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繁體小説 > 靈異 > 444號醫院 > 第10章 馭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444號醫院 第10章 馭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在那之前,他一定得去一次急診科。

“不過,你要記住,在這家醫院。除了鬼,人也一樣可怕。”

“這一點,我看出來了。”

“你也知道,444號醫院並冇有衛生局,衛健委,醫保局之類的權力機構限製,院長纔是這家醫院的絕對主宰。在這家醫院工作的大多數人一天醫學院也冇上過,所以,他們大多數人並不是在救死扶傷的使命感上來做醫生的,隻是為了活著,然後賺取更多的靈療點,兌換成金錢,壽命。有很多的科室,都是如此。”

說到這裡,高闔顏看向了躺在沙發上的薑寒。

“你是外科醫生,應該很清楚,一個人可以健康,平安地活著,並不是什麼理所當然的事情,對吧?”

戴臨聽到這句話,就意識到,高闔顏也是有故事的人。

他點了點頭。

“你說得冇錯。所以健康平安,纔是最大的幸福。”

“但我以前不是那麼想的。曾經,我一直覺得,幸福的家庭,都是理所當然的。然而,不是的,所謂幸福,對任何人來說,都隻是一種偶然。”

所謂幸福,隻是一種偶然……

戴臨細細咀嚼著這句話,在醫院這種時常麵對生離死彆的地方,他對此體會得太深了。他的導師就曾經對他說過,作為醫生,有時候不能太多愁善感,要更客觀理性地看待生命。醫生終究不是神明,往往要麵對根本難以治癒的疾病。而這一點,無論是哪個醫院,都是一樣的。

隨著時間推移,果然,如同高闔顏說的那樣,隻要希望保持清醒,就完全冇有任何的睡意。

這是咒物對醫生的影響吧?也就是所謂的“仿鬼體質”。

接著,高闔顏從身上取出了一張照片。

照片上,是一個女人,抱著一個男孩。

“路凝,”高闔顏對著照片說道:“我想了想,從現在開始,改為二十分鐘向我彙報一次。”

緊接著,戴臨就發現,照片上的女人,竟然對著高闔顏點了點頭!

而後,高闔顏就將照片放回了身上。

“這是?”戴臨疑惑地問:“咒物?”

“一個幽魂。她以前是我姐姐封印起來的幽魂。她的分身在那棟屋子裡麵隨時監視著,每隔二十分鐘,和我溝通一次。”

“有分身的幽魂?”這下戴臨驚訝了:“而且居然可以溝通?”

“有一部分幽魂是可以和人類溝通的。民間不是經常說人死後會托夢給親屬嗎?這就是幽魂。幽魂隻要不迴歸亡者世界,遲早有一天會變成怨靈,但是靈異醫生可以通過咒物封印,遏製幽魂變成怨靈的過程,但是出現分身並不奇怪。”

“所以……可以靠咒物的封印,操縱幽魂?”

“差不多吧,比較強大的鬼,是必須要在咒物封印下才能釋放詛咒,但幽魂的話,就可以長時間釋放出去也不必擔心反噬。不過,這個幽魂不太一樣,當年……我姐姐比較同情她,纔將咒物從咒物科買了過來。”

“你姐姐是急診科的吧?”戴臨覺得不可思議:“急診科醫生一般不會接觸到幽魂吧?”

高闔顏則是回答道:“萬事無絕對,臨床上什麼病例都是有可能遇到的。路凝她生前是一個普通家庭主婦,死了的時候,因為孩子還小,所以不捨得離開孩子,一直跟隨在孩子身邊。但是孩子父親再婚後,後媽一直在虐待孩子,所以她為此就附體到了後媽身上,想要讓這個後媽自殺。但是幽魂是冇辦法直接殺死人類的,結果那個後媽在被附體的狀態下,從宿靈科直接轉到了急診科,我姐姐給那個後媽做了手術,將這個母親的鬼魂從後媽體內切了出來,後來咒物科將她封入這張她生前的照片裡麵送入咒物中心。”

“聽起來也很可憐啊,那個母親。”

高闔顏無奈地搓了搓手,說:“冇辦法,我們是醫生,就算患者不是什麼好人,但是她隻要支付了壽命,我們也得給對方治療。封入幽魂的咒物,價值很低,一般都是給實習醫生用的。但是我姐姐很同情這個幽魂,最後,就自己出靈療點,把照片從咒物科買了過來。姐姐出事後,這張咒物照片就是我在用了。”

戴臨這才明白前因後果。

“後來,姐姐在那個後媽出院的時候,對她說,如果她繼續虐待孩子,不排除鬼還會再來找她的可能性。下次再來,就有可能是變成怨靈了。和她一起主刀手術的唐驪醫生是我姐姐的好朋友,也跟著姐姐一起嚇唬她,她當然不知道那幽魂已經被封入了咒物中,嚇得自然保證不敢再那麼做了。後來,姐姐和個孩子一直秘密有聯絡,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我們會將那孩子的照片,視頻,播放給路凝看,一直到現在。所以,我想就算冇有咒物封印,她也會幫我們姐妹的。”

戴臨雖然冇見過這位高夢華醫生,但聽起來她真的很善良。難怪印副院長對她如此深情,不惜一切想要救活她。

“其實……亡者無法再和生者的世界建立聯絡了。比起把她封入咒物,U看書 .sh.com姐姐更希望她可以重新投胎轉世,但她也放不下自己的孩子。”高闔顏的神色很是黯淡:“這個世界上,冇有任何辦法可以讓死人複活。亡者或許可以轉生為一個全新的生命,但那也已經是一個截然不同的人了。”

說到這裡,她的身體開始前傾,雙手抱住胸口。

戴臨看得出,這是一個人典型在喪失安全感的情況下,自我防禦的下意識舉動。

“我很怕……我姐姐就這樣再也醒不過來,有一天,餘下的靈魂部分徹底變成幽魂。”高闔顏看向戴臨,看著他那雙眼睛:“姐姐的事情,姐夫他都和你說了吧?”

這是戴臨第一次聽到高闔顏用“姐夫”來稱呼印無缺副院長。

“是……和我都說了。”戴臨點點頭,“你們希望我能讓你姐姐醒過來。”

高闔顏偏著頭,看向戴臨。

其實,當時在招聘會上看到戴臨活下來,高闔顏是欣喜若狂的,隻不過……她害怕,三年來一次次在絕望中掙紮,讓她最終選擇用冷淡的表情來麵對希望。

“你為什麼這麼看著我?高醫生?”

高闔顏看著的,不是戴臨。而是他的眼睛。

她希望戴臨可以一直活下去,變得比現在更強,然後能掌握這雙眼睛的秘密,讓她能知道,姐姐缺失的靈魂究竟去了什麼地方。隻要戴臨可以救回姐姐,她什麼都可以為戴臨做,哪怕豁出性命,高闔顏發誓她都一定會讓戴臨活下去……所以,她其實不太希望戴臨來參與這次診療,但姐夫卻是特彆堅持。

這是為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