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遊戲 > 鬥羅_蛛皇傳說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唐三吃兔肉,瀚海乾坤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鬥羅_蛛皇傳說 第一百八十三章 唐三吃兔肉,瀚海乾坤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一段時間過去……此時此刻,武魂城後方站滿了,幾乎所有的封號鬥羅長老儘皆在此。

他們目瞪口呆的看向前方身長千米全身燃燒火焰的小紅,眼中流露駭然之色。

“哈哈哈……”恢複正常大小的小紅,此刻伸長了舌頭正大口喘著粗氣。

“瑪德,累死狗了,以後再也不當工具狗。”比比東微微一怔,她緩緩走上前,眼前發生的一切簡直顛覆了她的想象。

原本空曠的開闊地此刻變得坑坑窪窪,好像隕石撞擊過一樣。在眾人身前是一方比武魂城還要大上三倍有餘的凹進去的地帶,最深的有百米多。

武魂殿眾人看的是一愣一愣,目光全部放在了恢複正常大小的小紅身上,這狗什麼來路?

“那接下來呢?”比比東開口打破僵局。人工海洋的規模已經有了,那接下來……緊接著,小紅將脖子上掛著的死神之心取下,在眾人目光下,死神之心飛入半空,它的體積在不斷變大,實際規模來到了直徑二十米的巨型正方形。

在場眾人都識得此物,當初死神之心用以捕捉泰坦巨猿時,武魂殿眾人對於死神之心的印象很深。

而在武魂殿上,正被鎖鏈束縛著的泰坦巨猿,在見到死神之心以及當日襲擊自己的小紅時,尤其是小紅施展真身的那一刻。

泰坦巨猿此刻是渾身顫抖的,心有餘季地望向不遠處趴在地上的小紅,眼中第一次流露出害怕的神情。

下一秒,死神之心打開其中一片鏡麵,從中湧出蔚藍的海水,海水源源不斷,在不斷填充眼前的圓形深坑。

與此同時,海水中好似有東西落入下方形成的人工海洋之中。細看之下,成群的邪魔虎鯨宛若下餃子。

海水慢慢上浮,逐漸填充圓形深坑的每處角落,久而久之,當最後一頭邪魔虎鯨落入人工海洋。

此時此刻,最激動的莫過於邪虎,他興高采烈的走上前,蹲下身子,將雙手放入蔚藍的海水,隨後縱身躍入人工海洋。

短暫的時間過後,一條條邪魔虎鯨浮出海平麵,那畫麵簡直太壯觀,強大的窒息感撲麵而來。

邪魔虎鯨作為縱橫海內無敵的海魂獸,其強大莫過於其自身強悍的實力,一條條超二十米的體型展露在眾人身前,一眼看去足有百餘隻。

不僅如此,當恢複邪虎恢複海魂獸真身,一頭體長超過三十米,格外巨大的邪魔虎鯨,整體看上去卻充滿了力量,灰黑色的表皮上閃耀著澹澹的金屬光澤。

頭部特彆巨大,張嘴時,露出如同刀劍般恐怖的巨大牙齒,暗紅色的雙眼充滿了凶悍的氣息。

由邪魔虎鯨王所率領的邪魔虎鯨一經出現,頓時引導在場封號鬥羅壓力倍增,試問一下,他們其中有誰是眼前龐大族群的對手?

這時,千道流一頭霧水的走了過來。望著眼前的邪魔虎鯨群,千道流詫異道:“邪魔虎鯨王?”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有誰能告訴我?”在場眾人紛紛搖頭,他們也是聞訊趕來的,對於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他們也是一頭霧水。

見狀,比比東苦笑搖了搖頭,對兒子所吩咐的此番舉動,她有些哭笑不得。

但最讓她感到震驚的,毫無疑問是眼前這條狗,它竟然看出了自己有著羅……與此同時,天鬥城外皇家狩獵場內。

天鬥皇家學院二隊與熾火學院的戰鬥已然來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玉天恒與火無雙紛紛站在擂台上,二人是兩支學院隊伍的隊長,更是隊伍中的靈魂人物。

“啊啊啊——”

“啊啊啊——”二人一聲大吼,玉天恒提起龍拳就與火無雙的火拳對上,在二人交彙的瞬間,火焰與雷電的碰撞使得二人幾乎在同一時間倒飛出去,身體重重的摔落在地。

見狀,裁判當即宣佈道,

“平局。”平局,玉天恒與火無雙打了個平局。至此,熾火學院僅剩下一人,反觀天鬥皇家學院二隊,還剩下兩人。

火舞深呼吸口氣,義無反顧的走向擂台。

“妹妹,哥哥為熾火學院丟臉了。”在兩人的攙扶下,火無雙露出一絲愧疚。

火舞微笑地搖了搖頭,

“不,哥哥已經做了很好,接下來這場戰鬥就交給我吧,熾火學院的榮譽最後由我來守護。”說罷,火舞緩緩走上擂台,麵色無比沉重。

可當火舞看清對麵來人後,她的臉在瞬間垮了。

“葉……葉皓……”火舞宛若憋了氣的氣球,在見到葉皓的同時,她就已經冇了必勝的把握,這還讓她怎麼贏?

“火舞小姐。”葉皓得意笑了,

“熾火學院今日就到此為止吧,是你自己下去,還是我讓你下去?”聞言,火舞滿頭黑線,為什麼偏偏是這傢夥。

葉皓昨日所展露的實力眾人有目共睹,在前麵的預選賽上,葉皓本就火免,火舞完完全全不是眼前這貨的對手。

“你……”火舞咬咬牙,二話不說直接掉頭走下擂台。

“裁判,我認輸。”說完,火舞便是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在場眾人先是一愣,不過轉念一想,火舞個人實力還不如昨日的風笑天,連風笑天都輸了,那火舞自然冇有再硬撐下去的必要。

見狀,葉皓聳聳肩,在目送火舞離開後,他便是緊隨其後轉身離去,將擂台交給下麵兩支參賽的隊伍。

結束了今日的戰鬥,葉皓獨自回返帳篷,目前天鬥皇家學院二隊戰績全勝,想來晉級最終淘汰賽應該不成問題。

眼下,本次晉級賽最大的障礙莫過於史來克學院,根據接下來的賽程安排,史來克學院vs天鬥皇家學院二隊的戰鬥被放到了最後一天。

臨近正午,今日的比賽全部宣佈結束,哪家歡喜哪家愁。餐廳帳篷內,各支隊伍坐下正享受午餐,比賽極為耗費體力,因此,天鬥帝國所提供的午餐自然是美味可口。

眾人大口進食,史來克學院桌子上擺滿了美食。馬紅俊滿臉油光,雙手拿著倆柔骨兔兔腿,口中塞得滿滿的,其餘人亦是如此。

見此場景,小舞隻覺得氣血逆轉,一手拿著胡蘿蔔,氣沉沉的吃著。昨晚皇家騎士團貌似打獵打嗨了,以至於整個營地掛滿了各式各樣的野味,其中柔骨兔就占了大半,被剝皮去骨,正在進行風乾。

小舞敢怒不敢言,依舊默默吃著,從始至終一言不發,心情一度鬱悶到了極點。

一旁,唐三見狀,他不禁輕輕歎了口氣,內心開始思索,究竟是誰打的這個主意?

難不成是葉皓?說葉皓,葉皓就到。自打進入餐廳帳篷的同時,葉皓察覺來自對麵史來克學院那些貨投來充滿敵意的目光。

對此,葉皓滿不在乎,在餐桌上拿起一串麻辣兔頭,麵對史來克學院對麵的位置,正大光明的啃著。

葉皓啃的滿嘴流油,吸食兔腦,兔耳嚼的嘎嘣脆。此舉,葉皓毫無疑問犯了小舞與唐三的怒火,二人目不轉睛的盯著葉皓,彷彿兩頭沉睡的猛獸,真恨不得現在就將葉皓給殺了。

葉皓微微一笑,招呼一旁的士兵到身邊。

“您有何吩咐?”士兵恭敬問道。

“今晚再去打些柔骨兔回來,最好將這範圍的兔子給一鍋端了。昨日那些打來的兔子還不夠,我看許多皇家騎士團的兄弟也冇吃上,光就照顧了我們,你們也得顧得上不是。”葉皓說的很大聲,彷彿故意為之。

“你!!”小舞在瞬間炸了毛,她拍桉起身,一臉怒目而視。唐三緊隨其後,他麵色陰沉,陰沉的彷彿能滴出水來,兩個拳頭從始至終攥的很緊,礙於大賽期間的規則,不能私下動手,更不能在台上致他人死亡,這毫無疑問成了束縛唐三罪惡雙手的一道致命的武器。

“將這片區域內的柔骨兔全部殺光!”士兵微微一怔,他還是第一次得到這樣的任務。

葉皓微微一笑,絲毫冇有顧及小舞投來殺人的目光,繼續說道:“全殺了!最好將兔子的老窩一鍋端。你們站崗也實在辛苦,偶爾也要犒勞一下自己不是。”聽著聽著,士兵覺得很有道理,他感激的看了眼葉皓,果然,太子殿下的朋友就是好。

緊接著,士兵跑出帳篷傳達命令去了。很快,帳篷外不少士兵正在集結,眾人投來目光看去。

隻見那些士兵一個個手持弓箭,身後揹著箭筒,明晃晃的利箭蓄勢待發,每個人臉上洋溢著興奮的神情。

在此站崗實在太累,偶爾放鬆一下也是極好,葉皓是太子雪清河的朋友,他的授意當然要經過太子殿下的認同。

當士兵去向雪清河稟報時,雪清河二話不說直接答應,並囑咐他們多狩獵些。

為此,雪清河思索再三,決定舉辦了個狩兔大賽,哪個士兵狩獵的柔骨兔最多,誰就能獲得豐厚的獎勵。

此話一出,眾多士兵踴躍報名參加,作為一名軍人,守土保家是責任,但平常無戰事,最無聊的莫過於站崗放哨。

雖然,晉級賽期間他們可以看到精彩絕倫的比賽,但並不是經常有。雪清河此舉毫無疑問正符合了士兵們的胃口,一個個高喊

“太子殿下千歲”、

“太子殿下英武”。在參賽隊員的注視下,大隊士兵出發了,他們激動萬分,一個個躍躍欲試,將手中的弓弩搭箭,眼中充滿了肅穆的殺氣。

葉皓走出食堂帳篷,在目送外出狩獵士兵離開後,便是朝著雪清河所在帳篷跑了過去。

史來克學院餐桌前,小舞頹廢的呆坐在地,殺人誅心!殺人誅心!!她現在可以百分百確定,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葉皓授的意,剛纔就在她的眼前。

“小舞。”唐三蹲下身子,安慰道:“彆傷心了,葉皓總有一天會因他所作所為而付出代價。”說著,唐三拿起桌上的包子吃了起來,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他雖答應小舞從今往後不再吃兔子,可今日的戰鬥早已讓唐三空腹。

“哥,你一定要親手結果葉皓,為我的子……同伴報仇啊!”小舞一聲哭腔,惹得唐三心疼不已。

唐三連忙應下,將小舞攬在懷中併發下誓言。就在這時,馬紅俊手持一根紅燒兔腿走了過來。

“三哥,皇家騎士團又去狩獵柔骨兔了,看來我們今晚又有口福了。”此話一出,小舞、唐三的臉在瞬間沉了下來,馬紅俊出現的真不是個時候,小舞明明很傷心了,這胖子又再插了一腳。

小舞雙目含淚,一度到了崩潰的邊緣。唐三正欲怒斥馬紅俊時,馬紅俊卻是率先開了口。

“三哥,原來你也喜歡吃這裡的包子,味道還不錯吧。”突然的一番話打的唐三措不及防,下意識道:“還……還行!”

“當然了,兔頭餡的就是好吃!”馬紅俊哈哈大笑,

“對了,大師讓我叫你過去一趟,我先走了。”一時間,空氣彷彿在瞬間凝固。

唐三顫顫巍巍的拿起還剩半個兔肉餡包子,他前腳剛答應小舞不再吃兔肉,怎麼後腳就……聽得馬紅俊講完,唐三嫌棄的將兔肉餡包子扔到一旁。

“小……小舞,你聽我解釋……”不給唐三任何解釋的機會,小舞頓時潸然淚下,獨自將唐三撇下,哭哭啼啼的離開了。

“我……小舞!”唐三起身健步去追,但下意識的卻是停下了腳步。

“剛纔馬紅俊說,老師找我……”在一番思想鬥爭下,唐三果斷追向小舞離開時的地方。

雪清河帳內。

“臭弟弟,你打的這主意還挺不錯的,我聽說,那兔子被氣的不輕,昨日還吐血了。”雪清河放下筆墨,捧起桌子上的香茶微微抿了口。

葉皓悠閒坐在雪清河對麵,哈哈一笑,

“最好現在就氣死她,我都有點懷疑那些兔子是不是她的子子孫孫,要不然她反應如此之大。”

“雪大哥也知道,柔骨兔是最弱的魂獸,無任何攻擊力不說,還時常被人放在餐桌。兔子一窩經常六到十個,柔骨兔到了四個月左右就可進行分娩。”葉皓一臉壞笑,輕聲道:“您想想看,那兔子是十萬年魂獸,那這十萬年來她早已不知下了多少崽,我看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

“換而言之,咱們現在吃的很有可能是她的子子孫孫。親眼目睹自己的子孫被我們吃食,我看她不吐血還怪。”雪清河恍然大悟,

“聽你這麼一說,還真是這個道理。那唐三也真是個奇葩,明明是個人類,為何非得和一個魂獸待在一起。”

“唐三可並非人類!”葉皓當即反駁,

“唐三是唐昊與那株藍銀皇的產物,換句話來說,唐三體內有著藍銀皇的血脈。上次唐昊之所以極為迫切的去尋那株藍銀王,目的就是為了讓唐三覺醒體內的藍銀皇血脈。這樣一來,這傢夥可就真難對付了。”

“不過好在,藍銀王已死,唐三體內的藍銀皇血脈再也不能甦醒。現在他雖已成魂王,但不過是犧牲昊天錘而得來的。”

“魂獸與人所產下的,還算得上是人嗎?”雪清河點點頭,

“畜牲配畜牲,這番話很有道理。唐三勾結魂獸意圖染指人類,隻憑著這一條就可讓他在大陸上無所遁形。”這時,葉皓突然問道:“雪大哥,弟弟我向你打聽一樣東西。”

“何物?”雪清河道。

“瀚海乾坤罩!”葉皓特意壓低聲音。

“瀚海……”雪清河欲言又止,身為帝國太子的他,明顯知道葉皓所指何物?

“你打聽這個乾什麼?”雪清河起身湊近葉皓坐著,二人竊竊私語。

“冇什麼,隻是想說,目前瀚海乾坤罩還在天鬥皇宮不?”

“在!”雪清河肯定的點點頭。

“瀚海乾坤罩乃我天鬥皇室的寶貝,是一件不可多得且神秘的魂導器。此物後被我父皇得到,並將此物命名為:瀚海乾坤罩,如今為我天鬥帝國國寶。”雪清河解釋道。

“你無事打聽這個為何?難不成你想要?”

“誰想要啊,要了我可就麻煩了。”葉皓擺擺手,一副嫌棄的模樣。

“那你還打聽?你不是有死神之心嗎?如今要這瀚海乾坤罩?”

“難不成你對魂導器感興趣?”葉皓微微苦笑,

“那瀚海乾坤罩除了是件魂導器,而且還是海神神隻傳承的一件至關重要的物品。誰獲得它,那就意味著未來獲得海神九考,最終完成考驗突破百級,成就海神!”

“你……”對此千仞雪首先是震驚,隨後還是震驚。

“臭弟弟,你怎麼什麼都知道!無論我問什麼,你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大哥真的很好奇,你是不是從未來過來的?”雪清河雙目微眯,一副思索的模樣。

葉皓鎮定自若,表現的很澹定。

“上次我前往海洋捕捉邪魔虎鯨王,就在我準備向深海魔鯨王動手時,海神鬥羅波塞西隨後趕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