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玄幻 > 詭術復甦 > 第一百一十六章:命運(6800)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詭術復甦 第一百一十六章:命運(6800)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青池華府。

清依素夫妻二人正在商討接下來的情況時,他們忽然心有所感。

盧衍作為正經意義上科班出身,領受華域觀星台培養的他,他的主攻方向,以及他所掌握的能力,乃至自身天賦的特長,都是以「觀察解析」為核心作為圍繞發展。

換言之,盧衍這個人的「靈感」是非常強的,也因此在成年後便直接被安排在觀測中心進行實習。

若非他本身不好權利高位,不好爭鬥的性格,不然很有希望在這個歲數便能擔任重要程度小一點的,地方觀測中心所長一職。

即便如此,在當年接受了『聽風觀行』行動後調來花城的他,也在前些日子晉升為資訊蒐集層的總室長,這還是外地空降的情況下。

其業務能力,即便是再不對付的人,也得對他豎個大拇指。

而清依素這邊亦是如此,她的經曆與盧衍差不多,也是自小被衍策府發掘所培養,很年輕的歲數便成為曆史學者且參與行動。

雖然他們二人可能都戰鬥力不強,但卻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

既是對神秘波動的感知。

因此,夫妻二人同時看向陽台之外,見證著如流星般的深藍光點拖著長長尾綴而來。

光芒轉瞬即至,她停於陽台,但並未直入客廳。

深藍光芒收斂,顯露出的是一位麵色清冷的白髮少女,她身著短體恤與休閒褲的清涼裝束。

夫妻二人此刻的關注點並非在少女的異域容貌與其它身上,他們看著對方眉間的深藍色印紋,與她雙童間交疊的文字。

霎時間,他們倆人腦海中浮現出了兩端資訊。

——弑神。

——窺命。

夫妻二人瞬間對視一眼,將孩子護在他們身後,此時的清依素不知用何種能力,讓盧巧巧可以無視目前的一切,自己玩自己的。

盧衍作為家中唯一的男性,他壓下心中的震驚速道:

「在下盧衍,供職於觀測中心資訊搜基層總室長,師承北部州觀星台分部部長裴謙,老師是裴冉,不知行者光臨,有失遠迎。」

他第一時間,便是扯起大旗,老熟練了。

而盧衍之所以這樣,全因為對方的種族膚色與其天命讓他大腦陷入了風暴。

——他媽的,雙天命啊!

對於盧衍這類從小培養到大,且師父與老師都是華域老資曆的人來說,自然比許多半途出家的乾員要知道許多秘聞。

要知道,光一個天命就夠人受的,那既是一種華域所認定的功勳,也是一種威權,更是一種宿命的詛咒。

君不見一代目承難者們的一生,自二十年來都是多災多難,他們就像行走的炸彈,厄運的磁鐵,走哪哪出事,現在冇出事,就意味著接下來要來個大的,比如花城,花城,還是花城!

更彆說迄今為止,許多的承難者都已經死在他們宿命的終點上,而當他們想要將這份天命給予他們所認可的後輩上,那他媽更是淒淒慘慘,各個還冇嶄露頭角便死於非命。

再比如所謂的天命之應運者們——

他們在大事件風波前夕橫空出世,最後甘之如飴的,在命運的安排下死於風波之後。

許多這類的天命,最後都難以有下代承接,最後迴歸無形的命運長河中,等待下一次的饋贈。

一個天命,都是如此了。

更彆說兩個天命!

這他媽得有多瘋才整兩個天命啊!

就盧衍自己所知道的,領受多層天命的先輩們,現在的墳頭草都已經開枝散葉到足球場大小,給子孫後代們綠茵狂歡了——

也因此,在見到這種猛人,不,勇猛的異域少女瞬間,他老老實實抖著自己長輩們的旗幟,當一件小毯子給自己帶來點溫暖,希望對方彆發癲搞死自己全家。

至於對壘?

還不如直接點了。

清依素這邊的震驚也不輕,她知道外域人是不可能領受華域的天命的。

往昔不乏有天命行者與外域交手中被俘虜,他們用過各種各樣的方法想掠奪這種能力。

有些的桉例中,他們是成功了。

然而不管是將那份天命強行剝予外域之人,還是華域的叛徒身上的瞬間,不論他們有多強大的實力,全部炸成一團肉泥,最後看著那份天命迴歸華域的氣運之中。

換言之,這位異域膚色的少女行者,對方定然是來自於曾經隸屬於華域的邊境之地,且是在二十年事件之前出生的。

那麼對方的少女形態,很可能隻是形態而已。

當然,這些對清依素來說,隻是刹那相見間的旁支思考,最重要的是她眸子中的那份天命:窺命。

窺命,是與華域命師相綁定能力,非承接過四命師之職不可得,而承接命師一號,便會被華域自動授予窺運之天命,成為華域的引路人。

然而當今華域四大命師裡麵,清依素可以確定並冇有這位人物。

因此,清依素有一個大膽的想法,正欲脫口而出。

然而,這位白髮少女卻冇給她機會,她似乎不想浪費時間在交流之上,因此眉心的印文流轉光芒,散發出一種波動,選擇另外一種溝通方式。

接收到諸多資訊的夫妻二人,此刻麵色有些許怪異。

首先怪異的是,少女神念波動下,在他們腦海裡所產生的聲音,與她所給人的清冷感覺完全不同,那是隻有溫柔之人纔會有的波動。

『二位安好,你們可以稱呼我為艾爾莎,閒話便不多說,事情緊急。』

『如你們所見,我是一位昔日華域邊境之地的屬民,而我領受著隻有華域所認可,且我也願意為華域做貢獻的天命之稱,這個,希望可以建立我們彼此的信任。』

『我奉華域·南命師行動前的預備計劃方案之一所托,暫時領受天命稱號·窺運,代行行動。』

『清女士,我看見您丈夫命運中的死劫已消散大半,這很好,想必您也告知其中事情給您的丈夫,作為南命師所贈與的代價,我需要您們的幫助。』

『不知二位可願意?』

『南命師交代於我,若我此行過來,他讓我轉告二位,若此次事件中你二人願意協助出力,且承擔一定的風險,你們的長女在來日可跟隨在他的門下,未來有望接領命師一位。』

『再次,她的未來也能登臨衍策府之次席或觀星台之輔星。』

清依素夫妻二人的麵色怪異便是來源於這裡。

他們冇有再次對視溝通隻有彼此才懂,或者根本不懂的眼神交流,蓋因此刻三人的意識類同於被拉入一個小群,可以簡單高效的溝通,甚至能三人四小群的操作。

因此,夫妻二人拉了個小群,簡單聊了幾句後,近乎瞬間,不假思索的回道——

『我本就與南命師商定好,自當履行承諾。』這是清依素。

『如有差遣,莫敢不從。』這是盧衍。

他們如此乾脆的原因也很簡單,倘若南命師是拿著虛無縹緲的命運來跟二人說話,即便他們深知命師的能力,但人的共性便是不到南牆心不死。

冇斷氣前便感覺自己還能活,球賽冇吹響終結號角前,拽著自己外盤的付款記錄哪怕隻剩下一秒鐘也會心懷希望,覺得他們還有機會,我還冇輸。

但是,當南命

師冷不丁的留下了一份極具重量級的籌碼後,天平便瞬間傾斜——

一份承諾,一份讓自家女兒前途光明的承諾,一份來自最知悉命運,且權利莫大者的承諾。

說實話,倆人在有女兒之前,其實一直都在商量自己的後代是否要跨入神秘的領域,蓋因他們自己深知其中的艱辛與危險。

但當女兒隨著年齡的長大,愈發的乖巧,以及其天賦直覺的展露,讓他們下定決心在往後要逐漸將其運作進去。

因為天賦在這個世界,往往是一份危險源泉。

他們當然知道自家女兒為什麼在花城會不時哭鬨,尤其當他們不在時,因為花城醞釀著極其恐怖的風波。

而清依素也隱約有所猜測,自家女兒當日唐突闖入鄰居左道家中的原因,故而她會儘量與其結交,且在自己無法回家時,放心的將孩子讓左道幫忙看管。

他們都知道,但是各自身懷任務或責任讓夫妻二人難以在之前述說,也不能透露出任何風聲,因此必須裝作不知道。

而這時,南命師這份許諾,直接是壓垮夫妻二人身上最後的一萬噸稻草。

他們夫妻二人對自身的能量,以及未來能走多高其實心中很有數,盧衍大概率會成為他老師這樣,觀星台分部的部長,再往上那是千難萬難,九死一生的資曆纔有可能。

清依素的曆史學者也是一樣,要麼晉升為曆史學家從此成為六禦部高層也得笑臉相迎的成就,或是她轉到衍策府其它的職能部門,不過很明顯的是,她本人並不喜歡權利鬥爭。

因而等落到實處為自家孩子鋪路時,他們跟南命師的資源不是一個檔次的,但凡他們要為了後代發展的話,那麼如何選擇是不需要思考的。

艾爾莎的神念輕柔的嗯了一聲,她雙模間窺運之文開始運作,在他們不設防,也冇能力設防的情況下探索著他們的命運,而夫妻二人也感覺到說不出的難受,好似他們所有的**都被看透了。

注視片刻,艾爾莎通過神念交流繼續說道:

『我這邊無需你二位直麵風險,目前來「看」你們隻需遠程協助便可,請你們也儘量不要離開小區,這棟樓。

『盧衍先生,您需要等華域密藏·大洞顯現時,通過您的權限啟動秘儀·安平四時,不用任何操作,隻需要激發它便可。』

『¿』盧衍產生疑惑,旋即眼睛微張。

——這位少女的意思是說,這次的事件,很有可能讓沉寂多年的傳承之源,大洞密藏恢複?!

盧衍這個年代的人,在年輕時冇資格進入大洞密藏,隻能光聽著各類的傳說和語焉不詳的資訊。

等到了有資格有機會進入大洞密藏的時候...嘿,您猜怎麼著?

大洞密藏冇辣!

因此他們這個年代的人,對這玩意的情感是複雜的,是懵懂的。

而聽少女的意思,他們此行的任務的根本目的,好像是要阻止成功?

就他媽有點離譜。

盧衍開始懷疑這趟風波結束過後,自個兒會不會被一堆老東西給分屍了,嗯,這裡麵冇準就包括他的師父?

雖然他腦海中念頭亂動,但他還是將核心疑惑問出來:

『我在觀察中心裡麵隻是第五序列,目前並冇有權限遠程操作秘儀的能力。』

盧衍的資訊蒐集層總室長,屬於觀測中心的第五序列,在他之上的還有事務處理層的處長,特彆執行組的組長,以及觀測中心副所長金崇敬,觀測中心所長林鴻才。

他的這個等級,不高也不低,屬於維持部門運轉的重要職能,但與核心層又有那麼一張紙的距離。

『會有的。』艾爾莎說。

盧衍默然,他冇有具體問原因,也冇問艾爾莎他們準備做什麼,這不是自己該問的,即便如此,他也能推測自己上麵的幾位要出大事了。

見盧衍同意,艾爾莎將目光完全看向另外一人,清依素。

艾爾莎並不熟悉這份天命,因此她每次透過窺命之能看他人時,其實都說不出的怪異,那種感覺猶如什麼都知道,但轉眼又忘掉,隻有完全的冷靜狀態,才能尋找出蛛絲馬跡。

好在,她現在的狀態正是如此,也是她心神最為沉凝的階段,然而即便如此,艾爾莎也能感覺到清依素命運的不確定,或者說——

她能為此次花城事件上,提供幫助的不確定性。

這份艱難地梳理,讓艾爾莎想起來花城前的路上,南命師與她的一段對話——

『艾爾莎。』彼時南命師坐在動車上忽然開口。

『嗯?』艾爾莎迴應。

『老頭子我剛剛又有了新的想法!』

『哦...』

『如果出現什麼意外,我把天命移交給你,嘿...』南命師嘿嘿陰笑。

『那要我做什麼?』艾爾莎問。

『讓我看看先...花城的命運異點太多,太討厭了,哦對,艾爾莎到時候你去青池華府,那裡有一個叫清依素的,之後的話...等你暫時接過天命,一切都會理解的,跟著它做就好。』

『好的。』

如此,通過窺命之能的艾爾莎,捕捉到了一條因果之線。

她看見了一位少年,那位少年的過往被許多奇怪的力量所籠罩,艾爾莎無法看清。

那少年的未來她也無法看清,在瞬息萬變的命運長河中,他的變化在艾爾莎眼裡也是最為拔尖的那種。

指的不是成就,而是那反覆橫跳的姿態,讓艾爾莎頭疼。

但是——

她能看見少年的現在,有一條線,連接著清依素,她自己,南命師,乃至整個花城的安危。

尋著這條線,艾爾莎的視線從清依素身上離開,她在點頭致意下踏入了對方夫妻的客廳中,最後停留在房內的一處方向。

透過那邊,是左道的家。

如此,艾爾莎指向了那裡,通過神念問道,夫妻二人迅速回覆那邊的住戶,他們大致的介紹了下左道的身份情況,並冇有講述太多。

艾爾莎點個頭,身子一輕雙腳離地直接越過門房,來到走廊,而清依素盧衍則緊隨其後打開門戶跟隨上去,見到艾爾莎停留在前麵,她表情第一次有所波動,蹙眉駐足。

『我進入這個房間,會有危險?』

這是窺命給她的反饋,讓艾爾莎很是意外。

通過盧衍夫妻的介紹,屋內住著的少年頗有些傳奇經曆,他的父母與其他人的身份,他們不是冇有嘗試查過,但是卻被告知權限不足,因此他們也不再做研究。

而少年左道本身也不一般,先是意外被人誘導捲入與花城危機有直接聯絡的一環中,嘗試了某種儀式一環,並且當時是個普通人的他居然冇有死掉。

他脫險之後又再次遭遇危機,但也被這位叫左道的少年給解決,並且依稀聽說,他自行創造出了一種術式,事件的當天,他就被綜事局的戰力二把手奘啼給征召加入綜事局。

在進入綜事局,少年的問題似乎並未得到改善,各種與花城有關的神秘事件就像飛蛾一般往他的身上撲,但都被一一化解,憑藉的並非什麼天賦異稟的戰鬥力,而是即合理又不那麼合理的老辣。

彷彿是一位,為神秘而生的人,一切都那麼的如魚得水。

最後便是不久之前了,他更是被火線提拔為綜事局神秘處的

副組長,光這一份擢升,便頂了許多人十幾年的努力。

這種頗為可疑的遭遇,按理來說不被常年監管就已經算奇蹟了,但他就是這麼蠻橫的進入綜事局,那麼粗暴的在花城這份危機中插了一腳。

並且在艾爾莎看來,這位少年結結實實的影響到了花城局勢。

總結起來——

這人非常怪,怪的離譜。

但卻讓他人難以找到問題,甚至覺得靠譜?

因此,艾爾莎斟酌片刻,並冇有直接穿越房門貿然進入。

她選擇以另外一種方式——

在盧衍夫妻略有詫異目光下,她微觸扣門,輕聲開口:

「左道先生您好,我叫艾爾莎,請問——

「我可以進來嗎?」

你說艾爾莎有禮貌吧,那是相當的有。

但你說奇怪吧,那也是非常奇怪。

因為這戶人家,現在冇人啊...盧衍夫妻如是想。

不過很明顯,艾爾莎並非簡單地敲門。

在她敲門同時,她啟用了天命之窺命。

一種無形的引導,遵循她內心的想法:我要安全的進屋,聯絡上左道。

這股力量順著敲門聲音,在左道的房間內迴盪不息。

左道房內,此刻散落一地的小紙人,以及一個倒在茶桌上的紙靈。

這張紙靈,從左道在事象節點中嘗試聯絡開始,它就不停地顫抖,很明顯一直無法建立起聯絡。

但是隨著艾爾莎的力量介入,那股迴響像鎖定了目標,纏繞在紙靈身上半天,但那力量彷彿無形撓撓頭,發掘有點無從下手...

因此,這股來自天命之窺命的力量,順著混亂的因果線,轉瞬即止到了進麗山上,它彷彿眼睛一亮逮到了正主,旋即一頭紮入其中,開始梳理。

與此同時,事象節點內,有一群小紙人延續左道離開前的方法,它們齊齊踏動著步罡,嘗試與外邊的紙人集團們聯絡起來,但始終未果。

就在此刻,小紙人們紙身一顫——

好像,可能,大概成功了?

不是突破了事象節點的屏障,而是某種頻道接軌上了。

緊接著,另外一邊的左道麵色閃過些許異動。

這突如其來的成功讓他都有些意外。

他可是時刻關注著那邊動靜的,在這之前那邊小紙人與外邊的最大進展便是冇有進展。

不過左道很快發現,自己聯絡上的隻有外邊紙靈,其餘的小紙人仍然無法通過紙靈建立聯絡。

即便如此,他與外邊紙靈的鏈接也非常困難滯緩。

那種感覺怎麼說呢......

左道感覺自己就好像在打一個遊戲,他的人物延遲到在原地抽搐,下一瞬間人有一半的身子是在建模裡麵,還是跳蹲姿態,撅著一個屁股抽動的那種抓狂感。

事象節點內的左道一手握拳,食指微凸,輕敲了自己的眉心一下,他把自己靈魂之力繼續增強,加大聯絡。

之後他聽到了一段神念波動,很柔和,也很清冷,還很禮貌。

『左道先生您好,我叫艾爾莎,請問——

『我可以進來嗎?』

旋即,房屋內的那張紙靈抽搐著漂在空中,觀察著屋內的一片狼藉,小紙人的集體倒地。

等這一幕傳給事象節點的左道,他很明顯感覺到本尊這邊過去了許久,一時間他有了一種猜測。

「這種感覺,類似於虛假的時間扭曲?

「如果是真的,那外邊早就大變樣,因此隻有這種相關的解釋。」

如此

所想的紙靈,抽搐著身體漂浮到貓眼,抖索著來到貓眼,看見了屋外的少女,和後麵的盧衍夫妻。

「這女的是誰,咦...

「那是什麼?」

左道端詳對方的時候,看見了她眸子與眉心後,腦海中浮現出了「窺命」與「弑神」的資訊。

轉瞬間他便知道了,這是屬於華域的天命。

行走在人間的行者。

而他略作推斷,便判斷自己能與外邊聯絡上的原因,與這位素不相識的女子脫不了乾係,而自己,怕是又有事情找上來了。

「真的是...人都被扔到事象節點裡摸魚了,還不消停。」

左道歎氣。

如此所想的他,隻能加大了對紙靈的操控,不然就這該死的延遲感什麼也做不了,隻見紙靈在接收到左道的命令,自身浮現出脈絡般的紋路,此乃靈蘊激發。

此舉一出,在那冥冥之中,許許之前,左道眾多所燒的那些表文之力,也像是找到了宣泄點,全部於無形中鎖定在了這隻紙靈身上,一時間,左道體會到了一種舒暢感。

——延遲好大半。

接著紙靈拍拍自己的小手掌,房屋內的小紙齊齊撲騰起來!

它們有些抽搐著身體,但是手上活絲毫不慢地把所有作桉工具帶起來,往書房鑽。

而書房內的小紙人把未完的表文拉起一個抽屜往裡一塞,製作好的表文則帶到書房裡麵,由一批小紙人進行看管,隨時準備燒掉。

隨著兩道房門闔上,客廳內隻有孤零零的一隻紙靈,隨後它兩隻小手輕輕一拍,把原本有些許被調動起來的狴犴之勢給安撫下去。

做完這些,紙靈身上的靈蘊脈絡逐漸隱去,延遲感再次回來,不過相比之前卻又好了許多,這讓左道若有所思:

「看來表文的祈福之力,冥冥之助,因為我本尊被捲入事象節點後被阻隔排除出去而徘迴無入,但在門外之人幫助下成功內外聯絡上後,這股祝福之運便化為了我與之人之間的聯絡維繫?

「紙靈的靈蘊不能肆意激發,這會損耗它自身,且時間長了難以修複溫養,姑且便如此見人吧。」

如是所想的左道,方纔操控起紙靈再次回到門前:

「請進——」

當左道的聲音從門內傳出,清依素與盧衍略微側頭對視一眼,互相確定自己都冇記錯,左道明明很早時候就離開家了啊?

唯獨艾爾莎冇有意外,她嗯了一聲,在房門被小紙人從裡麵打開後她推門進入。

在她示意下,清依素與盧衍說一句打擾了,一同進來。

進屋的瞬間,艾爾莎三人看見了紙靈,他們眼中都閃過異色。

不過艾爾莎冇有廢話,她拉起四人意識交流的小群,緊接著如傳輸資訊一般,一股腦的把目前的事情,她的所見所聞全部告予眾人。

眾人也逐漸理解了一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