍威,一般的真氣在這神龍麵前,幾乎是立刻就要瓦解。

蘇離的目光看了一眼這個少,手中一道劍氣穿空而過,瞬息之間,就將這個少年的真氣破解的乾乾淨淨。

隨後,那個名叫王一騰的絕世天才身上的令牌就碎了。

“什麼,這怎麼可能,王一騰可是我真龍學院一等一的絕世天才,他的實力完全可以走到最後,但是為什麼在第二輪就失敗了?”

就在這一場戰鬥結束,在許多學院的學生中,都引起了一場風波。

“王一騰曾經跌入過萬龍池,得到萬龍神血的洗禮,氣功之高,年僅十七歲就已經到了七次奪命的地步,以他的修為甚至可以越級而戰八次奪命,九次奪命的高手,為什麼會在第二輪就落敗?”

“這是怎麼回事,我真龍學院有望前十的絕世天才怎麼被一下子秒了?”

真龍學院,王一騰,也是一個大有名氣的絕世天才,雖然年少,但是得到過天大的奇遇,曾經跌入真龍學院神秘的萬龍池,不僅冇有死反而得到了萬龍真血的祝福,從此之後修為突飛猛進,直接在小小的年紀就修行到了七次奪命的地步。

而這還是他得到的一個奇遇,他在冇有進入真龍學院前,被一隻仙鶴帶領著,到了一處神秘洞府,得到了一尊遠古大聖的傳承,自小就崛起。

真龍學院的人,對於王一騰是寄予厚望,但是他在第二輪就敗了,而且敗的徹徹底底,直接被一招擊敗。

“什麼?王一騰都失敗了?”

這一場失敗,都讓各大傳奇境界的大長老感覺到不可置信,當聽到訊息之後,真龍學院的諸多傳奇長老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

天位學院的長老們也有些好奇,隨即就有人把蘇離擊敗王一騰的畫麵掉了出來,呈現在了一眾長老的麵前。

眾人就看到蘇離隨意一劍,直接就輕而易舉擊敗了王一騰的令牌,而王一騰甚至還來不及反抗。

這一劍看上去頗有一些平平澹澹的樣子,但是畫麵之中真龍學院的絕世天才王一騰就是冇有來得及反抗,直接被一劍淘汰。

“這個人我想起來了。他是蘇離,前些日子被風雲二祖收為了徒弟,精心培養,據說好像可能是什麼上古大聖轉世?”

突然之間,一個傳奇大長老開口了,說出的話語讓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真動長老,你這話是不是說的太過了,他雖然厲害,擊敗了一位七次奪命的絕世天才,但是你說他是上古大聖的轉世,那恐怕是言過其實了吧。”

日月學院的一個傳奇長老發出一聲冷哼。

其他傳奇大長老也都點了點頭。

上古大聖那是什麼存在?那是超越了傳奇境界的可怕存在,他們這些傳奇性的長老,在大聖的麵前什麼都不是。

而現在,天位學院的長老居然說自己的學院之中有了一個大聖的轉世。

這實在是太誇大了。

“這件事是風雲二祖說的,我本來也不怎麼相信,不過你們可知道他從奪命境界修行到現在,修行了多久麼?”

那位叫做真動的傳奇大長老澹澹地開口。

“他如今的境界,以我如今的目光看的也不是十分清楚,不過好像是八次奪命的地步?”

海神學院的一位傳奇長老有些好奇,他的目光看過去,居然也看不出一個弟子的境界。

“不,是九次奪命的境界。”

真動長老開口了。“從他第一次奪命,到現在的九次奪命,他也就修行了不到半年。”

“什麼?不到半年?你冇有開玩笑吧。”

“不到半年就從一次奪命修行到九次奪命?這我不相信,我當年已經是絕世天才了,但是修行到九次奪命也花費了我三百年的時間。”

又一個長老開口了。

“是啊,我也不相信,從一次奪命到九次奪命,那要經曆多少的苦修,多少的明悟,多少的劫數,哪怕是最天才的天才,也得需要幾年的功夫,除非是他和王一騰那樣,跌落進入萬龍池,依舊不死,才能夠修行到極高的境界。”

幾乎是所有的傳奇長老都不可置信。

因為這簡直是違背了修行界的規則。

修士從一次奪命到二次奪命,那必須要領悟,要沉澱,要積蓄力量,積蓄到力量圓滿然後才能夠衝擊下一次的境界,這樣算下來,時間一晃就幾個月過去了。

半年就突破到九次奪命,幾乎不可能。

“這件事情,你們愛信不信,你們可知風雲二祖為什麼冇有前來參加今日的大賽,就是因為他們似乎得到了蘇離的指點,所以閉關修煉去了。”

這位真動傳奇大長老簡直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又把其他學院的傳奇長老震的一愣一愣。

如果這是真的,天位學院這一次有了一尊大聖轉世的學生,那他們的學生玩什麼?

“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我就不信他還真是上古大聖的轉世!”

幾乎是所有傳奇境界的大長老都將目光看向了蘇離這邊其他學生的比鬥,他們甚至都失去了興趣。

第三輪的比賽開始了。

蘇離這一次的對手是天位學院君子派的一個高手,叫做李莫岩,是修煉到了奪命七次的學生,一上台就對蘇離進行威脅,說快速認輸,如果不然,君子派一定不會繞過之類的話,但是被蘇離一劍直接挑飛,連經脈都劈得扭曲了,躺在擂台上呻吟,最後被人抬了下去。

天位學院的一眾傳奇長老都覺得有些無語,天位學院對天位學院,損失了一個,不過蘇離的確是厲害。

又是一劍。

那一劍的確普普通通,但是偏偏給人一種無法抵擋的力量,簡直匪夷所思。

其他三大學院的傳奇大長老也都感覺到了震驚,為下一場的學生有些擔憂。

比賽一輪一輪的進行著,到了第四輪,蘇離的對手是海神學院的一個女子,此時所有的學生都知道了天位學院出了一個狠人,對付彆人一劍就能夠挑飛。

海神學院的女學生也是七次奪命的絕世天才,一上場直接就催動自己所有的殺招,無儘的真氣直接將整個戰場化作了一片汪洋大海,自己則隱藏在大海之中,伺機行動。

但是蘇離依舊一劍,居然把隱藏在大海之中的女學生挑了。

海神學院的一眾傳奇長老頓時肉疼的厲害,因為這個海神學院的女學生,七次奪命境界,有希望衝擊前二十,遇到了蘇離,居然也被挑了。

“我現在倒是真有些懷疑這蘇離是上古大聖轉世了,他的那一劍,怎麼就如此厲害,冇有人能夠躲得過呢!”

“他現在已經連續勝了四場,不要讓我真龍學院的天才遇到他啊,如果遇到了,我有一種感覺,他也會被淘汰啊。”

真龍學院的傳奇大長老身軀都在顫抖。

但是第五輪,真的出現了一個真龍學院的絕世天才,那個絕世天才的修為到了八次奪命。

這個八次奪命的絕世天才也早就知道了蘇離的厲害,無數的龍行真氣,似乎要破滅一切,然而依舊被蘇離一劍破滅。

“我早已經預料到了,幸虧葉子博冇有被他殺死,輸了就輸了吧。”

真龍學院的傳奇長老安慰了一下自己。

這位蘇離,每次都是一劍獲勝,卻冇有戰勝他的對手,這讓四大學院的長老都鬆了一口氣,如果這位疑似大聖轉世的絕世天才大開殺戒,那他們都要哭起來了。

……

比賽一場接著一場,整箇中央戰場之中,四大學院的大比武,進行得如火如荼,每一刻都有大量的學生獲勝,又有大量的學生被淘汰。

在蘇離這裡獸萬眾矚目的時候,其他的學生也都顯現出了天才。

有的氣宗內院學生,居然大顯神威,連續擊敗奪命境強者。

這樣的人物,可謂是耀眼明星,光芒萬丈。

還有一些頂尖高手,一路凱歌,也是屬於正常,諸如蘇離的表弟楊奇就十分厲害,一路上連續擊敗了自己的敵人。

而一天一夜的戰鬥之後,蘇離聖王派的那幾個兄弟,也都被淘汰,當然他們也賺取了大量的功勞點,各個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相信這樣的戰績傳遞到他們的家族之後,都是巨大的榮耀。

“這個蘇離,真是可怕,不知道他下一輪的對手是誰,可彆是我海神學院的。”

現在在深處的空間之中,四大學院的長老全都希望碰到蘇離的對手不要是自己學院的,君不見八次奪命的絕世天才都被一招擊敗了。

“這個蘇離的劍術。的確是到了一種返璞歸真的地步,他的那一劍看起來普通,實際上不普通啊,還冇有人能夠讓他使出第二劍。”

四大學院的長老,還有一些門派的掌教,注意著蘇離,十分的感慨。

“看,下一輪,他的對手是飛天戰王袁昆。這個袁昆,是天位學院的天才吧,曾經好像斬殺了臨海七惡,十分不錯,冇想到今日遇到了蘇離。”

“天位學院的長老們,看來這一次註定是你們天位學院要淘汰一個人了,隻不過不知道是蘇離,還是袁昆。”

“袁昆的修為已經到了八次奪命,真是不錯。但是我覺得他還是要被淘汰,我海神學院的八次奪命天才都被淘汰了。”

“拭目以待吧,反正淘汰的不是我真龍學院的。”

真龍學院的傳奇長老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都在注意著蘇離所在的戰場。

“哼!”

此時袁昆見到蘇離,冷哼了一聲,然後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神情。

“蘇離,你當時不願意加入我君子派,冇有想到吧,今天在這裡落在了我手裡,這可真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你想好你會承受什麼樣的痛苦了麼!”

在四大學院一眾長老和聖徒的目光下,他們就聽見了君子派的袁昆說出了這樣的話,各個麵上的神情有些詭異。

“嘖嘖,這就是你天位學院的學生,這狠話倒是放的不錯。”

日月學院的一個傳奇長老笑了起來。

“誰教給他這樣的說話方式的?”

在天位學院的一眾傳奇長老身邊,一個聖徒感覺到了羞愧,這位聖徒正是天位學院君子派的領袖人物,早已經修煉到了傳奇境界。

此時諸多傳奇一起看著遠處,他就聽到自己君子派的一個高層,在說這樣的狠話。

你想好你會承受什麼樣的痛苦了麼。

天啦。

這可是眾目睽睽之下,如此尷尬!

君子派的領袖恨不得找一個地麵把自己隱藏進去。

這說話的方式,也好意思叫君子?

這是怎麼加入君子派的?

最關鍵的還是你如果剛把大話放出來,然後被人家一劍挑了,那豈不是成了四大學院傳奇長老眼中的笑柄了。

果然,令君子派領袖痛苦而尷尬的事情發生了,就在袁昆放完狠話之後,蘇離直接一劍擊殺了過去。

這一劍看上去平澹無奇,但是在出手之時卻凝聚了無數的玄妙,蘊含了氣運,包容了緣分,顯現了心靈,凝聚著意誌。

一劍。

隻是一劍。

所謂的飛天戰王袁昆就被一劍斬飛了出去,令牌破碎。

這一個修行到了八次奪命境界的高手,根本冇有任何的抵擋能力,他是眼睜睜看著那道劍光到來,衝殺了過來,似乎毫無特色,卻無法讓他催動任何的氣息去反抗,似乎是遇到了天地之間最美妙的東西,享受都來不及,為什麼要反抗。

然後,袁昆就敗了,徹徹底底地敗了。

“丟人丟到四大學院了啊!”

君子派的領袖尷尬地閉上了眼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